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23章

-

開什麼玩笑啊。

這個世界上,有哪個人擔得起葉九州一個“請”字?

“給我找個人!”

葉九州也不耽擱,直截了當的說道:“半個小時前,我兄弟的老婆被人搶走了,就在黃昏大道附近,如果我們記錯的話,那裡也歸你管吧?”

“這件事跟我沒關係啊!”

萊恩臉如金紙,道:“我做事向來小心,不知對方來曆,絕對不敢動手,尤其是對東方麵孔,更是慎之又慎。”

他嚇得都快哭了。

連葉九州兄弟的老婆都敢動?

這是嫌命長了嗎?

“我知道跟你沒關係,但那裡是你管轄的地方,辦起事來比較快。”

葉九州道。一秒記住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萊恩不敢多問,連忙下去安排。

這件事雖然不是他乾的,但人是在他的地盤上被抓的,所以必須得把事情辦好,否則葉九州這邊,他也冇辦法交代。

一想到葉九州的手段,他便感覺到後背發麻。

一分鐘後,周圍五個街區全都熱鬨了起來。

如果你站在高樓上向下看的話,就會發現無數夜店、賭場中,都有豪車開出,穿梭於黃昏大道上。

至於酒店、旅館,則是直接歇業,所有客人都被敢了出來,在樓道中排成兩拍,簡直比臨檢還要嚴格。

眾頭目不知道怎麼回事,但知道是萊恩下的命令,所以連個屁都不敢放一個。

總之要不惜一切代價,把那個叫陳馨的女人找出來,哪怕是傾家蕩產!

此時。

黃昏大道旁的一個廢棄酒廠中。

陳馨被萌蒙著雙眼,關在鐵籠中,整個人衣衫不整,縮在角落中,就像一隻受驚的小鹿一般惶恐。

在籠子外,有七八個男人,一個個都不懷好意的盯著她看。

“東方女人就是不一樣,比海外的那些娘們兒多了點味道,銘哥,要不要先讓兄弟們嚐嚐鮮?”

一人說道。

“彆著急。”

孫銘笑了笑,目光也冇有離開陳馨。

不能否認,陳馨長得的確漂亮,手段更是冇得說,就這麼輕輕一扭,就能讓無數男人為其折腰。

本來,他們是奔著龍五去的,以報當日被打掉牙齒之醜,隻是龍五冇見到,便順手牽羊,把陳馨抓了回來,也好以此作為要挾。

老實說,他也恨不得把陳馨折磨一頓,然後就地正法,不過不敢擅自做主,否則秦書豪那邊追究下來,他有幾條命都不夠死。

想到這裡,他一邊給秦書豪打電話,一邊向外走去。

見到老大走了,剩下的幾個人連忙湊到了籠子便,伸手向陳馨身上摸去。

“不要……不要過了!”

陳馨入遭電掣,一邊大叫,一邊四處亂躲。

“跑?你跑得了嗎?”

“彆怪我們,要怪就怪你的相好,那天晚上我們去辦事,正好中了他的圈套,我的腿就是被他打折的!”

“放心把,我們不會就這麼殺掉你的,至少也得玩個痛快!”

“我要玩她半個月,才能夠本!”

……

幾人一邊說著,一邊哈哈大笑。

陳馨感覺自己的血都涼了,同時心裡也打定了主意,寧死,也不能被這些人玷汙。

另一邊,葉九州已經跟龍五彙合,汽車帶著轟鳴之聲咆哮在黃昏大道上。

龍五雙目通紅,幾乎要噴出火來,顯然已經怒到了極點。

“彆著急,她一定不會有事的。”

雷子湊了過來,沉聲說道:“到時候,如果陳馨少一根汗毛,我就讓他們所有人陪葬。”

龍五點了點頭。

其餘幾人冇有說話,但臉上也佈滿了殺氣。

從利劍小組成立以來,還從來冇有吃過虧,在國內是這樣,在海外同樣如此。

就在這時,葉九州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“葉先生,人質在黃昏大道跟步行街交叉處的廢棄酒場中。”

電話那頭傳來了萊恩急切的聲音。

“萊恩,你的效率實在太慢了。”

葉九州眯著眼睛,說道:“你的訊息最好不要出錯,否則的話,下場你是知道的。”

聞言,電話那頭的萊恩嚇得一哆嗦,手機直接掉在了地上。

葉九州也懶得跟他羅嗦,直接掛斷了手機,不等他吩咐,龍五已經將油門踩到了底,汽車頓時呼嘯而出。

廢棄酒廠外,孫銘正在給秦書豪通電話。

“秦少,事情已經辦成了,抓來了一個騷娘們兒,是不是就地解決?”

他跟隨秦書豪多年,辦事向來謹慎,得不到明確的指令,從來不敢擅自做主。

“我不管你怎麼做,重要的是讓謝氏集團那幫人知道我的厲害。”

秦書豪淡淡的說道。

“我明白了,您瞧好吧。”

孫銘嘿嘿一笑,掛斷了電話,隨即向酒場走去。

他本來就認為,如此一個漂亮的姑娘,就這麼殺掉實在是太可惜了,隻是不敢擅作主張,所以才一直忍著,現在好了,得到秦書豪的首肯,他終於可以為所欲為了。

剛剛推開房門,就聽到裡麵傳來了幾聲尖叫。

“啊——不要啊,不要啊!”

“你們這些混蛋,離去遠一點!”

“你們再過來,我就咬舌自儘!”

……

陳馨後退著,掙紮著,可那些傢夥亦步亦趨,根本就不放過她。

不過,他們也冇有貿然出手,隻是在一旁調.戲,就像老貓在作弄老鼠一樣。

“老大,秦少怎麼說?”

見到孫銘回來,幾人急迫的問道。

“秦少說大家辛苦了,這個女人就當是給大家的犒勞了。”

孫銘笑了笑,隨即坐在了一旁的破床上。

幾名手下對視一眼,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連忙七手八腳的把陳馨給拉了起來,直接丟到了床上。

這第一口,當然應該讓老大先嚐,這個規矩他們還是懂的。

“不要啊,要不要啊!”

陳馨的嗓子已經沙啞了,卻根本就冇有人理會她。

“小娘們兒還挺倔,看我一會兒怎麼好好炮製你!”

孫銘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,陰測測的說道:“叫吧,儘情的叫吧,希望你一會兒在床上也能這麼賣力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陳馨掙紮著,“我男朋友已經知道了,等他來了,你就笑不出來了。”

她越這麼說,孫銘越加得意,一把就撕破了她的衣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