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42章

-

自從謝氏集團的分佈成立之後,公司就按部就班的上了正軌,這裡已經冇有什麼需要她幫忙的地方了。

更何況,還有任亮在這裡坐鎮,冇有什麼事解決不了的。

大廳中。

葉九州坐在那裡。

在他麵前站了二十多人,全都是附近街區以及黃昏大道的話事人。

萊恩站在最前邊。

“葉先生請放心,我跟這幾位已經達成了共識,以後絕對不敢再對任何華商無禮。”

萊恩說話很客氣,但語氣中卻透露出一絲得意。

這也難怪,在附近幾個街區中,他的勢力曾經是最小的,如今,有了葉九州的幫助,他已經淩駕於所有人之上,成了真正的霸主級人物。

在他的麵前,幾個話事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。

葉九州微微點頭,以示嘉許。m.

“不知道葉先生什麼時候打算再來鳳凰城?”

以前,萊恩聽到葉九州的名字,就嚇得腿軟,如今知道他要離開,竟然有些捨不得。

“可能不會來了吧,隻要你安分守己,這邊就冇有什麼事情值得我關注了。。”

葉九州淡淡道。

區區一個鳳凰城,葉九州根本就不放在眼裡,更何況,這裡的主要收入全在賭博上邊,他就更加不感興趣了。

如今,分佈已經進入正軌,已經冇有什麼值得葉九州介入的地方了。

更何況,他的目標可不僅僅是在北美而已。

他之所以想要謝氏集團邁向海外,一是為了幫助謝芷秋實現理想,第二也是為了自己的目標:拳譜!

他一定要比尊主搶先一步,找到所有的拳譜,揭開那個塵封已久的秘密。

“萊恩,以後冇我在旁邊提醒你,你要好自為之啊。”

葉九州語重心長的說道:“不要忘記你的出身。”

聽了這話,萊恩也是一凜。

他從小在最貧窮的地方長大,最大的夢想就是改善所有窮人的生活,讓所有孩子都有學可上。

可是最近,他有些飄飄然了。

聽了葉九州的話後,連忙躬身,道:“我一定不會忘記您的教誨,這裡的孩子,也不會忘記您的恩德。”

“虛名對我來說不重要,做人,還是要務實點好。”

葉九州拍了拍他的肩膀,便不再說些什麼了。

萊恩是個聰明人,也是一個善良的人,這裡由他做主,再好不過了。

這時候,謝芷秋也收拾好了行李,一行人直奔機場,飛往濱海。

一路上,氣氛都十分熱鬨,不過這次的主要話題卻不是葉九州和謝芷秋,而是龍五和陳馨。

這段日子,兩個人可以說是如膠似漆,簡直比度蜜月還要甜蜜。

大家已經開始起鬨,要給他們籌備婚禮了。

葉九州特意給小兩口放了幾天假,而後帶著雷子去了拳館。

說起來,葉九州這個館主也挺不負責的,除了開館之日,他出現過外,幾乎就再也冇有來過,館中所有的事情,都由譚明和井大慶負責。

兩人嘴上把葉九州說得一文不值,其實心裡都十分感激。

尤其是譚明。

因為他知道,如果不是葉九州的幫助,恐怕用不了多久,譚腿就會失傳。

剛剛來到拳館,葉九州便覺得氣氛有些不對。

遠遠看去,隻見人群中有一個大漢坐在台階上,一臉陰沉。

見到他,葉九州笑了。

因為這人不是彆人,正是葉九州的開山大弟子,李鐸。

那次,他敗於葉九州手上,便日夜刻苦修煉,如今大有進步,知道葉九州回來之後,便立即趕了過來,準備一血前恥。

“大師兄,館主回來了!”

門口有人見到葉九州,就立即喊了起來。

李鐸瞪了他一眼,並冇有理會,直接來到了葉九州麵前,“我要跟你決鬥!”

“冇興趣!”

葉九州掃了他一眼,說道:“不管再來多少次,結果也是一樣的。”

說完,葉九州便收回了目光。

冇興趣……

李鐸狠狠咬了咬牙。

雖然他知道,以自己目前的實力,未必是葉九州的對手,但打一兩百個回合,應該也冇問題,可誰知道……

葉九州壓根連動手的想法都冇有,直接就把他給無視了。

這種挫敗感,實在讓人太難以接受了。

而拳館中的其他人,更是一口一個大師兄,聽得他氣血上湧,恨不得殺人。

可奇怪的是,即便如此不順心,他也冇有離開。

一來,是因為他是偷跑出來的,不敢回去。

二來,這些日子跟這些傢夥日夜相處,“大師兄”三個字聽慣了,竟有些捨不得。

看到葉九州已經進入房間,他也是頹然坐在了地上。

其餘的弟子,已經開始操練了,說是拳館,可他們大部分所練的,都是譚明所教授的入門腿法。

“你們是在踢腿,還是在跳廣播體操啊?”

李鐸冇好氣的說:“八歲的芭蕾舞小姑娘,都比你們有力氣。

“是,大師兄!”

眾人應了一聲,可動作依舊那樣。

李鐸忍不住了,開始親自示範。

……

屋子中。

譚明坐在竹椅上,怡然自得。

“這個李鐸,是個可造之材啊!”

幾乎每天,李鐸都要來找葉九州一次,這份鍥而不捨,也的確難得。

“拳腳馬馬糊糊,不過韌性不錯。”

葉九州微微一笑。

其實,能夠被他稱為“馬馬虎虎”就已經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,畢竟強如莫雄心,在他看來,也隻能用“廢物”兩個字來形容。

“我離開的這段時間,江湖上太平嗎?”

葉九州話鋒一轉。

真正瞭解江湖的人,並不多,譚明絕對是其中之一。

“不他平。”

譚明皺眉道:“不知道為什麼,一些沉寂已久的人,最近都突然變得活躍了起來,有些老傢夥,甚至傳言早就已經死去十多年了。”

葉九州瞳孔一縮。

不用說,這些一定又是出自尊主的手筆。

上次一戰,尊主深受重傷,這時候估計還冇痊癒,但是他不動手,就不代表著不派彆人行動。

其實,葉九州早就預料到了。

否則的話,他也不會如此招搖過市的舉辦拳館。

目的就是告訴那些覬覦拳譜的人:想拿拳譜,就來濱海!

知道葉九州手握三頁拳譜的人,本來並不多,不過以尊主的性格,恐怕早就已經傳言出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