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2章

-

葉九州冇開玩笑,就莊家這手段,在他眼裡就如同兒戲一般。

“謝總經理,要是真放任員工們辭職的話,那公司,就亂了呀。”

一名高管麵露難色,畢竟謝芷秋纔是公司總經理,他自然不會聽葉九州的安排。

再說了,誰不知道總經理的男人?不僅是個上門女婿,還是個無業遊民。

這種人說的話,能信嗎?

望著一眾高管質疑的眼神,葉九州隻是冷笑一聲,並未解釋。

謝芷秋看看高管,又看看葉九州,一時間拿不定主意。

雖然葉九州讓她驚訝過很多次,可能否度過這次危機,關乎新謝氏集團的存亡。

這怎麼能是小事呢?

“總經理,您,您趕緊跟我來,濱海市中心銀行總行長許航來了。”

女秘書氣喘籲籲地跑了進來,向謝芷秋彙報道。m.

謝芷秋一愣,以新謝氏的規模,還不夠資格讓濱海中心銀行投資,中心銀行怎麼會找上門來。

謝芷秋頓時臉色一變,緊張地問秘書道:

“他們說來這的目的了嗎?不會是來製裁我們的吧?”

謝芷秋俏臉上滿是痛苦,屋漏偏逢連夜雨,若是濱海市中心銀行真的再橫插一腳,那麼新謝氏,就徹底冇有活路了!

“總,總經理,你聽我說完,許行長,是,是來給咱們貸款的!”

新謝氏集團很大,秘書一路跑來,此時仍喘著粗氣,見謝芷秋誤會了,趕緊解釋道,激動地紅光滿麵。

“什麼?”

謝芷秋美眸瞪大,來給公司貸款的?謝芷秋頓時長舒了一口氣,這一驚一乍的,讓她心臟都有些受不了。

激動之餘,謝芷秋又有些疑惑,就算是公司鼎盛時,也達不到讓濱海市中心銀行投資的條件呀,現在遇到了難關,銀行反而同意投資了,而且還是行長親自前來!

思索著,謝芷秋打量了葉九州一眼,心想道:這件事,不會又跟這個傢夥有關吧?

葉九州扭頭,衝著謝芷秋笑道:

“這次,真的跟我沒關係。”

在他看來,就這點小麻煩要是找銀行的話,還不夠麻煩的。

他隨便抽出一張卡,卡裡百分之一的錢就夠解決新謝氏集團的危機。

“走,都跟我去見許行長。”

謝芷秋恢複了鎮定,帶著秘書和高管們準備去招待許行長。

“芷秋小姐,很榮幸見到您。”

謝芷秋剛出辦公室冇兩步,就看見許航帶著一群人迎麵走來,皆是西裝革履,氣質不凡。

“許行長,快請進!”

謝芷秋趕緊將許航迎了進來,這樣的大人物來,她冇有出門迎接,實在是怠慢了。

許航笑著點頭,帶著銀行工作人員進了辦公室。

許航剛坐下,正準備和謝芷秋商討貸款的事,眼角餘光卻在牆角瞥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許航頓時激動地身軀一震,猛地坐了起來,低下頭,雙手交疊在小腹前,恭敬至極地衝著那道身影喊道:

“葉先生!”

許航這陣勢,讓銀行下屬和新謝氏高管們皆愣住了。

謝芷秋嘟起紅唇,有些埋怨地白了葉九州一眼,這傢夥,剛纔還說跟他沒關係呢!

正在玩手機的葉九州抬眼看了許航一眼,微微頷首示意,揮手讓他坐下。

許航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,這纔敢坐下。

“芷秋小姐,聽說貴集團遇到了些小麻煩,所以我就帶著我們濱海中心銀行的精英過來看看,能不能幫上一些小忙。”

許航知道謝芷秋跟葉九州的關係,態度恭敬地冇話說。

“許行長,我也不瞞您,新謝氏集團,很有可能還不上你們的錢。”

謝芷秋猶豫了一下,還是直接說了出來。

以前當員工的時候她就有一說一,現在當了老闆,更不會去說大話糊弄人。

好幾家銀行都對新謝氏集團進行了風險評估,得出的結果都是欠款風險極高。

既然濱海市中心銀行好心願意幫公司,她就更不能讓好人寒心。

許航一愣,旋即笑笑,然後看了一眼玩手機的葉九州。

有這位在,他還真不怕新謝氏集團倒閉,至於貸款的問題,新謝氏不還都行,不還,就是給他許航麵子!

許航很清楚,這次新謝氏麵臨的困難,在葉九州眼裡,就是動動手指就能解決的事,根本就用不著他們這些所謂的銀行。

濱海市的所有行長,隻有他知道新謝氏跟葉九州的關係,因此他纔沒人跟他爭這個表現的機會,

“芷秋小姐,我們銀行評估過,新謝氏集團不僅具有還款能力,而且能為我行帶來巨大利益,所以能與新謝氏集團合作,使是我們銀行的榮幸。”

許航清了清嗓子,一本正經地說道。

“芷秋小姐,我行給新謝氏集團的貸款方案是利息全免,不限額貸款三年!”

“嘶——”許航此話一出,新謝氏的高管們頓時倒吸一口涼氣。

連許航背後的銀行員工也傻眼了,一個個瞪大了眼看著自家行長,臉上滿是難以置信。

這哪裡是貸款,這簡直就是無條件幫扶啊!

謝芷秋也紅唇微張,俏臉上滿是驚訝。

其他銀行開口就是高於市場的三倍利息,濱海中心銀行這,這也太優惠樂。

零利息,不限額,長達三年。

謝芷秋在商界工作了多年,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條款。

這哪裡是銀行,這簡直就是慈善機構啊。

“芷秋小姐,您大可不必驚訝,以上隻是許某的個人看法,最終方案,我想還是要葉九州先生定奪。”

說完,許航扶了扶眼睛,謙虛地望向葉九州。

謝芷秋深吸了一口氣,還是冇緩過神。

濱海市中心銀行主動找上門貸款,還開除了史無前例的優惠條件,她敢說,銀行不僅一分錢都賺不到,還要投入人力物力,絕對會虧本。

到頭來,還得由葉九州定奪?

這就好比你很想把一大鈔票送給快窮死的人,還要問人家同意不?

哪有這樣的事情啊!

謝芷秋覺得自己的認知再次被重新整理了一下。

聞言,葉九州放下手機,愜意地伸了個懶腰,打著哈欠說道:

“你們談吧,做生意方麵,我不懂。”

葉九州這句話,儼然給許航吃了一顆定心丸,讓他長舒了一口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