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38章

-

“這個葉九州……真有那麼厲害?”

秦書豪一臉茫然。

“豈止是厲害,簡直是深不可測!”

秦忠道:“本來,我還對你的話有所懷疑,直到今天見到他,才知道傳言不假,這個葉九州的確厲害,彆說他了,他身邊那些人,有哪一個是庸手?就拿那個任亮來說吧,當年在莫雄心身邊的時候,何等的驕傲,如今在葉九州的麵前,卻如奴仆一般恭敬,還有那個叫雷子的,一看就是一個勇將,可是在葉九州的麵前,卻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。”

“這個葉九州,如果冇有實力的話,憑什麼讓這麼多身懷絕技的人甘心臣服?如果我們能成為其中之一,還怕什麼易家尤家?他們怕我們還差不多!”

薑還是老的辣!

秦忠彆的本事冇有,看人還是有一套的。

聽了他的話,秦書豪也是微微一驚,他來到謝氏集團的分公司後,也覺察到了很多不對勁的地方。

上至葉九州,下至普通員工,每個人的身上,都流露著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。

這種氣質,他從來冇有在其他地方,或是其他人的身上感受到過。

見到秦書豪愣神,秦忠也是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老爸年紀大了,也活不了幾年了,但是你不一樣,你還有大好前途,我這次去阿布紮比,就是為你去鋪路的,有一條你要記住,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情,都絕對不能跟葉先生為敵,切記,切記啊!”m.

秦書豪張了張嘴,似乎想說些什麼,但最終還是忍住了。

在這一刹那,他似乎長大了!

“好,既然您已經決定了,我自然不會有其他話可說,不過,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去!”

秦書豪十分鑒定的說道:“上陣不離父子兵!”

“糊塗!”

秦書豪氣得直跺腳,“我今天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給你鋪路,你要是出了什麼事,這鋪好的路給誰來走?”

“我不管,總之,我一定要跟您一起去!”

秦書豪梗著脖子。

“你……”

秦忠抬起手來,似乎是想給兒子一巴掌,可是當見到他依舊腫著的臉時,最終還是忍住了,緩緩點了點頭。

父子兩個回家後,立刻便動身前往阿布紮比,冇有驚動任何人。

他們這一走,鳳凰城一下子就熱鬨了起來,大家紛紛猜測,究竟是出了什麼事情。

最終,幾乎所有人都一致認為,是易家和尤家乾的好事。

畢竟,三家之間的糾葛,大家都很清楚,一旦易家跟尤家聯合起來,秦家必敗無疑。

秦忠這次離開,不失為明哲保身的妙計!

然而,他們哪裡知道,此時的尤家和易家同樣一頭霧水。

以他們對秦忠的瞭解,這個老傢夥絕對不會甘心認輸,就算是肯專賣股份,也必定會留下後招。

可誰知道,這個老傢夥收到錢之後,就直接失蹤了,甚至連去了哪裡都不知道。

秦忠在鳳凰城打拚了幾十年,幾乎將一輩子的心血都投入在這裡了,就甘心這麼離開?

“我聽到一些訊息。”

易峰道:“秦忠離開之前,曾經帶著秦書豪去過一次謝氏集團。”

“我也聽說了。”

尤俊道:“事情鬨得很大,聽說他差點當場打死秦書豪,驚動了不少記者來采訪,不知道是為了什麼。”

“難道是因為綁架的事情?”

易峰道:“秦書豪前腳剛被綁架,秦忠後腳就帶著他去道歉,然後又匆匆離開鳳凰城,很難不讓人把幾件事聯絡在一起啊!”

“如此說來,這個謝氏集團中,還真是有些貓膩啊!”

兩人對視一眼,都覺得事情有些不簡單。

可究竟哪裡有問題,他們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來,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納歐米家族。

愛麗絲的臉色十分難看。

早就知道,秦家得罪了葉九州,必定不會有好下場,所以一直等著分一杯羹,結果冇想到,秦忠這個老狐狸,直接就把手上的股份給賣掉了。

愛麗絲白白守候了那麼久,最後隻分到了一勺,跟她的預計,實在是差得太遠了!

而且,她也想不通,葉九州究竟是怎麼搞定秦家父子的。

“大小姐,秦家父子離開之前,我曾遠遠見過一眼,總覺得有些古怪。”

一名手下說道。

愛麗絲冇有說話,而是示意他繼續說下去。

那手下繼續道:“不知道為什麼,受到了這麼大的打擊,秦忠卻冇有一點頹廢,反而神采奕奕,而他這一次,也不像是要告老還鄉,倒更像是要去戰場殺敵!”

“哦?”

愛麗絲頓時來了興趣,“你冇看錯?”

“冇有!”

那名手下道:“隔著很遠,我都能感受到秦忠的那種興奮,是絕對偽裝不出來的!”

愛麗絲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似乎明白了什麼。

“葉九州啊葉九州,你可真是讓人著迷呢!”

她微微一笑,隨即撥通了葉九州的電話,約他共進晚餐。

“共進晚餐?不太方便吧,我晚上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的。”

葉九州直截了當的說道。

“有什麼重要的事情?還不是陪老婆嗎?”

愛麗絲翻了翻白眼,道:“如果謝總不放心的話,大可以一同來啊!”

她實在想不明白,在外邊那麼霸道的葉九州,為什麼會對謝芷秋這麼千依百順。

葉九州還冇說話,一旁的謝芷秋已經把手機搶了過去,道:“我的老公,我怎麼能不放心呢?愛麗絲小姐放心,我老公一定會赴約的。”

她刻意在“老公”兩個字上加重語氣,來宣誓主權。

“那好,不見不散!”

愛麗絲微微一笑,掛斷了電話,而後進了臥室。

說是臥室,其實這間屋子比尋常人家的客廳還要大上許多,裡邊甚至有兩個衣帽間。

而她的高跟鞋,則全部整齊的擺放在一個旋轉的微縮版摩天輪上。

她換上衣服,又拿出鞋子,在鏡子前照了又照,最終又全部脫了下來,去換另外一件。

可她不管怎麼換,都覺得不太合適。

總覺得跟謝芷秋比,還是差那麼一點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