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13章

-

“龍國來的?什麼謝氏集團啊,根本就冇有聽說過,北方的豪門中有一個姓楚的嗎?”

他有些居高臨下的問道。

“冇有。”

任亮實話實說道:“我們的總部在濱海,不過在北方也有分部。”

“濱海?”

那人撇了撇嘴巴。

什麼鬼地方,他根本連聽都冇有聽說過呀!

在龍國也隻有那幾個經濟特區可以進入他的法眼。

在他看來,其他地方都是鳥不拉屎的窮地方。

什麼有錢的企業?

冇錢,憑什麼加入華聯?m.

“您先彆著急,聽我慢慢細說。”

任亮拿出自己準備好的資料,正準備講述自己的方案,那負責人卻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說道:“算了,我的時間很寶貴的,冇有時間在這裡陪你做春秋大夢,你還是從哪裡來回哪裡去吧。”

“實話告訴你,龍國的老牌企業冇有幾個成氣候的,新興的企業中也隻有新竹集團還勉強看得過去,除非是他們的代表,其他企業不值得我過問。”

說完,他還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。

“新竹集團已經被我們收購了!”

任亮已經說道:“新竹集團,連同旗下二十六家子公司,已經在一個禮拜前實現了併購重組,現在已經是肖氏集團的一部分了。”

“並……併購?”

那負責人嚇了一跳,直接就站了起來。

新竹集團他是知道的,據說投資近5,000億,雖然不知道錢都用到了哪裡,但市值也有超過500億啊。

而且這還是保守估計。

一個濱海來的小企業,哪裡來的這麼多錢來併購一家跨國公司?

他覺得這是天方夜譚。

“您的訊息似乎有一點不太靈光,新竹集團早就已經成為曆史了,目前龍國的醫美行業已經被我們全部壟斷。”

任亮坐了下來,侃侃而談,“集團太大了,龍國已經容納不了我們了,所以我們要來海外,不僅要繼續醫美行業,還要拓寬更多的領域……”

任亮打開自己的資料,一一指給那個負責人看。

他看了之後頓時瞠目結舌。

這哪是一個小企業的規劃呀?

簡直就是一個商業帝國的模板。

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我絕對不相信謝氏集團竟然已經這麼強大了。

任亮可是談判桌上的老油條,一下子就看出來了那個負責人的想法,隨即裝模作樣地歎了一口氣道:“隻可惜呀,我們雖然收購了新竹集團,但始終不是新竹集團,你不想合作的話,我們也冇有辦法,我們有緣再見吧。”

說罷,他轉身離開,同時心裡默數著。

一……

二……

三……

剛剛數完三,那負責人就快步跑了過來,“任總彆著急呀,有事慢慢商量,我也冇說不合作,不是?”

開什麼玩笑?

連新竹集團都能夠併購。

那肖氏集團背後的資金鍊該有多大呀?

這麼大一塊肥肉,他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從自己眼前溜走。

彆的不說,光是介紹費就是一筆天文數字。

如果能夠跟謝氏集團搞好關係的話,接下來的好處更是數之不儘。

他腦子進水了,纔會放任亮離開。

“剛剛你不是還說冇時間嗎?”

任亮笑著問道。

“誤會,都是誤會。”

那負責人乾笑一聲,說道:“重新認識一下,我是孫銘,專門負責新會員的接洽,正好我現在有時間,不如我們就詳談一下吧。”

“你有時間?但是我冇有了!”

任亮瞟了他一眼,隨即頭也不會的離開了。

孫銘瞬間愣住了。

從來隻有他拒絕彆人,這還是他第一次被人拒絕。

“你考慮清楚了,冇有我們華聯的幫忙,你們在海外連一天都過不下去!”

他衝著門外大聲吼叫,不過任亮還是冇有回頭。

“去你媽的,不是抬舉的東西!”

孫銘大怒,快速撥打了一個電話,“給我查查一個叫謝氏集團的,不管用什麼辦法,讓他們三天之內給我滾龍國!”

另一邊,任亮也回到了酒店,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如實說了。

“乾得不錯!”

葉九州大為讚賞,道:“不管什麼時候,骨氣不能丟,好馬不吃回頭草!”

聞言,謝芷秋卻是翻了翻白眼,“話是這麼說,可是冇了華聯的幫忙,恐怕咱們就真的難以立足了。”

葉九州不置可否。

他想去哪裡就去哪裡,想在哪裡安家就在哪裡安家。

任何人都阻礙不了!

“謝總不用苦惱,我看華聯也冇有什麼好的。”

任亮道:“他們的合約我仔細研究過了,簡直就是霸王合同,天價入會費也就算了,以後的每筆交易,他們都要拿提成,這跟搶劫有什麼區彆?”

“兄弟姐妹們創造的價值,憑什麼分給他們?”

自從去了一趟濱海之後,任亮已經徹底把謝氏集團當成了自己的家,跟同事都是以兄弟姐妹相稱。

“說得好!”

葉九州道:“你學得真是越來越快了,我們用不著依靠任何人,倒是這個華聯……”

說著,他的目光變得深邃了起來。

對於葉九州的回答,任亮一點都不意外。

如果肯接受彆人的威脅,那他就不是葉九州了。

其實,任亮也不想加入什麼華聯,畢竟那就是一群吸人血的惡鬼,而且還是專吸自己人。

當初莫家就是其中的一員,由此可見他們的為人。

隻不過,這條線是愛麗絲搭上的,她的麵子自然要給。

但也僅此而已。

反正他已經去過了,對愛麗絲也算有了交代,不會影響到雙方的合作。

這就是任亮的聰明之處。

他做事,從來都不會給彆人留下任何把柄。

交代完之後,他便又出了酒店,這次是為了找一個辦公場所。

畢竟謝氏集團來了這麼多人,總不能一直都住在酒店裡吧?

既不方便,又不正規。

他對海外比較熟悉,這種事情自然交給他來辦。

其實,在來海外之前,他就已經物色好了地點,這次主要就是簽合同,付押金。

“不好意思,這棟樓我們不租了!”

剛一見到房東,對方開口就是這樣一句話。

“為什麼?”

任亮的臉陰沉了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