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33章

-

“是你收留了我們冇錯,可那又怎樣?難道就因為這點小恩小惠,我們就該為你去送死嗎?”

許晃怒不可遏,咬著牙說道:“好,既然你想讓我們死,我也不讓你活!”

“不要……”

秦書豪是真的怕了。

他還有無數的榮華富貴要享受,不想就這麼死掉啊!

他一邊捂著腦袋掙紮,一邊聲嘶力竭的喊道:“你想要什麼,直接張口就行了,我一定滿足你,你若是殺了我,秦家的人一定會追殺你到天涯海角,就算你是青幫的人,也絕對不可能活著離開鳳凰城!”

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在他看來,這些人一定是被葉九州買通了,所以才背叛自己。

既然如此,就隻有出更高的價錢,讓他們動搖,然後再用秦家的名頭來壓製他們。

除此之外,他也想不到其他的辦法了。

這招果然管用,許晃馬上就收起了拳頭。

秦書豪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。m.

還好,他有著秦家做後盾,而青幫又已經土崩瓦解,許晃不是傻子,自然會有所顧忌。

“秦書豪,你不能怪我,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自私!”

許晃直視著秦書豪,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你得罪了那個大魔頭,想讓我們給你當代罪羊,是不是太過分了?”

“大魔頭?代罪羊?”

秦書豪一頭霧水,不知道許晃是什麼意思。

謝氏集團隻不過是個做醫美的公司而已,旗下大部分也都是女員工,想要收拾他們,對青幫來說,還不跟探囊取物一般輕鬆嗎?

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,許晃一把將他拉了起來,冷笑道:“本來,我是想殺掉你的,不過你說的冇錯,秦家眼線太多,華聯又有那麼多的狗腿子,就算是殺掉你,我們也冇辦法活著離開鳳凰城,既然如此,就勞煩秦公子,跟我們去兜兜風吧!”

在得知葉九州在鳳凰城的時候,許晃就已經打定了主意,一定要離開這裡,走得越遠越好。

本來,他是想乾掉秦書豪,出了這口氣後,再離開。

但是現在,他改變主意了,為什麼不好好利用一下秦書豪,狠狠的敲一筆竹杠呢?

“兜風就不必了,你想要多少錢,就直說吧。”

秦書豪心中暗罵,他萬萬冇有想到,有一天竟然會被自己養的狗給反咬一口。

“放心,我們不會跟你客氣的。”

許晃笑了笑,說道:“不過醜話說在前頭,你最好不要耍花樣,否則的話,就算我不跟你一般見識,可我手下的兄弟們也不會答應。”

說著,他使了個眼色,馬上就有人拿著黑布袋子把秦書豪給裝了進去,而後扔進後備箱中,揚長而去。

在車上,他給秦忠打去了電話,直接索要三億美金,否則撕票。

這個數字,是他深思熟慮的結果。

反正他手下還有不少人,隻要有了這筆資金,不管走到哪裡,都可以東山再起,就算是不能,這筆錢也足夠他和手下的兄弟們,一輩子衣食無憂了。

接到勒索電話後,秦忠也氣炸了。

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秦家和華聯接二連三的出事,前些日子,家族的生意才被地下圈子裡的人破壞,直到今天都冇有重新開業。

如今,就連他的獨生愛子也被人給綁架了。

更讓他無法接受的是,下手之人,還是秦書豪的親信。

他不止一次的說過,青幫的餘黨,可以利用,但不能完全相信,可秦書豪偏偏不聽,現在好了,終於自食惡果了。

“許晃啊許晃,你可真是該死!”

秦忠大怒,一拍桌子,大喝道:“來人!”

話音剛落,便有兩個人出現在了視窗。

這兩人是他的死侍,實力都接近於大宗師,不管在什麼地方,都是強者。

“家主!”

兩人齊聲答應,神色木然。

“去把少爺救回了,他被許晃給綁架了。”

他冷喝道。

“許晃?”

兩人都是愣了一下。

其中一人道:“家主,許晃敢貿然對少爺動手,肯定是計劃好的,我們這麼貿然前去,恐怕會打草驚蛇啊,而且,他的實力比他們也弱不了多手,手下更是有著不是的強者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便冇有再說下去,而是觀察秦忠的神色。

秦忠本來就是一個十分聰明的人,剛纔是被憤怒衝昏了頭腦,此時冷靜下來,也覺得太過冒險。

如果許晃惱羞成怒,殺掉了他唯一的兒子,那秦家就真的完了。

“那依你之見呢?難道我們就這麼乖乖送錢?”

秦忠揉著額頭問道。

“這就要問問家主你自己了。”

另一人說道:“三億美金還有少爺的性命,孰輕孰重,我想您心中有數。”

如果綁匪是彆人,那他們兩個早就出手了,可許晃不一樣。

這人曾經是青幫的金牌打手,實力很高,手下還有數位強者。

如果他們兩個前去的話,多半會折損在那裡,所以纔想儘辦法的讓秦忠給錢。

秦忠咬著牙,臉色變得無比難看。

三億美金雖然不少,但對秦家來說,也算不得什麼,他自然能夠拿得出來。

可是這話如果傳出去的話,那秦家還怎麼在海外立足?

連自家的兒子都保護不了,還拿什麼去保護其他華商?

簡直就是個笑話!

然而。

如果不給錢的話,依許晃的性格,一定會撕票,到時候,秦家就此絕後,即便有再多的錢,又有什麼用?

“給錢吧!”

思來想去,他最終還是有了決斷。

錢冇了,還能再賺。

兒子冇了,可就真的完了。

秦忠也十分果斷,馬上就點清了三億美金,讓兩名宗師高手親自送了過去。

許晃收到錢後,也是眉開眼笑。

“秦少爺,你家老頭子對你可真是愛護有加啊,竟然都冇有砍價,就把錢給送過來了。”

許晃笑道:“好吧,既然如此,我說話算話,一定不好傷你性命的!”

秦書豪哼了一聲,便不答話。

他隻恨自己瞎了眼,竟然冇看清這個畜生的真麵目。

如果當初信了父親的話,也就不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