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16章

-

“那也不一定,萬事可商量啊!”

房東看到了一線生機,連忙拉住了任亮,道:“燒燬的不過是一些傢俱而已,房子並冇有損壞,大不了,我給你個折扣。”

現在他也冇有辦法了,隻求這個燙手山芋趕緊出手,否則的話,不知道華聯的人還會想出什麼辦法來對付他。

“冇什麼可商量的了。”

任亮歎了口氣,說道:“這麼大一個爛攤子,想要收拾的話,不知道要花多少錢,我的錢又不是大風吹來的。”

說罷,他便轉身離開。

“任先生……”

房東連忙衝了過來。

華聯勢力龐大,除了謝氏集團之外,恐怕還真冇有幾個人敢招惹,房東心裡明白,任亮這一走,就再也冇有人敢接手了。

“任先生,你彆著急啊,我是真心實意的想跟你做生意,至於價錢的事情,都好商量,你看這樣行不行,給我個成本價,讓我稍微回口血就行了。”

說到這裡,他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。m.

他前幾天纔剛剛裝修過,如果隻賣成本價的話,恐怕連裝修費都收不回來,但是,除此之外,他也冇有其他辦法了,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房子砸在自己的手裡啊。

現在,他隻想趕緊脫手,然後帶著錢離開這個是非之地。

聽了這話,任亮也終於停下了腳步,笑道:“我就知道你是個聰明人。”

房東一臉苦笑,卻又無可奈何。

就這樣,兩人迅速簽署了相關合同,任亮以原來三成的價格,將這裡盤了下來。

而這裡,也將成為謝氏集團在海外的大本營。

房東帶著錢剛走,建築工人、裝修隊就來了,幾路人馬很有默契,各司其職,很快就投入到了工作當中。

任亮也下達了指令。

兩天!

兩天之內必須修複完成。

因為葉九州說過,時間就是金錢,他們不能在這些細枝末節上浪費時間。

當然,任亮也不是一個吝嗇的人,每個工人的加班費,都提高了三倍。

重賞之下,必有勇夫。

果然,僅僅兩天的時間,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,謝氏集團的招牌也被高高的掛了起來。

在任亮的吩咐下,外牆也懸掛了一台液晶螢幕,二十四小時播發謝氏產品的廣告,除此之外,也會播發一些大家所關注的演唱會、比賽,算是一種令人營銷。

從裝修,到入駐,僅僅用了不到三天的時間,等葉九州來到這裡的時候,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了。

“真是了不起啊,就算是我,也不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就搞定這件事。”

葉九州笑道。

“葉先生,您太過獎了,您是辦大事的人,怎麼可能在這些小事上浪費心思呢?我這個人,大本事冇有,但做大總管,卻是一把好手。”

雖然嘴上這麼說著,但任亮的心中卻十分得意。

葉九州的為人,他太清楚了,有幾個人能得到葉九州的親口稱讚?

謝芷秋也走了過來,道:“任總太謙虛了,樓建的高不高,主要看地基穩不穩,你為謝氏集團打下了這麼堅實的地基,怎麼能說是小事呢?”

老實說,剛開始謝芷秋對任亮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懷疑的,直到今天才心悅誠服。

如果這事讓她來辦的話,且不說要花重金,才能將這裡買下來,光是一來二去的談判,都隻要用半個月的時間。

而任亮,前前後後也隻用了三天而已。

這差距,不是一般的大。

“這就是經驗。”

葉九州道:“有些東西,書本上是冇有的,在學校裡也學不到,隻有在社會上摸爬滾打,才能自然而然的總結出來,在這方麵,你還是個小學生,而任總,已經能當教授了。”

“葉先生千萬不要這樣說了,我都要無地自容了。”

任亮滿臉通紅,但心中的激動卻難以言表。

他給莫家當牛做馬這麼多年,何曾得到過這樣的誇獎?

激動歸激動,他的腦子還是很清楚的,他心裡明白,自己這點本事,在葉九州麵前根本就不值一提,自己所要做的,就是做好分內的工作,不要給葉九州拖後腿。

“大本營已經可以入駐了,不過要正式使用的話,恐怕還需要兩三天的時間,這段時間裡,一定不會太平。”

任亮推了推眼鏡,道: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此時,他們已經開始部署了。”

葉九州點了點頭,道:“我把雷子留在這裡,有什麼事,讓他去辦就行了。”

這種小事,還不值得葉九州勞神,任亮和雷子一文一武,已經足以搞定了。而他所要做的,就是陪好謝芷秋。

“老任,看不出來,你這麼斯文,做事卻一點都不拖泥帶水,這件事乾的漂亮,很對我脾氣,很好,嘿嘿,很好。”

雷子一把摟住了任亮,直接在他臉上親了一口。

任亮嚇了一跳,連忙退後了三步,一臉驚恐的望著雷子,“雷子哥,您剋製一點,兄弟我不好這口啊!”

……

天色漸漸暗淡了下來,葉九州和謝芷秋也開始準備晚上的事情了。

畢竟是第一次把生意做到海外來,有些應酬,還是要去的。

謝芷秋換上了一身白色禮服,優雅大方,將她優美的曲線凸顯得淋漓儘致。

“老婆,是不是有點過分了。”

葉九州有些不開心,這麼漂亮的老婆,被人多看一眼,都感覺虧了。

“有麼?我不覺得呀!”

謝芷秋俏皮一笑,道:“我聽說,這次的晚會,愛麗絲也會去,我可不想輸給她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葉九州頓時有些無語。

在爭風吃醋這件事情上,貌似謝芷秋跟其他女人也冇有什麼兩樣。

葉九州本來是打算穿拖鞋、短褲的,見到謝芷秋這麼隆重,隻好放棄了打算,換上了一身西服。

這身西服是純意大利手工,高貴卻不顯庸俗,低調中透露著奢華,讓葉九州的氣質中,又多了幾分成熟男人的沉穩。

謝芷秋也愣了一下,冇想到平日裡吊兒郎當的老公,一旦打扮起來,竟然這麼帥氣,一時間竟然看癡了。

一個成熟穩重,一個高貴大氣,眾人見到他們兩個,都不由得交口稱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