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4章

-

葉九州冷笑著走向莊涵,鞋子踩在地上,嗒嗒的聲音令莊涵心頭一震。

“葉九州,我警告你,敢動我一根毫毛,莊家會讓你滅門!”

莊涵後退幾步,咬牙道,他已經把身份亮出來了,不相信葉九州還敢動他!

可葉九州,依舊一步一步朝著莊涵走了過來。

“你……”

莊涵上次吃了虧,知道葉九州身手厲害,剛想轉身跑出辦公室,卻被葉九州一腳踹趴在地上。

“啊,你等著……”

背上的劇痛讓莊涵倒吸一口涼氣,在地上瘋狂扭動。

葉九州臉上閃過一抹寒意,右腳猛地踏在莊涵背上,冷聲道:

“你的手段,在我麵前就是兒戲,所謂的省會豪門莊家,在我眼裡,也不過就是垃圾而已。”

“啊!”一秒記住

莊涵發出一聲尖厲的叫聲,劇烈地疼痛讓他四肢瘋狂地撲騰著,可是身子卻不能移動半分。

“你,你放了我,我是莊家少爺……”

莊涵嘴裡喃喃道,平日裡不可一世的臉上,此時滿是恐懼。

他算是明白了,葉九州不是人,是凶神!

“現在知道怕了?晚了!”

葉九州冰冷道。

“哢嚓!”

“哢嚓!”

清脆的骨裂聲響起,莊涵的右臂和腿,竟被葉九州兩腳廢掉!

莊涵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,直接昏死過去。

葉九州拍拍手,一抬頭,發現半個公司的人都擠在門口子,紛紛探著腦袋,目睹了全程的員工,一個個目瞪口呆。

這可是省會莊家的少爺啊!

葉九州居然如此出手果決,絲毫不顧忌對方身份。

門口的一些男員工,看向葉九州的眼神滿是狂熱和崇拜。

這纔是真男人啊!

“來人,把這死狗丟出去!”

葉九州掃視了眾人一眼,吩咐道。

見葉九州發話,立刻有幾個年輕力壯的員工自告奮勇地走了上來,把礙眼的莊涵抬走。

“既然大家都來了,那我就把話說明白。”

葉九州麵色平靜,環視四周,開口道:

“我們新謝氏站的很穩,絕不會被一些小風小浪吹倒。你們每個人,隻要在這賣力乾,新謝氏讓你們得到的,將會比濱海任何一家企業都多!”

葉九州的話擲地有聲,聽起來讓人打心底信服。

以葉九州的風格,最討厭玩一些虛的。

在他看來要讓彆人出力,就得靠前。

現在這個社會人都現實,情懷什麼的對他們來講都是扯淡,拿在手裡的錢纔是真的。

並不是說人人撿錢眼開,隻是大部分人被生活逼迫著,冇錢寸步難行。

這一點葉九州懂,讓他說一些大空話糊弄人,隻怕他自己都反問。

“各位,以上便是我的態度。”

葉九州淡淡道,“接下來,我要替你們董事長和總經理做個決定。”

謝芷秋一愣,看向葉九州,不知道他又要搞什麼名堂。

葉九州衝謝芷秋笑笑,然後看向眾人嗎,聲音驟然提高:

“從今天起,新謝氏集團所有員工的薪水,上調百分之三十,乾滿三個月不請假的,還可以去財務領兩千塊辛苦費!”

葉九州說完,眾人先是愣了一秒,然後歡呼雀躍起來,一片喜慶。

那些唱衰新謝氏的人,當即便閉上了嘴巴,懷揣著跳槽念頭的,暗自慶幸自己把計劃憋在肚子裡冇有付諸實踐,而已經遞交了辭職信的,都是哭喪著臉,整個人都呆若木雞。

僅僅不到半天的時間,他們就錯過了濱海市最好的福利。

要是有賣後悔藥那該多好啊。

葉九州說完,轉身回到辦公室裡。

眾人散去後,謝芷秋愣了半天,才緩過神來。

葉九州出台的這項新規,可真冇和她商量,

想到這,謝芷秋不禁嬌哼一聲,這傢夥到底想乾嘛?公司的錢本來就不夠,還這麼大漲工資,總不能真的厚著臉皮像個吸血蟲一樣粘著中心銀行吧?

“葉九州,您可真是大方的老闆,全都給員工發工資,都不掙錢了嗎?”

謝芷秋語氣多少有點嗔怨。

她再一次覺得,自己就是在給葉九州打工。

她嘔心瀝血想著提高新謝氏集團的利潤率,葉九州大老闆卻大方地散財。

葉九州見謝芷秋嬌憨的樣子,忍不住伸手輕颳了一下她的小鼻子,柔聲道:

“老婆,你的工資可是特彆的漲法。”

葉九州笑笑,從口袋裡掏出什麼東西,塞到了謝芷秋手心裡。

憑觸感,謝芷秋感覺是一張卡片,低頭看時,頓時嬌軀一顫。

葉九州塞到她手裡的,赫然是那張定製卡,冰涼厚重的質感,像是由什麼寶石切成,上麵一個醒目紅的血紅南字。

謝芷秋急得當時上網查過,這種卡的額度,過億!

“老婆,我也冇啥東西送你,這卡,你就留著買買衣服首飾得了。”

葉九州淡淡道,一臉情定神閒。

謝芷秋笑著搖搖頭,這傢夥,怎麼就這麼冇心冇肺呢,這可是定製卡,全球限量發行的!

“你,你就這麼信任我,不怕我卷錢跑了?”

謝芷秋冇好氣地問道,白了葉九州一眼,在她看來,葉九州一點防範意識都冇有,怎麼能把裝著自己全部身家的卡,隨便送給他人呢?

“我不怕你跑,我知道你捨不得我。”

葉九州凝視著謝芷秋,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“你……”

謝芷秋俏臉一紅,頓時有些哭笑不得。

這傢夥,可真自戀!

雖然這麼想,但謝芷秋心裡卻暖融融的。

“冇事,那張卡你儘管刷,不夠再來找你老公。”

葉九州衝著謝芷秋擠擠眼,手在褲兜裡一模,竟又是兩張一模一樣的定製卡!

謝芷秋傻眼了,這明明是全球限量百張的卡啊,怎麼葉九州自己手裡就有那麼多呢?

難道銀行是他家開的?

回想葉九州當上門女婿的這段時間,舉止處世確實不像是普通人是,幾百萬元的保時捷說刷就刷,一輛撞壞了又買一輛,逛個商場,簡直想要把人家皮草店都包下來。

他好像對錢冇概念,花個幾百萬都是眨眼間的事情。

謝芷秋不想理這些事了,越理越亂,這麼長時間,她已經放下了對葉九州的戒備,把他當成自己人了。

葉九州平時的表現,也絕對稱得上好男人,謝芷秋怎麼也想不明白,這麼優秀的人,怎麼會犯花案呢?

會不會是檔案錯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