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26章

-

聞言,萊恩的臉上一陣錯愕,好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正想著,車子已經停了下來。

而在街道的另一側,同樣站了一群人,一眼看去,恐怕至少也有三十多人,而且人數還在不停增加。

見到這個場景,他的心裡也有些打鼓。

他早就知道,這次絕對不止是見麵談談而已,所以來的時候提議多叫些人,可雷子說不用。

此時,就算是打電話叫人,也來不及了。

“萊恩,冇想到你真的敢來!”

肖恩帶著數十名手下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,笑道:“聽說你最近對我的地盤很感興趣,是不是覺得夜店不好做,也想來開個修理場?”

人人都知道,整條大道附近所有的修車場都是肖恩的地盤,他這麼說,顯然是要萊恩去跟他混。

冇錯,在眾多老大當中,萊恩的勢力最小,但不管怎麼說也是一方了大,怎麼可能去跟彆人混?

“我來這裡不是跟你磨嘴皮子的話,有話快說,有屁快放。”

本來,萊恩的心中還有些惴惴不安,可是當見到車中不動如山的葉九州後,心中的大石頭一下子就落地了。

隻要有葉九州在這裡,他就什麼也不怕,甚至連聲音都大了起來。

“看來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啊,敢這麼跟我說話,是不是我以前對你太仁慈了?”

肖恩盯著萊恩,一對綠豆眼中精光四射。

他手下的人的確很多,但可惜都是一些粗人,不像萊恩那樣,既懂經濟,又會經營。

他早就想去搶奪萊恩的地盤了,隻不過一直冇有機會而已。

不過轉念一想,還是大事要緊,便強壓住了心頭的怒火,道:“好吧,咱們倆之間的事情,以後慢慢再說,今天你從我地盤帶走了一個女人,交出來吧。”

頓了頓,又補充道:“還有酒廠中的其他幾個人,也都交給我吧。”

“真是可笑!”

萊恩冷哼一聲,說道:“我們之前說好的,黃昏大道是界限,那酒廠也是在大道之上,屬於中立的地方,什麼時候成你的地盤了?”

“我說是,就是,你有意見?”

肖恩撇了撇嘴,道:“隻要我願意,連你的街區,也能成為我的地盤。”

話音剛落,他手下的一眾混混便應和了起來,一個個張牙舞爪,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衝過來。

“那你倒是試一試啊!”

萊恩哼了一聲,道:“就怕你冇這個膽子。”

說這話的時候,他又不由自主的望了葉九州一眼。

就在這時,葉九州已經下了車,正把手機揣進兜裡,淡淡的說道:“把人給他吧。”

“什麼?”

萊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葉九州,什麼時候也會屈服了?

葉九州卻冇有理會他,直接走到了肖恩麵前,“你是秦家的走狗吧?”

聽了這話,肖恩頓時大怒。

他的確是為秦家辦事,他被人說成走狗,還是無法接受,尤其對方還是一個年輕的龍國男子。

“你是誰?”

他沉聲問道。

“奇怪?秦書豪不是讓你來找我的嗎?”

葉九州道。

一邊說,他一邊向前走,而肖恩則是一步步的後退。

“什麼……什麼秦公子?我根本不不知道你在說什麼!”

肖恩實在想不明白,為什麼對方人數這麼少,可身上卻有這麼強的氣勢,一種恐懼感不由自主的就從心頭冒了出來。

“好,你既然自投羅網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”

他穩了穩心神,使了個眼色,身後的三十幾人馬上衝了過來。

就在此時,雷子等人也動了。

他們因為陳馨的事情,每個人都心頭鬱悶,這下終於找到了發泄點。

冇有一句廢話,雷子帶了三個人,就如同虎入狼群一般撲了過去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……

摔倒之聲不絕於耳,中間還夾雜著一陣陣痛苦哀嚎的聲音。

不過一個照麵而已,就已經有七八名手下倒了下去。

肖恩臉色大變,連忙伸手入壞,等他的手再次出來的後,手心已經多了一把黑黢黢的手槍。

“你活膩了!”

說著,他就要扣動扳機。

“葉先生……”

萊恩想要提醒,卻已經來不及了。

就在他以為葉九州必死無疑的時候,詭異的一幕出現了,剛剛還站在那裡的葉九州,竟然突然之間消失了。

回頭一看,隻見葉九州已經來到了肖恩麵前,左手輕輕一捏肖恩的手腕,那把手槍便掉了下來,葉九州右手接住,隨即哢哢幾聲。

一隻手便把那把手機拆成了零件,而後又把裡邊的子彈一顆顆退了出來。

“這……”

肖恩嚇得麵無人色。

能夠徒手拆槍就已經很難了,更何況還是單手!

他還從來冇有見過如此恐怖之人。

“秦書豪?還是秦忠?”

葉九州淡淡的問道。

“你管得……”

肖恩之說出三個字,聲音便戛然而止,因為葉九州已經掐住了他的喉嚨,將他整個人舉了起來。

肖恩的臉瞬間脹紅,雙腳更是四處亂蹬。

“誰!”

葉九州手上加力,肖恩的臉直接就變成了紫色。

“秦……書……豪!”

肖恩再也忍不住了。

“果然是他。”

葉九州早就有所懷疑了,不過一定要他親口說出來,“他給了你什麼好處?”

“他說……他說欠我一個人情,還說犒勞我一百萬!”

“啪!”

葉九州怒極而笑,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,“老子就隻值區區一百萬?”

一百萬!

他剛剛出都的時候,暗花就已經超過千萬。

最後甚至上億。

現在呢?

秦書豪竟然隻用一百萬,就想買他的腦袋?

是不是欺人太甚了?

簡直不可原諒。

肖恩趁機喘了口氣,再回頭一看,血都涼了,隻見他的手下已經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,不知是生是死。

實在太可怕了!

這些人根本就不是人,而是魔鬼!

黃昏大道,什麼時候又冒出了這麼一股勢力?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他戰戰兢兢的問道。

“你還冇資格知道。”

葉九州將他放了下來,淡淡的問道:“你是想生,還是想死?”

此時,正值盛夏,但肖恩卻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