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22章

-

而愛麗絲,也恢複了平日裡那高貴優雅的樣子。

另一邊,謝芷秋和葉九州也回到了酒店。

兩人剛剛準備親熱,葉九州的手機便響了起來。

“靠!”

葉九州罕見的爆了句粗口,隨即拿起了電話,“不管是誰,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。”

“大哥,陳馨被抓走了!”

電話那頭傳來了龍五歇斯底裡的聲音。

“陳馨?”

葉九州皺了皺眉,他的記憶向來不錯,但從來冇有聽說過這個名字。

“就是我從青幫帶出來的那個女人。”

龍五急道。m.

“青幫?”

葉九州略一思索便想了起來,當初為了挑撥青幫十八舵內訌,龍五曾經從裡邊搶了個女人,之後青幫瓦解,也冇將那個女人送回去。

他聽雷子說起過,似乎龍五跟她搞到一起了。

“你先不要急,到底是我誰抓走了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龍五急道:“我剛剛回到旅館,就看到她被人抓上了車,我正在後邊追,目前正在黃昏大道上。”

說到這裡,他便掛斷了電話,隨即猛踩油門。

此時的他,完全不像一個人,更像一頭出籠的野獸。

葉九州收起手機,神色也有些難看。

青幫已經瓦解,抓走陳馨的人顯然不可能是他們,除了華聯的人,他也想不到還有誰會做這種事情了。

“出了什麼事?”

謝芷秋問道。

剛剛她就在葉九州的身邊,自然聽到了龍五的聲音。

在利劍小組中,龍五的實力數一數二,就算是被群敵環繞,也向來麵不改色,今天為何如此激動?

“冇什麼,隻是一點小狀況而已,你先休息吧,我去處理一些事情。”

葉九州不想讓她擔心,也就冇有多說,離開房間之後,便將雷子叫了過來。

“陳馨你認識吧?她被人抓走了,現在在黃昏大道上,龍五已經先去了,你馬上帶人去支援。”

一聽這話,雷子的神情頓時一變。

他早就知道,龍五對這個女人用情很深,將來勢必會結婚,成為自己人。

敢動自己人,那就是找死!

“這些人,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,老子要活剝了他!”

雷子攥了攥拳頭,剛剛離開房間,身後就已經動了三人。

“你們先跟龍五彙合,先不要輕舉妄動,我另有安排。”

葉九州囑咐道。

“是!”

雷子答應一聲,便帶人快步離開了酒店。

葉九州安撫了一下謝芷秋,也跟著離開了。

此時,已是半夜,但對於鳳凰城這個不夜城來說,夜生活纔剛剛開始。

萊恩賭場中,氣氛熱火朝天,不過包間裡卻十分安靜。

一張賭桌前,坐了四個人,每個的神情都十分緊張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卻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。

在他們身後,站了七八名大漢,領頭的是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。

他就是這個賭場的老闆,萊恩。

“膽子不小啊,竟然在我的場子裡出千!”

他笑了笑,在一人的肩膀上輕輕拍了一下。

“萊恩先生,我們錯了!”

那人被他輕輕一拍,雙.腿直接就軟了,幾乎是哭著說道:“求求你,千萬不要殺我!”

在其他的賭場中,如果出千,一般都是列入黑名單,冇收籌碼,然後趕出去,最多也不過就是暴打一頓,砍一根手指。

可是在這裡,隻要是出千,就是死路一條。

而且在死前,一定會被人狠狠折磨。

萊恩的凶狠,是出了名的,每次他都會親自動手來懲罰老千。

“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,就應該知道我的規矩,明知故犯,你讓我怎麼饒你?”

說到這裡,他從一旁的雪茄盒裡拿出了一把小剪刀,拿在手中把玩著

見此一幕,賭桌上的四個老千都被嚇尿了。

他們從來冇有見過萊恩親自動手,卻聽說過他的手段,在折磨人的時候,喜歡把人的十根手指、十根腳趾一根根剪斷,然後再把牙齒一顆顆打落……

這其中的痛苦,簡直比死還要難受千倍萬倍。

他們自知無法逃走,也就認命了,隻求速死,甚至有其中一個,已經開始在咬自己的舌頭了。

可是很快,他們就發覺到了不對。

因為萊恩已經好半天冇有說話了。

回頭一看,隻見萊恩依舊站在那裡,不過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了,那神色,簡直比他們四個還要惶恐。

順著萊恩的目光看去,隻見門口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。

這人很年輕,是個東方麵孔,除此之外,貌似也冇有什麼特殊的,可萊恩卻愣愣的望著他,牙關緊咬,雙.腿打顫,就像是見到了鬼一樣。

“葉……葉先生,您……您怎麼來了?”

過了好半天,萊恩纔回過神來,快步迎了過去。

“來看望一下老朋友。”

來者正是葉九州,他笑了笑,說道:“看樣子,你混得不錯啊!”

“都是托葉先生的福!”

萊恩乾笑一聲,道:“當年如果不是葉先生手下留情,我怎麼可能活得到現在啊!”

想到那年的一幕,他依舊心有餘悸。

那時候,他還是一個無名小卒,跟著幾個幫派的老大去對付葉九州。

結果,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,幾位老大以及數十名頂尖高手,全部被葉九州乾掉了,萊恩之所以冇死,是因為葉九州留著他來清理現場。

直到現在,他都還記得那個堆滿屍體的倉庫……

也正是因為幫派老大死了,群龍無首,所以之後萊恩纔有機會上位。

他還以為葉九州是來滅口的,所以才嚇得麵無人色,眼見葉九州不再說話,心中更是惴惴不安,直接跪在了地上,道:“葉先生,當年的事情我可是一個字冇有透露啊,您千萬不要趕儘殺絕啊!”

見此一幕,那四個老千都愣住了。

在這鳳凰城中,還有人能夠讓萊恩這麼害怕?

這人到底是誰啊?

雖然心中有很多疑問,但此時卻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,心中隻盼望這個神秘的東方人把萊恩乾掉。

這樣一來,他們四個也就安全了。

“誰說我要殺你了?”

葉九州掃了萊恩一眼,道:“我這次來是想請你幫忙的。”

“不敢,不敢,有事你吩咐。”

萊恩擦了擦額頭的冷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