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24章

-

陳馨頓時慌了,眼淚也是汩汩而出,但是很快,她的臉上又露出了笑容。

那種堅定的笑容!

那一瞬間,她的眼睛中出現了龍五的樣子!

“我不後悔認識你……”

“砰!”

就在陳馨準備咬斷舌頭的時候,大門突然爆裂。

一輛汽車卷著塵土呼嘯而來。

酒廠中的人都被嚇了一跳,孫銘更是直接從床上跳了下來,“怎麼回事?”

“咯吱——”

車子剛剛停穩,龍五便衝了出來,幾乎是腳不沾地的奔到了孫銘麵前。

“你,真是該死!”m.

這幾個字,基本上是被他從牙縫中硬擠出來的,顯然已經怒到了極點。

尤其是見到陳馨臉上的淚痕、破碎的衣服說,更是讓龍五怒火中燒。

“跟他廢什麼話,弄死他!”

雷子也衝了過來,順手撿起了一條鋼管,便要朝孫銘的腦袋砸下。

“雷子哥,讓我來。”

龍五狠狠的說道:“不能讓他死得這麼輕鬆。”

說完,他一把拉住了孫銘的胳膊,用力一拉。

哢嚓!

一聲脆響,孫銘的整條胳膊竟然被龍五扯了下來,鮮血濺得到處都是。

“啊——”

孫銘愣了一秒種,這才發出了歇斯底裡的喊叫。

在龍五折磨他的時候,其他人也冇閒著,其他人早就已經被雷子等人給料理了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死定了!”

孫銘略微定了定神,強忍著劇痛說道:“秦少爺知道了……”

“閉嘴!”

龍五冇有讓他說下去,直接一拳,將他滿嘴牙齒打落。

劇痛之下,孫銘直接昏了過去。

龍五胸中怒火漸熄,連忙來到陳馨麵前。

“馨兒!”

他脫下外套,罩在陳馨身上,哽嚥著說道:“對不起,都是我不好!”

陳馨還沉浸在剛剛的痛苦之中,直到聽到這熟悉的語氣,這纔回過神來,一頭紮進了龍五的懷抱,痛哭不止。

葉九州也下了車,並冇有打擾二人,而是直接來到了孫銘麵前,三下五除二,便將孫銘的四肢全部踩斷。

在這個過程中,孫銘三次甦醒,又三次昏倒,整張臉都變得毫無血色。

“把他送到秦家,就當是見麵禮吧!”

葉九州沉聲說道。

“是!”

老七走了出來,拎起孫銘的一條腿,就像是拽死狗一樣把他拖了出去。

“大哥,讓我去吧。”

龍五說道。

“不要!”

葉九州還冇說話,陳馨已經拉住了他的胳膊,柔聲道:“五哥,你不要離開我。”

聽了這話,龍五的心一下子就軟了。

“放心吧,從今以後,我再也不離開你了。”

說著,他在陳馨的額頭輕輕吻了一口,而後望些了葉九州。

“把她帶回酒店吧,以後她就是自己人了。”

“謝謝大哥!”

龍五知道葉九州認可了陳馨之後,頓時欣喜若狂,連忙將她抱進了車裡。

從始至終,葉九州的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,不過脖子上爆出來的那一根青筋,卻分明說出了他心中的怒火。

華聯,實在是太過分了!

俗話說禍不及家人,他們竟然違反道義!

這簡直是自找死路!

雷子等人都冇有說話,但早就已經打定了主意,秦家、華聯,必須要得到教訓。

血的教訓!

一個小時後。

秦家大門口。

一輛吉普車匆匆駛過,從後備箱中滾出一個黑色垃圾袋後,便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門口的兩個保安互相看了一眼,便連忙跑了過去,打開袋子一看,嚇得腿都軟了。

“是銘哥,快,快去通知秦少爺!”

……

秦家大廳中,秦書豪正跟家主秦忠商量下一步的計劃。

這秦忠看起來年紀也不算大,不過頭頂已經冇有一根黑髮了。

“華聯互助會目前可是多事之秋啊!”

秦忠皺著眉頭,道:“華聯有幾大家族聯合主持,可最近幾個月,卻接二連三的出了事,尤其是莫家,莫家家主莫雄心為人精明,實力高強,可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完蛋了,實在是匪夷所思。”

“不止莫雄心為了,就連他手下的青幫十八舵也跟著覆滅了,這件事實在蹊蹺。”

秦書豪道:“看樣子對頭的實力很強,可是我派了很多人出去,一點線索都查不到。”

“既然查不到,就不要查了。”

秦忠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,道:“莫家的消失,對我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,以後再也不用看彆人臉色了。”

華聯的話事人共有四位,其中莫家勢力最大,主要原因還是青幫!

青幫要人有人,要錢有錢,一直都壓著其他三家。

秦忠甚至懷疑,莫家的覆滅,跟其餘兩家都有關係。

這種事,還是不要深究比較好。

“爸,你說的對。”

秦書豪道:“幾天之前我就已經開始招兵買馬了,那些青幫餘黨紛紛靠攏,我們的勢力跟之前相比,擴大了不止一倍。”

“吸納人纔是好事,但也不能太過招搖。”

秦忠道:“如果莫家真是其餘兩家乾掉的,那麼我們也可能成為下一個目標,所以這個時候,還是悄悄發展最為穩妥。”

對於這個兒子,他可以說傾注了所有心血,隻希望他以後能夠獨當一麵。

在這點上,他還是很有心信的,因為秦書豪辦事向來得力,而秦家又不缺錢,如今又接納了那麼多青幫的人,更加不會缺少人手。

恐怕用不了多長時間,整個華聯都會成為秦家的。

“爸,您放心,我心裡有數。”

秦書豪也早就已經有了計劃,甚至,華聯都不是他的終極目標,他還想走得更遠,也正是因為這樣,所以他才竭儘全力的跟愛麗絲打交道。

“你心裡有數就好了,青幫的那些人,也交給你安排吧。”

秦忠小聲說道:“可是莫家的衰敗,還是讓我百思不解,這件事你也不能放鬆。”

對於莫家的衰敗,他一連想了好幾種可能性。

是內訌?

顯然不是,因為莫家衰敗之後,青幫也就土崩瓦解了,並冇有誰得到了利益。

是華聯的其他兩位話事人?

也不像。

因為他派人觀察過,另外兩家也跟他一樣戰戰兢兢。

難道……

突然,他又想到了一種可能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