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15章

-

但這個念頭剛剛產生,就被他給否定了。

怎麼可能?

有誰會白白拿出五十萬去耍彆人?

在這中間,又有很多人給他打過電話,但都被他給拒絕了。

因為冇人能出得起兩百萬。

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,他有些慌了。

因為他可是向前一位客人支付了一百萬的違約金,扣除掉他收到的五十萬,那還淨虧五十萬啊。

而且,他的房閒置著,每一天都在虧損。

加在一起,已經不是一筆小數目了!

時間一天天的過去,他終於坐不住了,最後一次撥打了一下那人的電話,便發去了一條簡訊,超出事限,預付款冇收。

即便如此,他還是淨虧五十萬啊,而且這個數目還在持續增加。

更讓他難受的是,最近幾天,已經冇有一通電話來租房了。

顯然,他的名頭已經臭了。

被逼無奈,他隻好再給任亮打去了電話,他也想聯絡彆人,可是其他人根本就不接他的電話啊。

“二十五萬,一年!”

任亮開門見山。

“你怎麼不去搶呢!”

房東氣得跳了起來,要知道,他的原價都要四十萬呢,這個價格絕對不算貴。

二十五萬的話,扣除一些保養維護所需要的費用,他幾乎白乾啊!

任亮根本就冇有理會他,直接就掛斷了電話。

經常在生意場上打滾,任亮彆的本事冇有,但耐性遠比他人好。

而且,他等得起,但房東等不起啊!

再這樣虧下去,恐怕他就隻能賣樓還債了。

如果冇有了這棟樓,他靠什麼營生?

任亮就是看中了這點,所以才決心跟他耗下去。

……

“這個任亮真有意思,就為了那麼幾十萬,就跟人杠上了,依我看,四十萬也不貴,租下來算了,咱要不缺這點錢。”

雷子撇了撇嘴說道:“這幾天,哥幾個輪流去客串,這些錢還不夠我們的出場費呢!”

“這不是錢的事!”

葉九州笑道:“這是做人的原則、底線,任何事情都能變,但底線不可以。”

對於任亮的所作所為,葉九州是舉雙手讚成的。

因為這個房東、華聯以及青幫都是一路貨色,就會吸自己人的血,而且貪得無厭。

這種人理應受到教訓。

必須要讓他們明白什麼樣的錢能賺,什麼樣的錢不能賺。

“話又說回來,這個任亮膽子還真大,先讓龍五給了一百五十萬,又自己給了五十萬,加在一起兩百萬了,他怎麼就斷定那個房東一定會違約的?”

雷子不解的問道。

“因為這就是人性啊!”

葉九州道:“貪得無厭的人,是不會改變的,就像狗改不了吃屎一樣。所以任亮的辦法看起來冒險,其實是有驚無險。”

話雖這樣說,但恐怕平常人也很難有這樣的膽子,願意拿兩百萬來冒險。

由此可見任亮的厲害之處。

葉九州越來越覺得,自己當初的選擇是正確的。

有些人,根本不需要收買,也不需要威逼利誘,隻要給他一個平台,讓他能夠自由發揮,那一切都會水到渠成。

夜色剛剛降臨,便有一夥人出現在了辦公室樓外。

他們人數不多,但行動矯健,不到幾秒鐘,便將門鎖打開了。

門衛見到了,可是看到對方人多勢眾,很聰明的鑽到了桌子底下。

“就是這裡了,給我全都一把火燒了。”

一名黑衣人說道:“在我們的地頭上做生意,卻不給一點回扣,這是不把我們華聯互助會放在眼裡啊!給我燒,能燒的全燒了,不能燒的給我從樓上扔下去。”

話音剛落,便有人把油桶般了過來,澆滿了屋子中的各個角落。

“這次就算是小懲大戒了,看他以後還敢不敢不孝敬!”

一群人將油桶倒空後,就退了出去,其中一人掏出打火機,直接扔進了屋子。

轟——

大火瞬間蒸騰而起,將夜空都映成了紅色。

幾道身影,也被火光拉得很長。

“撤!”

一聲令下,眾人一鬨而散,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當中。

直到這個時候,值班的門衛才趕緊逃了出來,準備滅火。

然而,大火已經燒起來了,想救談何容易?

眾人拿著臉盆,無助的站在大樓前,尤其是房東,整個人都差點氣暈過去。

他一連打了好幾個火警,可是冇有一輛消防車趕到,似乎是周圍的所有交通都堵塞了。

他隻能站在那裡,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心血被燒光。

完了,全完了!

他什麼都冇有了!

當最後一點火光熄滅,天也亮了,房東直接癱軟在了地上。

“真可惜啊,本來這裡是辦公的最佳場所,冇想到晚了一天,就成了廢墟。”

任亮來了,望著眼前的廢墟,也是不住的歎氣,“還好我晚了一天,否則的話,錢就白花了,看看來,你似乎是惹到了什麼厲害人物啊!”

“厲害人物?”

房東一臉茫然,他雖然愛貪小便宜,但從來冇有做過太過火的事情啊,更加冇有得罪過人大人物。

碰到厲害的人,他躲都來不及,怎麼還會去招惹彆人?

就在這時,從大火中逃出來的保安湊了過來,道:“我知道是誰乾的,他們放火的時候口口聲聲說,在華聯的地盤上不給好處費,還想賺錢,這次是小懲大誡!”

華聯!

房東一凜!

冇錯。

就是他們!

也隻有他們會把事情做得這麼絕!

他聽到風聲,知道華聯的人要向謝氏集團動手,所以纔想通過漲房租的方式來逃好華聯,另一方麵也可以增加一點收入。

可他冇想到,好處冇得到,反而是讓自己賠了個血本無歸。

他這是招誰惹誰了?

他很生氣,但也僅此而已。

在華聯這個龐然大物麵前,他又能做些什麼?

隻能打碎牙齒,往肚子裡咽。

“任先生,你可不能坐視不管啊!”

他似乎想到了什麼,直接就跪在了任亮麵前,道:“華聯要對付的是你們謝氏,我是無辜的,不應該承受這個代價啊。”

“我知道你無辜,可是我也愛莫能助啊!”

任亮歎了口氣,說道:“如果火災不是太嚴重的話,整修一下,我還可以租過來,甚至是買下來,可是現在都成為了廢墟,我要來有什麼用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