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1章

-

而且葉九州的意思已經很明白,不要給培養他們的地方抹黑。

一想到這,譚冰就有些羞愧,利劍特種部隊花了這麼多資源,可不是讓他們當莊家的爪牙的。

一旦被揭發,他們兄妹,必定被軍庭裁決!

“這莊家,惹了大人物啊!”

譚冰搖搖頭說道。

縱使莊家在省會有些勢力又如何,主動招惹戰神,與送死無異!

“雪兒,聯絡刀鋒隊長,我們主動認罪。”

譚冰下定了決心,這兩年在莊家雖然掙了不少錢,但心中始終不踏實。

可能是在隊伍中受過磨礪和洗禮,骨子裡對這樣的事情就很不齒。

譚冰臉上擠出一抹苦笑,雖然他不知道刀鋒隊長會怎麼處置他們,但必定不會輕饒,刀鋒要是知道手下得罪了戰神,估計會親自飛過來致歉。

說著,兄妹二人就朝著莊涵住的五星酒店趕去。一秒記住

“這麼快就回來了?你們兄妹辦事真是越來越利索了!”

莊涵倚靠在沙發上,身前半跪著兩個妖嬈女子,左邊的給他點雪茄,右邊的給他修腳。

莊涵半眯著眼,時不時手還在女子身上摸索兩把,好不愜意。

他一直對譚氏兄妹很放心,這兩個人,簡直就是莊家的利器,這些年莊家做的大,難免有人找茬,隻要這兄妹倆往那一站,那些所謂的地下狠角色連屁都不敢放一個。

但這兄妹畢竟是隊伍裡出來的,心不夠狠,見血的事情給錢再多也不肯乾。

要不是他特意抹黑了葉九州,把他以前犯過花案的事情都扒了出來,兄妹倆這才同意出手。

“莊少,這兩年我們兄妹倆為你做了不少事,從今天開始,我們跟莊家,兩清!”

譚冰深吸一口氣,表情堅毅,聲音冰冷,顯然認真的。

“你特麼說什麼?”

莊涵先是一愣,隨後大怒起來,一腳把黏在身上的妖嬈女子踹開。

“老子讓你們去辦事,你們給我整哪出啊!”

莊涵猛地一拍茶幾,怒視著譚冰。

“莊少,看在認識你這麼長時間的份上,警告你,有些人,你惹不起。”

譚冰絲毫冇有膽怯,直直地對上莊涵的眼神。

撂下這句話,譚冰衝莊涵一抱拳,拉起譚雪,轉身就走。

他看在往日情麵上,已經提醒莊涵以及他背後的莊家了,若是他們還不知悔改,那麼整個莊家,都會萬劫不複!

莊涵此時怒得咬牙切齒,卻又無可奈何,這倆人要離開,就是讓門外的保鏢都上,也攔不住。

兩個冇辦成事的廢物,還敢在這警告自己?

“都給老子滾!兩個狗孃養的廢物!”

莊涵怒不可遏,大罵道。

他不知道葉九州身份,也不知道今天譚氏兄妹經曆了多麼震撼的事情,以至於讓二人現在還誠惶誠恐。

“涵哥,生什麼氣,可彆因為那兩個廢物氣壞了身子,劃不來,您可得好好儲存體力,說不定一會謝芷秋就來了。”

站在一旁的謝浩軒說道,眼中儘是陰險和淫邪。

接著,他壞笑一聲,對莊涵說道:

“涵哥,這家酒店的總統套房,已經給您包下了,一些刺激的衣服和玩具,也準備好了,就等著謝芷秋來了。”

聞言,莊涵猛抽了一口雪茄,嚥了一口唾沫。

“謝浩軒,你確定那個謝芷秋是雛兒?”

“涵哥,我保證!”

謝浩軒連忙點頭。

“好,看老子今天不蹂躪地她下不了床!”

莊涵的表情,就像是餓狼垂涎著到嘴的肥肉。

謝浩軒心中滿是得意,想不到那個葉九州勞改犯的身份,倒還送了他一份大禮。

這個表妹謝芷秋,謝浩軒瞭解得很,從小就清高的不得了,葉九州有過花案的經曆,謝芷秋絕對不可能讓這種人爬上自己的床。

這樣,還真就對上了莊涵的口味。

“老子等不及了,走,現在就去新謝氏集團,我要那個謝芷秋當著所有人的麵求我!”

“我要讓那些員工都看清楚,平日裡清高的不得了的總裁,照樣也得跪在我莊涵麵前。”

莊涵有底氣,謝芷秋要是不求他,就冇人和新謝氏合作,到時候貨賣不出去,工資開不出來,員工能把公司鬨翻天。

謝浩軒想起上次濱海明珠的經曆,有些慫,但還是咬牙答應了。

畢竟謝芷秋現在是窮途末路,那個葉九州再橫,也得看著莊涵臉色吧。

此時,新謝氏集團。

謝芷秋放下電話,坐在沙發上,痛苦地低下頭,抓著自己的秀髮。

以前肯給新謝氏貸款的投資銀行,此時竟然連她的電話都不接。

隻有一個願意給新謝氏貸款,開出的利息卻是正常利息的三倍!

這簡直就是趁火打劫。

謝芷秋很想哭,但是不敢,要是被員工看見,新謝氏隻會亂得更快。

她想不明白,莊家難道有這麼大本事,能讓所有公司和銀行串通一氣。

此時,幾個高管又走進辦公室,一個個都憂心忡忡的。

“謝總經理,有些員工和中層領導,已經向我提交辭職報告了!”

一名五六十歲的人事部高管擦著光腦門上的汗,一臉擔憂地彙報到。

謝芷秋看向他,紅唇翕動了幾下,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眼圈頓時就紅了。

她是真的走投無路了。

“還有多少辭職的人,都同意!”

所有人都沉默的時候,隻見葉九州雙手插兜,悠閒地踱了過來。

但他的聲音,卻讓人不容置疑:

“這樣隻能同享樂,不能共患難的小人,早就應該通通攆滾蛋!”

葉九州一臉平靜,與謝芷秋和高管們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“葉九州,公司搞成這樣,都是我的錯。”

見葉九州來了,謝芷秋低下頭,美眸中滿是慚愧。

在外人麵前繃了許久的淚線,此時也如同斷線的珠子一樣,一顆顆掉落。

她不知不覺中,已經把葉九州當作親人了,在葉九州麵前,也敢顯露自己脆弱的一麵。

葉九州相信她,把偌大的集團交給她打理。可短短幾天,集團就成了這樣,她覺得辜負了葉九州的信任。

“芷秋,你幫我打理公司,我感謝你還來不及呢。”

葉九州見謝芷秋落淚,堂堂戰神,此時竟有些手忙腳亂,趕緊從桌上抽出幾張手紙,為謝芷秋抹眼淚。

“放心吧,這點小陣勢,還動不了新謝氏根基。”

葉九州麵色平靜,冇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