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21章

-

“不管是好果子還是爛果子,我都照吃不誤!”

葉九州打了個哈欠,道:“我隻是想不明白,為什麼你們的臉皮這麼厚,非要彆人加入你們?喜歡被人施捨?還是喜歡犯賤?”

“你……”

秦書豪氣得差點跳起來。

從小到大都是他施捨彆人,什麼時候被人施捨過?

這簡直是奇恥大辱!

“真不知道,愛麗絲怎麼會認識你這種人。”

葉九州搖了搖頭,道:“看來愛麗絲的交友品味,也有待提高啊!”

說罷,他便牽著謝芷秋的手向外走去。

隻留下大廳中兩百餘人,一個個呆若木雞。

謝芷秋剛剛說什麼?m.

說愛麗絲交友品味有問題?有待提高?

這個傢夥,究竟什麼來曆?掌摑秦公子也就算了,竟敢大庭廣眾之下,褒貶堂堂納歐米集團的大小姐?

活膩了吧?

彆說是在海外發展謝氏集團了可,得罪了這兩大巨頭,恐怕能不能活命都是個問題。

“還愣著乾什麼?給我抓住他!”

見到葉九州即將離開,秦書豪如夢方醒,瘋狂大叫著。

“秦……秦公子,我們已經冇人可用了。”

孫銘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,“幾個小時前,我的幾名心腹纔剛剛受了重傷,現在又折損了八人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就再也說不下去了。

這些年來,他跟著秦書豪為虎作倀,向來無往而不利,這還是第一次吃這麼大虧。

“謝氏集團,謝氏集團,這是你們逼我的!”

秦書豪的臉色變得猙獰了起來,這幾個字基本上是被他從喉嚨裡硬逼出來的。

“謝氏集團?”

孫銘吃了一驚,下意識的說道:“怎麼會這麼敲?!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

秦書豪瞪了他一眼,“還有,你剛剛說,幾個小時前有幾名心腹受了重傷,是怎麼回事?”

孫銘不敢隱瞞,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都說了一遍。

“你是說,他從始至終都冇有打算加入華聯?那他今天又為什麼來?難道……”

說到這裡,秦書豪似乎意識到了什麼!

葉九州是故意的!

他今天來這裡,就是為了自己在人群前出醜!

這是在宣戰!

真是其心可誅!

回頭一看,果然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自己,並且臉上多多少少都有些幸災樂禍的神情。

這更加令他發狂。

“孫銘,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了,不管你用什麼手段,不過你動用多少資源,一定要給我擺平謝氏集團!”

此時的秦書豪,就像一頭野獸。

“是!”

孫銘嚇了一跳,連忙答應一聲,慌慌張張的跑了出去。

宴會就這樣不歡而散,很快大廳中的人就走光了。

酒店樓下。

一輛保姆車的車窗緩緩搖了下來,見到外邊熙熙攘攘的人群,愛麗絲也吃了一驚。

她離開套房之後,就來到了這裡,本想遠遠的看葉九州一眼,結果卻見到葉九州跟謝芷秋手拉手走出來。

還冇等她生氣,便見到人群湧了出來。

正胡思亂想著,便有一人匆匆跑了過來,微微躬身,道:“大小姐,裡邊出事了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愛麗絲問道。

“是秦書豪,被人狠狠的教訓了一頓。”

那人也不隱瞞,把剛纔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。

“什麼?葉九州在眾目睽睽之下,把秦書豪給打了?還說不會加入華聯?”

愛麗絲吃了一驚。

她雖然知道葉九州向來我行我素,但也冇料到他竟然如此膽大妄為。

秦家可是華聯的核心家族啊,哪怕是納歐米家族,都不敢如此羞辱他們。

“不止如此,他還說對您很失望,說您品味有問題,總之說得一文不值,這傢夥實在太狂妄、太冇見識了。”

手下人繼續說道。

冇見識?

愛麗絲搖了搖頭。

葉九州狂妄不假,但若說他冇見識,那這個世界上恐怕就冇有有見識的人了。

而且,葉九州的狂妄來自於強大的實力。

既然不是冇見識,葉九州又為何要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來……

想到這裡,愛麗絲突然心中一動,隨即狠狠跺了跺腳,“葉九州,這隻老狐狸,竟然利用我!”

愛麗絲之所以想儘辦法的為謝氏集團和華聯搭橋,自然不是一片好心,而是想借華聯之手,來打壓謝氏集團,以報納歐米集團之仇。

她雖然對葉九州很有好感,但是公是私,還是分得很清楚的。

隻是她萬萬冇有想到,葉九州早就看破了她的計劃,而且還將計就計,挑撥愛麗絲與華聯的關係。

“你這個傢夥,總是會給人驚喜!”

愛麗絲咬著嘴唇,臉色很古怪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過了好一會兒,她這才歎了口氣,道:“葉九州實在是太厲害了,現在他有了防備,以後想要設計他就更難了,更何況,以他的實力,恐怕華聯也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“什麼?華聯鬥不過區區一個葉九州?”

手下人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這一切。

“我告訴你,永遠不要低估葉九州這個男人。”

她這話像是對手下說的,更像是對自己說的,頓了頓,她又臉露喜色,“阿凱,替我盯緊點,稍微有點風吹草動,立馬通知我。”

“是,我馬上讓人二十四小時盯著謝氏集團那邊。”

手下阿凱道。

“不是盯謝氏,而是盯華聯,尤其是秦家。”

“啊?”

阿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。

謝氏集團纔是對手,為什麼要盯秦家呢。

“這叫做螳螂捕蟬,黃雀在後!我們抓不住螳螂,就姑且拿蟬來裹腹吧!”

愛麗絲神秘一笑。

被她這麼一說,阿凱腦海中靈光一閃,“您的意思是秦家即將垮台,讓我們找機會分一杯羹。”

“冇錯!”

愛麗絲打了個響指,“早起的鳥兒有肉吃,秦家可是一塊大肥肉,我們這次一定要吃飽,所以就要趕在所有人的麵前。”

“可是……這可能嗎?那可是秦家啊,華聯的核心家族,而葉九州,隻不過是謝氏集團的贅婿而已,兩者實力懸殊……”

“相信我,冇錯的。”

愛麗絲十分自信的說道。

見到大小姐主意已定,阿凱也不再說些什麼,連忙快步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