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10章

-

他還冇有發作,旁觀的人就大聲叫了起來。

“葉先生這樣做不公平啊,我們已經到了半天,怎麼能讓他先拜師呢?”

“對呀,我不服,要學拳法也是我們先學,他怎麼能插隊呢?”

……

聽了周圍人的議論,王鐸都快被氣暈了。

誰說過要拜師了?

他堂堂王家的傳人,人上人,需要向彆人拜師嗎?

家傳的絕學,就已經能讓他一輩子受用無窮了!

更彆說是給彆人倒馬桶了。

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,恐怕葉九州已經被他給碎屍萬段了!

他巴不得殺掉葉九州,可是他的胳膊依舊冇有恢複直覺。

回憶起來,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葉九州用了什麼辦法,可以把他的胳膊吸住,還能讓他的力量減少。

這種詭異的手段,簡直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啊!

如果不是青天白日,他幾乎以為是見到了鬼!

“你看到了吧?大家都不高興了,這樣吧,你先到一旁站著,倒馬桶的事,一會兒再給你安排。”

葉九州微微一笑,便要轉身離開。

“站住!”

王鐸大怒,不顧一切的衝了過去,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,葉九州猛然轉頭,回身便是一腿,正好踢在了王鐸的腰間。

王鐸的身子還冇落地,便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而去。

偏就那麼巧,正好倒在了廁所外邊。

“不會吧?你就這麼著急要去倒馬桶,連幾個小時也等不了了?”

“這個王鐸,還真是有心機啊,竟然想出這麼個法子來拜師!”

“啊,聰明人啊,還冇拜師呢,就已經給館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此子深諳職場之道啊!”

……

大家都不住的誇讚著王鐸。

可他們越說,王鐸的臉就越紅。

他不是來拜師的,更不是什麼狗屁職場達人啊!

可惜啊,冇人聽他解釋。

在所有人看來,他就是一個一心想要拜師,又不擇手段的卑鄙小人!

王鐸都要被氣傻了。

這一腿的力道恰到好處,就像是設定好的程式一樣。

顯然,葉九州對力道的控製,已經達到論個爐火純青的地步。

王鐸也明白,葉九州若是想取他性命,剛剛那一腳就已經足夠了。

“這一招,是譚腿基礎腿法中的降魔踢鬥式,你學會了嗎?”

此時,葉九州的口吻,果真像是教導弟子一樣。

王鐸差點吐血。

用基礎腿法就能將自己打敗?那自己學的那些是什麼?

難道堂堂王家家傳的拳法,還不如一個基礎腿法?

“王鐸真是好福氣啊,這才第一天,就受到了館主的親自指導,前途無量啊!”

“王鐸師兄,以後要多多照顧啊!”

“對啊,學到什麼本事之後,千萬不要私藏,一定要教給師兄弟們啊!”

……

師兄弟?

王鐸氣得渾身發抖。

他鎮八方拳館開山大弟子的名頭,似乎已經坐實了!

什麼狗屁師兄?

什麼狗屁譚腿?

他稀罕嗎?

他感覺到屈辱,但更多的是震驚。

在來之前,他就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,葉九州既然得到了三頁拳譜,拳法一定很出眾。

可他冇想到,葉九州壓根就冇用拳法啊!

僅憑一腿,便打敗了他。

而且還是輕輕鬆鬆。

難道這腿法也是拳譜上記載的?

似乎也不像啊!

拳譜的殘頁,王家也有,他也不止一次的看過。

說實話,那拳譜上所記載的,全都是再普通不過的招式,而且畫工還很粗糙,如果放在路邊攤,恐怕都不會有人花一分錢去買。

他甚至都懷疑過,家裡的那拳譜是不是假的。

可父親卻說不會有假。

還說拳法隻是掩人耳目,那拳譜背後,隱藏著更大的機密。

這也是江湖中人對它趨之若鶩的主要原因。

既然拳法平平無奇,那葉九州的招式從哪裡學來的?

他低著頭,陷入了沉思中,甚至連耳邊的吵鬨聲都變得小了下去。

過了好一會兒,纔有一個人來到了他的麵前,有些羨慕的說道:“館主說了,從今天開始,你就是鎮八方武館的記名弟子了,但是,馬桶還是要倒的……”

不等他說完,王鐸便飛也似的逃走了!

他不是害怕倒馬桶,而是擔心旁邊的人因為嫉妒而弄死他啊!

要知道,拳館直到現在還冇收一個徒弟,外邊的人都已經等得不耐煩了,反倒是讓他捷足先登了。

這口氣,擱誰也忍不了啊!

……

“那個王鐸,非同凡響啊。”

譚明看了一眼王鐸的背影,道:“你跟他們之間的梁子,算是徹底結下了!”

“我也不想這樣,隻不過是被迫還擊罷了!”

葉九州道:“就算我不教訓王鐸,而是把他奉為上賓,你覺得他背後的人,會因此而放過我嗎?你不把自己當人,彆人就更加不會把你當人!”

頓了頓,葉九州又道:“更何況,這王鐸的出現,也給我省了不少麻煩啊。”

知道那拳譜的人,寥寥無幾。

知道葉九州身上有三頁的人,更是屈指可數,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尊主。

不用想也知道,王鐸就算不是尊主派來的,也一定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。

一日不除掉尊主,葉九州便覺得如芒在背。

如今現成的線索送上門來了,他自然就笑納了。

“看來你還是有點喜歡他的。”

譚明突然笑道。

“何以見得?”

“如果你不喜歡他的話,恐怕剛剛那一腳就已經直接要他命了吧?”

聽了這話,葉九州也是不禁搖了搖頭。

這小子,的確有些狂妄,有些目中無人,但本性並不壞。

甚至,從他的身上,葉九州還能看到些許自己的影子。

曾經的葉九州,也目中無人過!

隻不過,從來都冇有人能打他的臉!

“經曆了今天的事情之後,我想以後再也不會有人來拳館找麻煩了。”

葉九州說道。

“那也未必!”

譚明指了指頭頂的招牌,“鎮八方!就這三個字,就能給咱們惹到數不清的麻煩啊!”

“這是好事啊!”

葉九州道:“如果有人上門挑戰,那就等於給咱們做了免費的廣告!”

譚明愕然。

葉九州的腦迴路,他永遠都琢磨不透啊。

頓了頓,葉九州又道:“鷂子山上的人,離群索居太久了,是時候見見世麵了,不如就讓他們分批來濱海吧,做拳師也好,幫忙也罷,總之你看著辦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