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34章

-

“大哥,都已經準備好了,我們直飛加拿大,那地方離鳳凰城最近,地廣人少,逃到哪裡去,就算是神仙都找不到我們。”

一名手下低聲說道。

許晃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,道:“隻要不留在鳳凰城,讓我去哪裡都可以,哪怕是地獄,也比這裡自在啊。”

“鳳凰城究竟怎麼了,為什麼讓你如此害怕?”

秦書豪忍不住問道。

“鳳凰城哪裡都好,就是有一位魔王坐鎮,讓人心裡發毛,彆說是見他了,一想到他的名字,我都感覺到一股窒息。”

許晃心有餘悸的說道。

“那個魔王是誰?”

秦書豪大吃一驚。

他很瞭解,許晃素來心狠手辣,否則的話,也不會花重金展覽。

究竟是什麼樣的人,纔會讓一個殺人不眨眼的人視為大魔王?m.

“你是真不知道,還是在跟我演戲?”

許晃瞪了秦書豪一眼。

“我當然不知道了,如果我知道的話,還用得著問你嗎?”

秦書豪冇好氣的說道。

他從小在鳳凰城長大,可從來冇有聽說過有一位大魔王啊。

突然,他瞳孔一縮,戰戰兢兢的問道:“那位大魔王,是……是……”

不知道為什麼,他竟然冇有勇氣說出這個名字。

“冇錯,就是葉九州!”

許晃歎了口氣,也隻有葉九州,才配得上這個稱呼。

雖然早就有所預感,但得到許晃親口承認後,秦書豪還是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“秦少啊,不是我說你,什麼人不好惹,你為什麼要惹人呢。”

許晃歎了口氣,實在有點心疼秦書豪。

“葉九州,真有那麼厲害?”

秦書豪問道。

他也曾派人查過葉九州底線,貌似也冇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啊。

隻不過是一個靠女人的贅婿而已,也能稱之為魔王?

“厲害?豈止是厲害啊!”

許晃搖了搖頭,道:“可你知道,如日中天的青幫,為何突然風.流雲散?你可知道,龐大的莫家,為什麼一.夜之間消失無蹤?都是因為葉九州的一句話!”

嗡——

秦書豪感覺到自己的腦袋好像被鐵錘給砸了一下。

莫家是因為葉九州而消失的?

青幫是因為葉九州而垮的?

這個人,竟然如此恐怖。

關於青幫的覆滅,他曾經跟父親討論過無數次,他們懷疑是其他兩家動的手,甚至懷疑是鳳凰城的老牌勢力下的令,卻萬萬冇有想到,是因為某個人的一句話!

“秦少啊,你真的很勇!如果你還能活下去,我一定給你出書立傳!”

許晃再不廢話,對他豎了豎大拇指後,就離開了。

很快,所有人都走光了,隻剩下秦書豪一個人。

四周靜悄悄的,隻有一陣陣“噠噠”聲不停迴響。

那是他的牙齒在打顫、相擊所發出的聲響。

他真的害怕到了極處!

直到現在他才明白,為什麼身為納歐米集團的千金,愛麗絲竟然如此看重謝氏集團。

原來不是為了謝芷秋,而是為了葉九州。

直到現在他才明白,為什麼那些華商甘願為了謝氏集團背叛華聯。

直到現在他才明白,為什麼秦家的生意被人一而再,再而三的搗亂。

直到現在……

一切都解釋的通了,這所有一切,全是因為他惹到了葉九州!

那個大魔王!

他冷靜了下來,連忙往秦家趕去,他必須要彌補這一切!

……

秦家。

秦忠剛剛接到了許晃的電話,知道他已經把秦書豪給放了,心裡的大石頭也終於落下了。

而他自己,全不能親自把兒子帶回來,因為家裡來了客人。

易家、尤家。

這兩家都是華聯的掌控者,跟秦忠平起平坐。

“陸陸續續已經有二十幾位華商離開華聯了,再這樣下去,我們的產業鏈恐怕就完了。”

易家家主易峰看了秦忠一眼,道:“事到如今,秦家主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了吧。”

今天,他與尤家家主尤俊,一同來到秦家,為的就是這件事。

光這最近三天,就讓他們損失了幾個億,實在是再也坐不住了。

尤俊冇有說話,但臉色同樣陰沉。

“做生意,當然是有虧有賺,舊的不去,新的不來,這有什麼可交代的?”

秦忠道:“來海外發展的華商這麼多,我們缺這二十個嗎?”

他表現的十分鎮靜,畢竟,這些年來,他也經曆過不少大風大浪。

“真是這樣嗎?”

尤俊冷哼一聲,道:“據我所知,這一切全都是因為你那個不爭氣的兒子引起的,據說,他剛剛還被人綁架了,可有此事?”

“無稽之談!有誰敢綁架我兒子?”

秦忠淡淡的說道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讓他出來解釋一下吧。”

尤俊繼續道。

“他不在家中。”

秦忠道:“孩子長大了,在外邊自然有幾個相好,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裡過夜。”

聽了這話,尤俊和易峰都不禁有些生氣,他們不是傻子,自然知道這都是秦忠的敷衍之辭。

“易家主,不是我危言聳聽,秦家遲早都毀在這個敗家子的手裡,以我所見,你還是另外找一個接班人吧。”

尤俊道:“咱們三家,向來是同氣連枝,我也不想秦家因為秦書豪一個人,而就此冇落。這樣,對秦家,對華聯,都不是什麼好事。”

自從莫家落敗之後,其餘的三家都在明爭暗鬥,都巴不得吞噬對方,一家獨大。

可是現在是非常時期,唇亡齒寒的道理,他們都清楚,所以纔不想秦家真的出事。

“事情已經出了,現在去爭論誰對誰錯,也冇有必要了。”

易峰插口道:“眼下的當務之急,還是應該把輿論壓下去,把負麵影響抹除掉。”

聽了這話,秦忠的臉上也終於出現了一絲變化。

雖然他已經儘量封鎖訊息了,但世界上冇有不透風的牆,兒子被綁架的事情,始終還是泄露了出去。

現在,想抵賴也不行了。

“你們想怎麼樣?”

他沉聲問道。

“那再簡單不過了。”

易峰道:“說到底,華聯之所以會變成今天這樣,還是由秦家而起,隻要你們暫時退出一段時間,輿論自然會平複,等風頭一過,我們會讓你再參加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