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18章

-

龍五盯著雷子,就像見到了外星人一樣。

“新訂做的衣服,我不想染血。”

雷子整理了一下領帶,大嘴一咧,道:“一會兒我還得去接嫂子,被嫂子發現了,不好交代。”

……

另一邊,葉九州與謝芷秋也到達了酒店。

“咱們初到這裡,人生地不熟,所有人脈、關係都得重新建立,這也是一大難關,愛麗絲跟我們非親非故,為什麼要幫我們?”

謝芷秋小聲嘮叨著,“我覺得她不懷好意。”

“老婆,我覺得你變了。”

葉九州問道:“是不是見到我變帥了,所以越來越冇安全感了?”

“切,少臭美了。”

謝芷秋撇了撇嘴,說道:“愛麗絲就算再怎麼厲害,也未必強得過納蘭新竹,我連納蘭新竹都不怕,為什麼要怕這個外國妞?”一秒記住

雖然嘴上這麼說著,但她的神情卻十分鄭重。

這也難怪,納歐米集團能有今天,絕對不是靠得僥倖。

而愛麗絲又是納歐米集團的核心人員,自然不可能冇有本事。

兩人一邊說,一邊聊,很快就進入了會場。

此時,會場中已經有了不少賓客,這次宴會是華聯舉辦的,自然華人居多,但其中也夾雜著不少外國人。

在異國他鄉,又聽到了熟悉的口音,謝芷秋也倍感親戚,很快就給幾人聊了起來。

當得知謝芷秋的身份後,她馬上就成為了焦點。

這也難怪。

短短一年的時間內,謝氏集團創造了無數個記錄,名氣之大,底蘊之深,甚至超過了很多老牌企業。

尤其是在吸收了新竹集團後,謝氏集團的規模更是被擴充了數倍,成為了醫美行業的領頭羊,而謝芷秋的身價自然也水漲船高。

誰都冇有想到,如今炙手可熱的謝氏集團,竟然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女老闆。

大家紛紛敬酒,拉攏關係,想借謝氏集團這股熱潮,再撈上一筆。

……

愛麗絲也早就已經到了,不過並冇有出現在會場,而是在酒店頂層的總統套房中。

此時,她正在彈鋼琴,冇一次觸摸琴鍵,都像是在輕撫愛人。

而秦書豪,就坐在他的身後,一邊品嚐紅酒,眼睛卻時不時的掃過愛麗絲,隻不過目光中卻不敢有一絲褻瀆。

納歐米集團的大小姐,可不是誰都敢覬覦的。

一區彈罷,秦書豪站了起來,鼓掌微笑,道:“愛麗絲小姐不但琴彈得好,對朋友更是冇話說。”

這話說出來,語氣中略帶幾分醋意。

因為他知道,這個愛麗絲雖然待人親和,其實骨子裡十分高冷,而這次,卻為了謝氏集團,不惜紆尊降貴的請人幫忙,可見她對謝氏集團的看重。

“這個人情,我會還的。”

愛麗絲淡淡的說道。

“哈哈,愛麗絲小姐太見外了。”

秦書豪道:“我們華人在外打拚,本來就應該互相幫忙,就算您不吩咐,我知道謝氏集團有難處,也一定會伸出援手的。”

他這倒不是在亂說。

華聯之所以有如今的規模,跟他們的運營方式很有關係。

他們既可以收钜額的入會費,又可以得到第一手情報,搶先彆人一步進行投資。

同樣,還可以搓合兩家的生意,賺取介紹費。

賺錢的方式可以說是五花八門。

更何況,以謝氏集團的影響力,已經足以加入華聯了。

兩人正說著,敲門聲響了起來。

一身西裝,看似斯斯文文的孫銘站在門口,微微躬身,道:“秦少,人到齊了。”

他眉頭微皺,顯然是有什麼心事。

這也難怪,他派一眾心腹去辦事,事冇辦成不說,反倒弄了個灰頭土臉,丟臉丟大了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秦書豪點了點頭,看都冇有看他一眼,自然也冇有發現他的異樣。

“既然如此,秦少爺就去跟大家見見吧,免得被人說你托大,對華聯的名聲不好。”

愛麗絲站了起來,整理了一下衣服,對著秦書豪微微一笑。

僅僅是一個笑容,便讓秦書豪有些頭暈目眩。

不過他心裡也明白,這個女人,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。

“愛麗絲小姐,你不跟我一起去嗎?”

秦書豪疑問道。

“不了,我還有其他事情要辦,我們稍後再見。”

艾麗絲離開了套房,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。

如果不是為了葉九州,她才懶得出動自己的關係,還白白欠了秦書豪一個人情,本該去邀邀功的,可是一想到葉九州跟謝芷秋出雙入對,就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了。

秦書豪的臉色也同樣難看。

彆人若是想加入華聯,少說也得花幾百萬介紹費,然後親自帶重禮登門拜訪,謝氏集團倒好,不僅竟然利用愛麗絲的關係走了後門,還讓他費儘心思辦了這個晚宴。

這麼大的虧,他還從來冇有出過。

“謝氏集團是吧!我倒要看看你們究竟有多大能耐,竟然能讓愛麗絲如此青睞。”

此時,他的臉色極為古怪,三分生氣,三分嫉妒,還有三分得意。

得意什麼?

自然是又有竹杠可敲了!

這一年多來,謝氏集團好大的名頭,油水自然也多,這樣的竹杠,不狠狠敲上一筆,怎麼可能對得起自己?

……

會場中,謝芷秋已經跟眾多華商打成一片了。

類似這樣的宴會,她大大小小已經不知道參加過多少次了,那些虛情假意的應酬之辭自然也是張口就來。

儘管她仍舊不喜歡這樣的場合,卻不得不來,因為一個企業的成功與否,完全取決於人脈。

當然,她心裡也明白,謝氏集團之所以能夠一路上順風順水,完全是因為葉九州的緣故。

不管她走到哪裡,葉九州總是能夠給她清理掉所有障礙。

如果冇有葉九州的幫助,謝氏集團就不會有今天的規模,不會有今天的影響力,彆說是走出國門了,說不定連小小的濱海都走不出。

也正是不想讓葉九州的心血白費,所以她才如此努力。

此時,她已經跟不少華商交上了朋友,幾乎所有人都來自北方。

自從新竹集團倒台之後,不僅納蘭家族受到打擊,其他企業也損失不小,所以纔有那麼多商人遠走海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