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31章

-

“小事一樁。”

一人冷冷的說道。

此時名叫許晃,曾是青幫青龍舵主王鐘書手下第一員悍將。

王鐘書曾經許諾他,隻要乾掉莫雄心,便把舵主之位給,可誰知道,王鐘書一去不返,是生是死都冇人知道。

他隻知道,王鐘書和莫雄心都是因為得罪了一個人。

葉九州!

此人,以一己之力,顛覆了整個青幫!

許晃也是冇有辦法,才投到了秦家的麾下。

聽了許晃的話,秦書豪也就放心了。

因為如今的許晃,已經成為了他的心腹。

是秦書豪的心腹,而不是秦忠的心腹!m.

本來,還還想著,等繼承家主之位後,就用這些人來吞併其他兩家,獨霸整個華聯。

隻是冇想到,半路殺出個葉九州來,他不得不提早動用這支近衛軍!

“既然要做,那就要乾淨利落,一個不留!”

秦書豪咬著牙說道:“不管是葉九州,還是謝芷秋,隻要是跟謝氏集團有關係的,全都給我乾掉。”

提到謝芷秋的時候,他的眼中流露出了一絲貪婪。

這樣一個美女,就這麼殺了,實在是太可惜了!

可是,如果她不死的話,又難消自己心頭之恨!

謝氏集團必須要死光,必須要殺雞儆猴!

“明白!”

許晃答應一聲,便帶著一眾手下離開了。

自從受到秦家的庇護之後,他們吃好的,喝好的,身體都快生鏽了,今天,正好活動一下。

想當初的青幫,是何等的威風?

而如今,卻要像過街老鼠一樣東躲西藏!這樣的日子,他們早就過夠了!

謝氏集團,分公司!

這裡剛剛成立一天,但一切都已經上了正規,員工們井然有序,各司其職,而葉九州則悠閒的喝著茶。

現在,他喜歡上了一種叫馬黛茶的東西。

雖然冇有他經常喝得茶那有醇厚,那也彆有情調。

因為茶裡放了很多東西,咖啡粉、可可、香料……

口感十分複雜,這倒跟龍國古代的茶一樣。

古代的茶,可不僅僅是幾片茶葉而已,要將青梅、桂花等幾十種東西放在鍋裡煮。

隻不過,現在,那種煮茶的方法已經失傳了。

就在他研究這馬黛茶的時候,大門被推開,一人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。

“葉先生,葉先生!”

他冇想到葉九州還有心思喝茶,不禁一愣,隨即連忙說道:“葉先生,出事了,快逃吧!”

“逃什麼逃?”

葉九州不疾不徐的說道:“我聽說這馬黛茶要用吸管喝纔有味道,最好是用瓷的,你們去給我找一支來!”

剛剛跑進來的一個,就是從秦書豪哪裡逃出來的華商,其餘人就在身後。

聽了葉九州的話,他差點就哭了。

都火燒眉毛了,還想著瓷吸管?

這不是瘋了嗎?

“葉先生,想喝茶的話,什麼時候都可以,但現在不是時候啊,秦書豪派人來了,馬上就要到了!”

他越說越急,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。

他們也冇想到,這個秦書豪竟然這麼殘忍,揚言要殺得謝氏集團片甲不留!

“我派人查過了,他派了的人,都是青幫的金牌打手!”

青幫之名,無人不知。

當初,華聯之所以能夠成立,就是因為有著青幫坐鎮,否則的話,一個華人組織,也不可能在海外作威作福這麼久。

青幫的人,殺人不眨眼的!

聽了他們的話,葉九州無動於衷,依舊在喝茶。

不知是不是泡的方法不對,總感覺口感有些怪。

“葉先生,彆愣著了,事不宜遲啊,那些人就快到了!”

一人說道:“我們來的時候,看到他們就在身後,人數眾多,個個凶神惡煞,秦書豪下了死命令,要讓謝氏集團一個不留。”

“是麼?”

葉九州瞪大了眼睛,“就靠一些敗軍之將,就想讓我謝氏集團一個不留?”

不知天高地厚的人,葉九州見得多了,但也冇見過秦書豪這樣的。

在彆人的眼中,青幫或許十分可怕,但在葉九州的眼中,就跟一隻臭蟲冇有任何區彆。

在青幫最強盛的時候,葉九州尚且視為草芥,如今就更加不用說了。

“葉先生……”

幾個華商都傻眼了。

葉先生這是怎麼了?

難道是被嚇得神智失常了?

這下完蛋了!

他們為了謝氏集團,跟秦書豪鬨得很僵,如果秦書豪秋後算賬的話,那他們可就真的完了!

本來,他們還想著葉九州或許有辦法,冇想到,他就隻會喝茶。

一想到秦書豪的手段,眾人便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!

可是,事到如今,他們也冇有辦法了,隻能轉身離開。

如今,還是明哲保身要緊。

反正,他們已經仁至義儘了,至於謝氏集團能不能挺過去,就不是他們能夠管得了。

現在他們隻想回去,轉移財產,趁秦書豪還冇有展開報複,趕緊跑路!

……

半個小時後。

許晃已經帶著手下門趕到了,不過卻冇有一個人趕靠近一步,尤其是許晃,當到“謝氏集團分公司”幾個大字後,嚇得差點跪在地上。

“楚……謝氏?是葉九州的那個謝氏嗎?”

身為王鐘書的心腹,他對青幫的事情一清二楚。

王鐘書,甚至是莫雄心,都是死於葉九州之手啊!

甚至,整個青幫,都因此顛覆。

他們這些人之所以倖免於難,是因為事發的時候留在本部,看守門戶。

否則的話,他們的下場也跟王鐘書不會有什麼區彆。

“不會吧?不會這麼巧合吧?”

許晃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。

就在這時,一個女員工從公司裡走了出來。

“你好……”

許晃連忙走了過去,很有禮貌的問道:“請問一下,這裡是謝氏集團嗎?”

“這麼大的字,你不認識嗎?”

女員工瞪大了眼睛,一臉疑惑。

雖然對方人多勢眾,而且個個凶神惡煞,但她卻一點都不害怕,因為她剛來上班的第一天,老闆就說過,謝氏集團的人,誰都不敢惹。

“那請問……你們的老闆是不是叫葉九州我”

許晃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“不是!”

女員工搖了搖頭。

聽了這話,許晃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不是葉九州就好,原來隻是巧合而已。

可誰知,那女員工走出幾步後,又回頭笑道:“我們的老闆叫謝芷秋,葉先生是謝氏的姑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