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29章

-

“是!”

秦書豪不敢多說,連忙快步離開,因為他知道,父親不是在跟他開玩笑。

其實,這件事根本就不用查。

因為他知道,是謝氏集團動的手!

隻是他想不明白,區區一個謝氏,初來乍到,哪裡來的這麼大膽子已經能力?

他實在想不通。

既然想不通,那就不想了。

總之,敢擋他的路,那就隻有死路一條。

想到這裡,他的眼睛中都冒出了紅光,就像一頭猛獸!

……

另一邊,謝氏集團的分公司,卻是門庭若市。m.

除了自己的員工之外,還有不少華商來捧場,可以說是高朋滿座。

“恭喜恭喜!”

“恭喜謝氏,走出了堅實的一步。”

“以後還請謝總多關照啊。”

……

幾個華商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。

這是真心笑容。

因為這十幾年來,他們迫於秦家的淫威,被迫每年都要繳納钜額的費用,早就讓他們苦不堪言。

可是,他們又不敢不交,畢竟附近幾個街區的混子,都是秦家的人。

可就在今天,幾個街區的人打來了電話,說不再騷擾他們了。

略一打聽,才知道是葉九州的關係。

這讓他們喜出望外。

隻要這些混子不來搗亂,他們就不再懼怕秦家了,一年下來,至少可以是損失數千萬美金。

幾年下來,那就是一筆天文數字了。

所以,他們第一時間跟秦家劃清了界限,然後站到了謝氏集團這一邊。

能夠在海外生存這麼多年,他們的嗅覺都很靈敏,知道誰纔是最強的那一個。

不過,他們的心中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惴惴不安。

生怕乾走了餓狼,又來了猛虎。

在他們看來,葉九州絕對不會白幫他們,說不定還會變本加厲,要他們繳納更多的費用。

可是,事已至此,他們已經冇有選擇的餘地了。

七八名華商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誰也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過了足足三分鐘,纔有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站了起來。

“葉先生,我們此次前來,一是為了道喜,第二,也是有一件事,想要向葉先生請教。”

“請說。”

葉九州淡淡道。

“我們想知道,葉先生跟華聯究竟是什麼關係?”

這一句話,也是在場許多人的疑問。

“冇有。”

葉九州回答得很乾脆,“謝氏的錢,是我們辛辛苦苦賺回來的,憑什麼要向華聯繳納?”

“其實,我們也不想繳啊!”

中年人歎了口氣,說道:“可是秦家放出話來,如果我們不交錢,就不再保護我們,我們也是冇有辦法啊。”

“真是可笑!”

葉九州撇了撇嘴,道:“你們有手有腳,為什麼要彆人保護?華聯之所以如此重要,不是秦家厲害,而是因為人!而這些人,就是你們,你們在哪裡,哪裡就是華聯。”

一聽這話,眾人茅塞頓開。

是啊,秦家一直做的,不過就是牽線搭橋而已。

他們幾乎什麼都不用做,隻要打個電話,撮合一些買賣,就能賺钜額中介費。

憑什麼?

憑什麼要經過他們的撮合?難道自己就不能聯絡了?

其實,這個道理他們都知道,隻不過見到其他人都繳納了費用,擔心如果自己不交的話,就會被針對。

誰也不願意做第一個反抗的人,長此以往,就隻能把秦家所壓迫。

如今,葉九州做出表率,他們也終於有所意動。

“葉先生,我有個不情之請!”

中年人沉吟了一下,說道:“我們想跟謝氏集團打成攻守同盟,至於錢的方麵,您說了算。”

雖然他們依舊不知道謝氏集團的底細,但其強大,卻是毋庸置疑的,否則,也不可能在一也之間,就挑掉那麼多社區。

隻要有謝氏集團做後盾,以後他們就再也不用畏懼秦家了。

不但能夠提起胸膛做人,更是少交納了钜額的費用。

如果謝氏集團要向他們收取費用的話,也冇什麼不可以,哪怕隻少一成,那也省下了一筆天文數字。

“我不缺錢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“可是葉先生……”

“我還冇說完!”

葉九州打斷了他的話,笑道:“我的意思是,大家互相幫助,可補其短,不存在從屬關係,自然也不需要什麼費用,我又不是吸血鬼。”

聽了這話,眾人都是吃了一驚。

互相幫助?

已經很久冇有聽到過這樣的話了。

如今的社會,都在各掃門前雪,誰願意平白無故的幫助他人?

同時,他們心中的驚喜也是無以複加。

因為葉九州答應了他們請求,而且不要任何費用。

“我們明白了。”

幾個華商互相看了一眼,都是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他們之所以在海外被人欺負,就是因為人少,而且還不團結,經常內鬥。

如果大家團結在一起,那麼華人不管走到哪裡,都能闖出一片天下。

交換了一個眼神,他們就把名片都拿了出來。

並且明言,隻要謝氏集團有需要,他們一定會竭力幫忙。

能夠脫離華聯,省錢是小事,關鍵是讓他們可以不用再仰人鼻息了。

尊嚴!

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!

做完一切後,就成華商就離開了。

他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辦。

那就是跟華聯徹底劃清界限。

那個吸血鬼組織,早就該完蛋了!

“老公,你知道嗎,這樣做,就等於向華聯宣站了。”

謝芷秋走了過來。

“我就是要向他們宣戰,而且要一勞永逸。”

葉九州在謝芷秋的手背上親親吻了一口,“我可冇那麼多時間,在他們身上虛耗精力!”

華聯就是一顆毒瘤,必須要除掉。

華商在海外生存本來就已經夠困難了,還要受他們的剝削。

憑什麼?

隻要將這顆毒瘤徹底清除,在外的華商才能夠真正的團結在一起,做出一番事業。

葉九州此舉,是為了謝氏集團好,更是為了廣大同胞謀福利!

聽了葉九州的回答,謝芷秋一點都不驚訝,甚至都有點躍躍欲試。

權威,本來就是用來被挑戰的!

謝芷秋雖然是一介女流,但骨子裡的倔強,卻一點都不比男人少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