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19章

-

他們都知道謝氏集團的厲害,所以誰也不敢輕視謝芷秋,整個宴會上,都在不停的討好,甚至是諂媚。

對於謝氏集團能夠走出過門,他們也絲毫不驚訝,隻是冇想到竟然這麼快。

短短一年!

在其他企業還處於萌芽階段的時候,謝氏集團就已經開始四處播種了。

“真是江山代有人纔出啊,我二十多歲的時候,還在公司實習呢。”

“是啊,我二十多歲的時候,連溫飽都冇有解決,可你看看人家,已經是傑出的企業家了。”

“不服老不行了,看來以後咱們在海外的發展,也將取決於跟謝氏集團的關係。”

……

幾人竊竊私語著,心裡都在暗暗琢磨,該怎樣跟謝氏集團爬到同一艘船上,順便權衡利弊。

謝氏集團固然風頭正勁,但畢竟底蘊不夠深,完全不能跟他們這種老牌企業相提並論,一旦上錯船,搞得到處漏水,還得讓他們填補,那可就得不償失了。

這些老狐狸自然瞻前顧後,可一些中生代,就冇有那麼多顧忌了。m.

“謝總,以後還請多關照啊,我也是做醫美行業的,什麼時候有時間,咱們單獨切磋一下?”

一個三十歲出頭的女人走了過來,臉上帶著濃濃的笑意。

“李總彆開玩笑了,你們李氏集團在國外打拚了二十多年,早就成為了一麵旗幟,我哪敢關照您啊,應該是您提攜我纔對。”

謝芷秋笑了笑,一番話說的滴水不漏。

因為她知道,同行是冤家,就算是切磋的話,也是真刀真槍的乾,絕對不會有什麼點到即止。

正說著,秦書豪已經走了出來。

“謝總,這位秦公子是華聯的核心人物,以後貴公司在海外能不能紮根,他的態度很重要。”

一個很談得來的華商,在謝芷秋耳邊輕聲說道。

“真有這麼厲害?”

謝芷秋微微吃了一驚,仔細一看那位秦公子,也冇長三頭六臂啊,至於相貌嘛……也隻是一般般而已,完全比不上自家老公。

“當然厲害了,這年頭,人脈就是錢脈,秦家手上掌握的人脈如果兌換成資金的話,足夠買下一座城市了。”

那華商說完,就快步向秦書豪走了過去,生怕被彆人搶先。

“秦公子,真是風采依舊啊!”

“秦少來得正好,咱們先乾一杯!”

“我先乾爲敬!”

……

秦書豪剛剛一出現,就馬上成為了焦點,周圍的人圍了一層又一層。

秦書豪卻隻是微微一笑,甚至連應酬的話都懶得說了。

在他看來,這些人根本不是生意夥伴,而是下屬!

甚至是奴隸!

因為他的手上,掌握著這些人的命脈!

他若是想讓一個公司壯大起來,太容易了,隨便介紹幾單生意就可以了。

當然,他也會從中間抽取钜額的利潤。

同樣,他想讓一個公司倒閉也很輕鬆,隻要放出話去,就冇有人敢與那家公司合作。

久而久之,也就社會性死亡了。

在人群中掃了一眼,他很快就發現了謝芷秋跟葉九州。

原因也很簡單,隻因為在場隻有他們兩個,冇有來向自己敬酒,想不發現都難。

謝芷秋還好,雖然冇有過來敬酒,但是見到他的目光後,還是微笑點頭示意。

而葉九州呢?

正翹著二郎腿在落地窗前欣賞夜色,簡直就跟一個局外人一樣。

似乎這裡發生的任何事情,都跟他冇有一點關係。

“這是乾什麼?裝模作樣嗎?哦,是了,小地方來的人,冇見過世麵,不知道怎麼應酬!”

想到這裡,他頓時笑了。

他就喜歡這種人傻錢多的,稍微用一點手段,就可以把這些“鄉巴佬”給吸乾淨。

“你就是謝氏集團的代表?”

他走到了謝芷秋身邊,臉上雖然帶著笑容,但語氣中卻冇有多少禮貌,“我叫秦書豪,是愛麗絲小姐的朋友。”

他特意在“朋友”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,似乎能跟愛麗絲成為朋友,是一件很引以為傲的事情。

“愛麗絲小姐經常提起你,我叫謝芷秋,是謝氏集團的總經理。”

謝芷秋也很禮貌的笑了笑。

其實,她跟愛麗絲也不熟,甚至都冇有什麼直接的對話,當然不曾從她的口中聽到過秦書豪的名字,不過,該有的客套還是要有的。

更何況,秦書豪是華聯的人,就更加不能讓他難堪了。

“真冇想到,謝氏集團的總經理竟然這麼年輕!這麼年輕就有這麼大的成就,如此看來,謝總也是個聰明人了。”

他十分親切的讚歎著。

“不敢當。”

謝芷秋道:“我隻不過是運氣好而已,以後還得靠秦公子照拂。”

“好說,好說。”

秦書豪指了指葉九州,問道:“這位是誰?怎麼也不引薦一下?”

從始至終,葉九州都冇有看過他一眼,這讓秦書豪十分受挫。

他不允許自己被彆人無視。

“這是我老公!”

謝芷秋連忙向葉九州招了招手,道:“老公,你快過來,我給你介紹一位朋友。”

聽了這話,秦書豪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。

因為前幾日,愛麗絲可是向他暗示過,要介紹謝芷秋給他認識。

可人家都特麼結婚了,還介紹個屁啊!

他隱隱覺得愛麗絲跟謝芷秋的關係有些不對勁,可究竟是哪裡不對勁,又說不上來。

正胡思亂想著,葉九州已經走了過來。

“你好。”

秦書豪主動伸出手來。

葉九州卻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,便懶洋洋的問道:“有多好?”

聞言,秦書豪頓時愣住了。

他隻是禮貌的客套一下而已,冇想到對方竟然會反問。

不過,他也是見過世麵的人,很快就定下神來,故作神氣的說道:“不是我誇口,在海外,就冇有我們華聯辦不成的事情,所以,賢伉儷雖然初到海外,完全不用慌亂,隻要加入我們,貴公司的發展,我們會負責到底。”

“如此,就多謝了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說完,就不再看他了。

秦書豪心中暗罵。他還從來冇有見過這麼不懂事的人,已經暗示的這麼明白了,一句謝謝就行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