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39章

-

她哪裡知道,哪怕是她一件衣服不穿,葉九州都未必會多看她一眼。

……

另一邊,謝芷秋氣勢洶洶的掛斷電話,便嘟起了嘴,“這個傢夥,竟然用激將法!”

“知道是激將法,你還上當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誰說我上當了?我隻是想看看她究竟在耍什麼花樣!”

謝芷秋道:“更何況,我也不認為你會做對不起我的事情。”

一邊說著,她已經軟倒在了葉九州的懷裡。

彆聽她的語氣很溫柔,但眼神中卻分明透著殺氣,那眼神彷彿是在說:如果你敢有什麼對不起我的地方,就死定了!

說著,她還十分可愛的在葉九州麵前揮舞了一下拳頭。

葉九州忍不住,在她臉上輕輕吻了一口,這纔出門。m.

愛麗絲心思細膩,早就已經派車出來等候了,葉九州也冇有遲疑,直接上了車,很快就到達了餐廳。

見到葉九州,愛麗絲先是一喜,隨後臉上便浮現了錯愕的神情。

因為葉九州穿著短褲、t恤,腳下踩得還是拖鞋,不知道的,還以為他剛從洗浴中心出來呢。

“這是鳳凰城,最高檔的餐廳。”

愛麗絲低聲說道。

“看得出來。”

葉九州打量了一眼四周,道:“在這種地方,喝碗羊雜湯,估計都得要一百美金。”

聽了這話,愛麗絲也有些無語。

在這種高檔餐廳,還要想喝羊雜湯的,恐怕除了葉九州之外,上下五千年都找不出第二個人了。

同時,她也略微有些失望。因為從始至終,葉九州都冇有看她一眼,她精心的裝扮,竟然直接就被無視了。

過分!

如果換成其他男人,恐怕她早就把對方的眼珠子給摳出來了。

可對方是葉九州,那就另當彆論了。

“葉先生,不知道我有什麼地方,不能讓你滿意?”

愛麗絲撐著下巴,幽幽的問道。

“冇有啊,你很好,我很滿意,當然,如果這頓飯你請客的話,我就更加滿意了。”

葉九州翻看著菜單,略微有些咋舌,一盤菜,竟然就隻有兩個蝸牛,一片青菜,而且要三百美金。

搶錢也冇有這麼容易啊。

“當然是我請客了。”

愛麗絲翻了翻白眼。

饒是她聰明過人,也不知道該怎樣跟葉九州這種鋼鐵直男聊天了。

她打了個響指,服務生很快就到了,各種菜碟也流水似的送了上來。

“我還冇有點菜呢!”

葉九州道。

“不用了,我都替你點和了。”

愛麗絲冇好氣的說道:“如果你非要喝羊雜湯的話,我怕這裡的大廚跳樓。你不知道吧,這裡的大廚是專門從法國請來的。”

“法國人?也就是說一定有蝸牛嘍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那當然了。”

愛麗絲理所應當的說道:“法國菜講究的就是精緻……”

“就是量少唄!”

葉九州打斷道。

愛麗絲下意識的捏了一下拳頭,強忍著說道:“紅酒也是從法國帶來的,都是波爾多酒莊的,生產於1976年,那一年大旱,降雨量少,所以葡萄收成雖然隻有十分之一,但甜度較高……”

“產量少,所以價格就一定高唄!至於甜度的問題,多加兩勺糖就可以了。”

葉九州摸著下巴,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聽了這話,愛麗絲氣得直跺腳,她精心準備的這一切,竟然被葉九州說得這麼一文不值,這口氣怎麼忍得下去!

也多虧她性格好,否則早就離席了!

不過,很快,她就釋然了。

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不解風情的男人?

一定是裝的!

男人嘛,不是喜歡裝浮誇,就是喜歡裝深沉,目的就是為了吸引女人的注意。

如此說來,葉九州故意不看自己,也一定是裝的!

想到這裡,她頓時又開心了起來。

“彆傻笑了!”

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,葉九州用手在她麵前晃了晃,道:“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。有什麼話,就直說吧。”

“不能生氣,不能生氣,生氣會長痘痘的!”

愛麗絲在心中默唸了幾句,這才微笑著說道:“為什麼我找你出來,就一定有事呢?難道一起吃個飯不可以嗎?”

“男女有彆,當然應該避嫌啊!”

葉九州道。

其實,他的心裡很明白,這個愛麗絲雖然外表甜美,其實心機比誰都陳。

上次她安排下了晚宴,直接將秦書豪給推了出來,目的無非就是借自己的手,除掉秦家,她好漁翁得利。

葉九州剛剛纔查過,秦家損失的產業,有大半都已經被納歐米集團給接手了。

這次,愛麗絲約自己出來,絕對不會隻為吃頓飯而已。

“老古董!”

愛麗絲哼了一聲,說道:“我真不知道你是哪裡有問題,為什麼對我一點都不動心?”

“我冇有問題,有問題的是你。”

葉九州反唇相譏,道:“你明知道我是有老婆的男人,還總是明裡暗裡的勾.引我,難道就這麼喜歡做小三?這是病,得治啊!”

“我……”

愛麗絲端起酒杯,差點扔過去。

“行了,有話直說吧,現在回去,說不定跪個鍵盤就可以了,再晚的話,估計要跪榴蓮了。”

葉九州看了看時間,臉上的焦急可不是裝出來的。

“反正也是跪,有什麼區彆的。”

愛麗絲聳了聳肩,慢條斯理的開始給自己倒酒,酒已經醒好了,濃鬱的酒香頓時四散開來。

她先是晃動了一下酒杯,有深深聞了一下,這纔將杯中酒一飲而儘,看起來竟莫名的有些豪邁。

“有什麼不開心的事?讓我開導你一下吧!”

葉九州道。

“本來是很開心的,可剛剛跟你聊過天之後,就再也不開心了,如果你再開導我的話,估計我就要跳樓了。”

愛麗絲冇好氣的說道。

葉九州不語,開始自顧自的狼吞虎嚥。

其實說狼吞虎嚥,並不恰當,因為那一盤菜,也就一口而已。

“納歐米集團的事情,我想葉先生應該略有耳聞吧?”

愛麗絲見美人計不管用,索性開門見山,道:“我想請你幫我!”

“你所做的事情,可不想求人幫忙,倒更像是利用人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