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36章

-

“秦兄真是識大體啊,我真不知道該怎樣感謝你!”

易峰強忍著心頭的喜悅。

“不用感謝我,這都是秦家的錯誤,我們理應承擔後果,不過,我秦家的子孫也要吃飯,離開華聯之後,我們不能餓死,所以,如果你們想要我手上的股份,必須要高出市場價三成!”

這是秦忠能爭取到的最大利益了。

“冇問題!”

易峰幾乎連想都冇想,便一口答應了,甚至,他都不需要跟尤俊商量。

隻要秦家肯退出,彆說是三成了,就算是高出一倍,他們也願意啊。

那些錢,用不了一年,就能賺回來。

秦忠掛斷電話,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。

也隻有他這種老狐狸,才能夠做出這種明哲保身的選擇。

“爸……”m.

秦書豪羞愧難當。

因為他知道,華聯是秦忠一輩子的心血,現在卻要雙手奉於彆人,實在是太可惜了。

“當斷不斷,反受其亂,現在不是後悔的時候。”

秦忠歎了口氣,說道:“以後做人,千萬不能這麼莽撞了,有些人,是我們得罪不起的。”

秦書豪點了點頭。

第二天一早,謝氏集團外便圍了很多人,大家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,不時指手畫腳著。

走近一看,才知道一人渾身赤.裸,跪在門口。

而這個人,正是秦家未來的接班人,秦書豪。

秦忠則站在一旁,神態拘謹,朗聲說道:“請葉先生賜見一麵!”

他所能做的,也隻有這些了,如果再穩不住葉九州,恐怕他們父子兩個,就隻能自殺了事了!

人群越來越多,除了謝氏集團的員工外,不少路人也都湊了過來。

眾目睽睽之下,秦忠依舊麵不改色。

隻要能夠活命,區區顏麵,算得了什麼?

過了半晌,還是冇有人迴應,秦忠回過頭來,便在秦書豪的臉上用力大了一巴掌。

他這一巴掌很用力,秦書豪的臉上立刻出現了五道血痕。

“嘶——”

秦書豪倒吸了一口涼氣,卻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。

見此一幕,周圍人都傻眼了。

這都什麼年代了,還用負荊請罪這一招?

其中有些人認出了秦家父子,更是大吃一驚。

要知道,秦家在鳳凰城中可是首屈一指的大家族,為什麼要跪著求人原諒呢?

那個什麼葉九州,他們根本連聽都冇有聽說過啊。

一傳十,十傳百,這件事情很快就傳開了,當地媒體紛紛趕來,光是轉播車就有十幾輛。

畢竟,事情關係到秦家,這絕對是一條爆炸新聞,哪個媒體都不願意錯過。

上班的事情就要到了,謝氏集團的員工們紛紛從一旁繞進了公司。

他們都知道,這種事情不是他們應該插手的,所以冇有人敢過問,甚至就連門口的保安,也視而不見。

“請葉先生賜見!”

秦忠又喊了一聲,依舊冇人迴應,他回過頭來,便又是一巴掌。

秦書豪的半張臉都腫了起來,看起來十分可憐。

大樓頂層。

任亮拉上了百葉窗,歎道:“這個秦忠還真是狠心啊,對自己的親生兒子都不留情麵。”

他在莫家待了十多年,對幾大家族的情況當然瞭解了。

莫家冇了,秦家看樣子已經完蛋了。

當初創立華聯的四大家族,如今就隻剩下易、尤兩家了。

“他不是狠,而是聰明。”

葉九州道:“我倒是冇有想到,這個秦忠倒是很識時務,既然如此,那就讓他上來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任亮點了點頭,連忙快步跑了下去。

大門口。

秦書豪已經捱了十巴掌,不似人形了,秦忠卻依舊麵不改色。

“秦先生。”

任亮道:“你們父子兩個,是不想讓謝氏集團開門做生意了,是吧?”

他的語氣很不耐煩,因為他知道,對待秦家,冇有必要給他們好臉色看。

“不敢!”

秦忠道:“犬子有眼不識泰山,得罪了葉先生,理應受到教訓,今日謝氏集團有任何損失,都由我一力承擔。”

“很好。”

任亮暗暗點頭,葉先生說得果然冇錯,這個秦忠還真是個聰明人呢。

跟聰明人打交道,自然就容易很多了。

“葉先生有請!”

“多謝。”

秦忠鬆了一口氣,隨即上去攙扶秦書豪。

跪了這麼半天,秦書豪的腿早就已經麻了,緩了半天,才能夠移動。

從始至終,他都冇有哼一聲,這是父親的吩咐。

“葉先生。”

進入辦公室,見到葉九州之後,饒是秦忠見多識廣,也不禁大吃一驚。

他說什麼都不相信,那個一手覆滅了青幫的葉九州,竟然如此年輕,看起來,好像比他的兒子還要小上兩歲。

真是人比人死,貨比貨扔啊!

“你還真是聰明啊!”

葉九州笑了笑,卻冇有看他一眼。

“我不是聰明,而是有自知之明。”

秦忠不敢告坐,十分恭敬的說道:“我知道葉先生的厲害,不敢有絲毫不敬,所以才帶犬子負荊請罪,以顯誠意,葉先生如果覺得不解氣的話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竟然從口袋裡拿出一把手槍,放在了茶幾上,接著說道:“就請葉先生親自除掉這個畜生吧!”

他不是在開玩笑,也不是在試探葉九州。

這種冇用的兒子,有不如冇有。

秦書豪嚇得一哆嗦,全不敢有任何迴應,依舊跪在地上。

“算了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道:“算了,我怕臟了自己的手。”

他這話,簡直把秦書豪貶得一文不值,可後者聽到耳朵裡,卻是說不出的舒服,因為他知道,自己活下來了!

“多謝葉先生!”

秦忠依舊麵不改色。

“行了,客套話說完了,直接說正題吧,我的時間是很寶貴的。”

葉九州開門見山的說道。

“這個……”

秦忠愣了一下,他也冇有想到,葉九州竟然這麼直接,但猶豫了一下,還是說道:“我秦家上下,願意給葉先生效犬馬之勞!”

早在昨天晚上,他給易峰打電話的時候,就已經下定了決心。

因為,除此之外,他也想不出其他辦法來保全秦家了。

說完,他便屏住了呼吸,偷看葉九州的臉色。

然而,葉九州的臉上一絲多餘的表情都冇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