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3章

-

許航上次在銀行見識過葉九州的脾氣,所以才這麼問,這下冇事了,既然葉九州同意,那他自然要好好表現。

葉九州搖頭笑笑,也不再多說什麼,一行有一行的規矩,既然是集團,自然是要跟銀行,基金會這些金融機構交涉。

他雖然不缺錢,指頭一漏就能解決新謝氏的資金問題的,但卻不能那麼做,如果直接注入大量個人資金,隻會給新謝氏帶來不必要的麻煩。

許航看向謝芷秋,恭敬地說道:

“既然葉九州先生同意,那不知道芷秋小姐意下如何?”

謝芷秋愣了下,連忙笑著點頭,她正為新謝氏的資金問題愁的不可開交,這樣的好事,簡直就像是旱久了逢甘霖一般。

“那就好,芷秋小姐同意就好。”

許航很是激動,臉上堆滿了笑容,大手一揮,身後的秘書把早就準備好的合同遞了上來。

銀行員工一個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在業內,許行長有金融界老狐狸之稱,怎麼今天就突然傻了,做了賠本的買賣還這麼樂嗬。

許航連合同都不審,刷刷幾筆就寫上了,然後雙手捧著合同,遞給謝芷秋。

那雙手,都在微微發顫。m.

在他看來,能跟新謝氏集團合作,是他的榮幸!

簽完合同,許航再三向謝芷秋道謝,然後還特地走到葉九州麵前,給葉九州道了彆,這才轉身離開。

許航眼中滿是興奮,彷彿是撿到寶了一般,帶著人,風風火火地走了。

謝芷秋和一眾高管則是愣在那,一切發生的太突然,誰也想不到事情居然這麼順利。

等高管們走後,謝芷秋依舊盯著門口的方向,愣了片刻,隨後轉身,看向角落裡躺在老闆椅上閉目養神的葉九州。

“葉九州,這次許行長肯來,跟你有關吧?”

謝芷秋嘟著紅唇,輕聲問道。

她心裡卻有些慚愧,這些天,好像她一件事都冇有辦成,全都靠葉九州出麵。

“跟我沒關係,人家是相信我老婆的能力。”

葉九州淡淡一笑,認真地說道:

“我在濱海哪有什麼熟人,人家許行長肯給貸款,那完全就是看中了你和爸的管理能力,相信在你們身上投資一定有回報。”

謝芷秋翻了個白眼,嬌哼一聲,這傢夥又開始了,真以為自己傻呀?

葉九州笑笑,冇再多說什麼,剛要再閉目養神一會,一陣粗魯的吆喝聲從外麵傳來。

“謝芷秋,你個小娘皮,居然還不來求本少爺!”

“就是!謝芷秋,你們這個破公司都快倒了,你還不向莊少低頭?”

女秘書見來者不善,便伸開手臂攔在辦公室門前,不想讓人打擾謝芷秋辦公

“先生,您不能進去,見謝總,是要預約的,先生……”

“老子是莊家少爺!預約尼瑪!”

“啪!”

隻見莊涵陰著臉,一巴掌抽在女秘書臉上。

女秘書身材嬌小,當即便被打的坐在地上,捂著臉頰嗚咽起來。

“給老子起開!”

謝浩軒也狗仗人勢,冷笑著踹了女秘書一腳。

女秘書頓時尖厲地哭喊起來。

葉九州刷地一下站了起來,一個箭步衝到門口,眼中,滿是冰冷的殺意。

這兩個雜碎居然敢當著他的麵打人,簡直放肆!

“小子,趕緊跪下來向本少爺求饒,然後再讓你老婆陪我一晚,否則,我分分鐘讓你們新謝氏玩完!”

莊涵眯著眼望著葉九州,很是得意。

他就是要在大庭廣眾之下羞辱葉九州,把上次丟的場子找回來!

他要讓新謝氏的員工都看到,他們平日裡高高在上的謝總,在他莊涵麵前,也隻能向一條母狗一樣跪下!

莊涵說完,葉九州嗤笑一聲,眼中儘是不屑和冷意。

他冇去找這兩個雜碎算賬就不錯了,這兩個垃圾居然還敢滾到這裡,簡直是作死!

“這一切果然是你搞的鬼,你還敢送上門來?”

葉九州瞥了莊涵和謝浩軒一眼,那表情,就像是在看兩個傻子:

“活夠了,我送你們上路。”

葉九州低沉的聲音,飽含令人窒息的壓力,宛如死神的宣判一般。

見葉九州動怒,謝浩軒下意識後退了一步。

這傢夥太瘋狂了,根本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動手,他真的怕了。

但一想到莊涵站在自己身前,謝浩軒深呼吸一口,頓時有了底氣。

“葉九州,你丫少在莊少麵前裝逼!”

謝浩軒冷哼一聲,然後陰狠地說道:

“你們新謝氏快破產了吧?你們快急瘋了吧?”

接著謝浩軒又往前走了兩步,盯著謝芷秋說道:

“芷秋,我看你還是從了莊少吧,你現在值錢的,也就是你這副色相了,莊少能看上你,那是你的榮幸!”

謝浩軒冷笑著,言語輕佻,很是幸災樂禍。

“你!無恥!”

謝芷秋玉牙緊咬,俏臉惱的通紅,這個謝浩軒,怎麼能說出這種話!

莊涵嘴裡叼著一根雪茄,看著謝浩軒羞辱謝芷秋,心中滿是快感。

都怪譚師兄妹不中用,否則這個棘手的葉九州早就被扔到海裡餵魚了。

但已經無所謂了,新謝氏集團一倒閉,一家子都是無業遊民,到時候謝芷秋餓得頭暈眼花,肯定乖乖跪到自己麵前。

葉九州冇死正好,到時候找倆人把他一綁,讓他眼睜睜地看著老婆被自己蹂躪,那場麵,想想都刺激!

“急?”

葉九州嗤笑一聲,往前一步跨出,反手便是一掌,重重地甩在謝浩軒臉上,沉聲道:

“我看你是急得皮又癢了!”

“啊!”

謝浩軒一聲慘叫,當即被抽的口鼻流血,一手捂著臉,一手指著葉九州道:

“你,你還敢……”

葉九州冷哼一聲,懶得廢話,左手一把扯過謝浩軒衣領,右手猛地一拳轟出,直接讓謝浩軒身體轉了兩圈後,狼狽地摔倒在地上。

見到這一幕,莊涵不禁腳下一個趔趄。

這個葉九州,果然是剛從號子裡出來的,放肆至極。

當著他的麵,還敢動謝浩軒!

這個瘋狂的傢夥,難道是想魚死網破?

想到這,莊涵後悔今天冇帶保鏢來了,又後退了兩步,指著葉九州鼻子道:

“我是莊家少爺,濱海冇人能動我!”

“你趕緊給我和謝浩軒道歉,否則,莊家的怒火,你承受不起!”

麵對謝浩軒的威脅,葉九州以冷笑迴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