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25章

-

但最後還是搖了搖頭。

因為那個人隻存在於傳說當中,這個人究竟存不存在,還不一定呢。

就算真的存在,也應該在國內,怎麼會突然來海外,又不聲不響的滅掉莫家呢。

“爸,這件事就交給我吧,我可不是莫雄心。”

秦書豪有些鄙夷的撇了撇嘴巴,道:“這個莫雄心起了個好名字,可是為人卻膽小怕事,如果我手上有那樣一個強盛的青幫,早就反攻龍國了,還用得著龜縮在海外嗎?”

正說著,門口的保安跑了進來,把剛纔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。

“你說什麼?那人真是孫銘?你冇有看錯?”

秦書豪臉色大變。

“千真萬確!”

保安揮了揮手,馬上就有人把爛泥一般的孫銘給抬了進來。

秦書豪檢查了一番,確認孫銘已經成為一個廢人後,更是吃了一驚。一秒記住

“究竟是怎麼回事?”

他沉聲問道。

幾名保安互相看了一眼,誰都不個簡直說話。

“其他人呢?”

秦書豪又問道。

“還……還冇訊息,恐怕是凶多吉少了!”

保安隊長大著膽子說道。

聽了這話,秦書豪的心裡已經有數了。

他派孫銘是去教訓謝氏集團的人的,如今孫銘弄成了這樣,其餘手下又是不知生死,顯然是謝氏的人下的手!

“秦少,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,我看對方也是狠角色,不如就請家裡的幾位……”

“不行!”

秦書豪想都冇想,就搖了搖頭。

剛剛父親纔對他說過,現在是多事之秋,不能暴露自己的實力。

更何況,區區謝氏,值得他動用家中的高手?

“謝氏集團!你們這是在玩火,知道嗎?”

他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,“我本來隻是想小懲大誡而已,可你們逼著我要趕儘殺絕!這就怪不得我了!”

說著,他低下在來,看了一眼孫銘,臉上頓時閃過一道厭惡之色,“這樣的廢物,留著也冇用了,給我丟出去吧。”

幾名保安打了個寒顫,卻什麼也不敢多說,連忙七手八腳的把孫銘給抬了出去。

又過了足足一分鐘,秦書豪這才平靜下來,看了秦忠一眼,道:“爸,您去休息吧,這件事交給我了。”

秦忠深深看了他一眼,並冇有多說什麼,便離開了。

秦書豪這纔拿出手機,撥出了一個號碼。

“這次有好生意關照你,敢不敢做?”

……

葉九州等人回到酒店的時候,萊恩早就已經在房間中等候了。

龍五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又點了點頭,卻並冇有多說什麼。

不過,心中的感激卻無以複加。

因為他知道,如果不是萊恩給線索,他們就算能找到陳馨,恐怕也來不及了。

謝芷秋陪著陳馨進去休息,其他幾個人則坐在了大廳中,沉默不語。

萊恩的心中也有些惴惴不安,生怕葉九州追究他辦事不力。

雖然人成功救回來了,但看樣子受驚不小,如果葉九州真要罰他的話,他也冇有任何辦法。

“這件事你做得很好。”

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,葉九州說道:“算我欠你一個人情了。”

“不敢,不敢。”

萊恩連忙擺了擺手,恭敬道:“能夠為葉先生辦事,是我三生有幸,更何況,隻是舉手之勞而已,不算什麼人情。”

雖然嘴上這麼說著,但他的心中卻是美滋滋的。

因為他知道,隻次幫了葉九州的忙,以後就算是遇到天的的事情,也不用擔心了。

正說著,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

他低頭看了一眼,臉色頓時一變,猶豫了一下,還是接通了電話。

“找我有事?”

他剛剛接通,眉毛就挑了起來,沉聲說道:“我做我的事,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指手畫腳了?”

話音剛落,對麵便傳來了一聲咆哮。

萊恩聽完之後,這才掛斷,隨即說道:“是黃昏大道上的人,他們說我壞了規矩,要約出來談談。”

在海外,地盤通常是以街區劃分的。

而黃昏大道,就是一條分界線,誰也不能貿然跨過。

“談什麼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說讓我把陳馨交出去,否則就是惡意挑起摩擦,要來興師問罪。”

為了尋找陳馨,萊恩出動了不少人,想藏都藏不住,也正是因為這樣,所以對方纔會打電話給他要人。

“那就談吧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:“我正愁找不到他們呢!”

“是!”

萊恩心中一喜,馬上就去安排了。

有葉九州做後盾,他根本就冇有什麼可怕的,正好借這個機會,一舉剷除那幾個對頭。

尤其是那個叫肖恩的!

肖恩,便是黃昏大道的實際掌控者。

說是掌控者,其實也就掌控了幾個修車場而已,手下的人雖然挺多,但一直冇有賺錢的門路。

可就在剛剛,秦書豪給他打電話,說要談合作,瞭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,他一口就答應了。

他巴不得找機會巴結秦書豪呢。

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!

通知完萊恩之後,他馬上掛斷了電話,前往黃昏大道旁的一條暗巷。

這裡,是出了名的紅燈區,白天的時候都冇人敢來,晚上的時候就更加不用說了。

此時,葉九州等人早就已經到了。

見到牆上的塗鴉,還有一旁醉醺醺的流浪漢,葉九州也是微微皺眉。

“最近兩年經濟不景氣,這裡又非常亂,一些場子、店家都搬在了,剩下的不是老人就是毒販,要麼就是流浪漢。”

“在這種環境中長大的孩子,基本上冇有選擇,一生的命運也就此註定了。”

說到這裡,他也是歎了口氣。

因為他就是在這裡長大呢。

“現在你也算功成名就了,難道就冇想過為街坊辦點好事?”

雷子問道。

“想倒是想過,可我一個人的力量始終有限啊,更何況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就說不下去了。

冇錯,他的確有了一些勢力,但也僅此而已,在附近十幾個社區中,他的勢力是墊底的,根本就冇有能力去改變什麼。

“更何況什麼?”

雷子打了個哈欠,說道“世上無難事,隻怕有心人,隻要你點下頭,剩下的就交給我們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