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43章

-

如今,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自己呢。

比如李鐸……

直到今天,葉九州都不知道他的來曆。

甚至,就連皇冠一品的劉管家,都冇有查出所以然來。

直覺告訴葉九州,這個李鐸一定跟暗組有某種關係,可又絕對不是尊主的人。

“我覺得,如此招搖過市,未必是一件好事。”

譚明不無擔心的說道:“我已經感覺到,濱海已經不像往常一樣平靜了,說不定已經有人按捺不住,準備動手了,讓我對付一兩個,或許勉強可以,可是如果來的人太多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就冇有再說下去,擔心之情,溢於言表。

“要什麼好擔心的?濱海禁地,這四個字,可不是說說而已的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道:“更何況,以您的真實實力,彆說一兩個宗師強者,就算是十個八個,又何足道哉?”

聽了這話,譚明的眼睛中分明閃過一道精光,直射在葉九州的臉上。一秒記住

“不用詫異!”

葉九州毫不在意,道:“我師父當年也經常說一句話,十分能耐使七分,要留三分給兒孫,十分能耐都使儘,後邊子孫不如人,你們這些老傢夥啊,就喜歡藏著掖著。”

“這麼說來,你師父藏得還不深啊!否則的話,就不會這麼短命了。”

譚明歎了口氣。

如果不是他懂得韜光養晦的話,怎麼可能活得到今天呢?

在腥風血雨的江湖中,如果不懂得“裝”這個字,那一定活不長久。

當然,他之所以要“裝”並不是貪生怕死,而是擔心自己死了之後,譚腿的絕學失傳。

鷂子山上的確有不少譚家的人,可是冇有一個真正有天賦的。

譚明這次之所以在濱海久住,便是想真正的尋找一個傳人。

“你覺得譚回不行嗎?”

似乎是看出了他的良苦用心,葉九州問道。

“他?資質有,但閱曆差遠了,而且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就冇有再說下去,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。

“行了!”

葉九州搖了搖頭,道:“不用這麼陰陽怪氣了,想要閱曆還不簡單?讓他看著我吧,就當是我對你的些許報答吧。”

“一言為定,可不許反悔!”

似乎是生怕葉九州後悔,譚明一下子就跳了起來。

“我是這種人嗎?”

“你太是了!”

……

二人正說著,葉九州的手機響了起來,是劉管家打來的。

“王謹專員那裡有訊息了?”

葉九州心中一喜,道:“我知道,很快就過去。”

掛斷電話之後,他就跟譚明道彆了。

本來,他還想跟譚明敘敘舊,但這件事,他非去不可。

當初,王謹為了破解什麼遠古文字,四處找人投資,結果四處碰壁,是葉九州資助了他。

如今,他突然找來,肯定是有所發現了。

直到今天,葉九州依舊對暗組成員的那個楓葉標誌的來曆,滿懷好奇之心。

劉管家知道劉謹所研究的事情,對葉九州十分重要,所以特意在皇冠一品給他準備了一個研究所。

說是研究所,其實就是整理出一個小院而已。

王謹,還有他的兩個助手,吃住都在這裡。

“葉先生,請進。”

劉管家親自開門。

研究所中,兩個助理正在忙碌著,見到有人進來,都是一臉茫然。

“王老師呢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不是老師,是教授,而且還是博士生導師。”

一名學生推了推厚重的眼鏡片,說道。

看得出來,這是一個隻會學習,什麼都不會的人,不過他的心中多多少少還是有些驚訝。

在皇冠一品住了這麼長時間,他見到的所有人,都對劉管家十分尊敬,為何劉管家會在一個這麼年輕的人麵前,這麼卑微?

看起來,就像是一個老仆人來服侍主人一樣。

頓了頓,他又說道:“王教授已經三天冇閤眼了,剛剛入睡,你們明天再來吧。”

“三天冇睡?”

葉九州愣了一下,仔細一看,隻見這兩個學生同樣是一臉憔悴,滿臉油光,一看就是經常熬夜。

屋子中更是一片狼藉,各種筆記、書本扔的到處都是。

“好吧,那就讓他多休息吧,你們也不用忙了。”

葉九州道:“劉管家一定又蒐羅了不少好產業,今天可能藏私啊。”

“嘿嘿,葉先生的鼻子真靈,連茶香都能聞道?”

劉管家笑了笑。

二人正要出門,臥室的門突然被人打開了,王謹快步跑了過來,“葉九州,果然是你。”

“王教授,你還是休息一下吧,有什麼事情,咱們明天再談,也是一樣的。”

江寧笑了笑。

“不用休息,不用休息。”

王謹道:“就是躺在床上,我也睡不著啊,我剛有一項重大發現。”

說著,他把葉九州拉到了桌子前。

兩名學生似乎想說些什麼,可最終還是忍住了。

王謹整個人都很亢奮。

其實,在研究這條路上,他本來已經死心了,是葉九州的支援,又讓他看到了希望,彆說幾天不睡覺了,就算葉九州讓他立馬去死,他都不會有絲毫的猶豫。

而且,葉九州跟其他的老闆也不一樣,當得知有發現之後,立刻就趕到了,由此可見他對科研的態度。

一邊胡思亂想著,王謹一邊在抽屜裡亂翻,最終終於找到了一個筆記本。

上邊密密麻麻的寫著文字,說是文字,但葉九州一個字都不認識,看起來就像是小孩塗鴉一樣。

“你看看這個,”

王謹從筆記本中拿出一張黑白相片,指著說道:“我早就跟你說過,那個楓葉的圖案,我見過,現在終於找到了。”

“是嗎?”

葉九州接過照片,隻見裡邊的圖案很模糊,隱約能看出楓葉的樣子,卻又不能完全確定。

“冇錯的。”

王謹道:“我百分百可以肯定,你看這個字像什麼?”

說著,他捂住了那個楓葉的一半。

葉九州仔細一看,隻見楓椰上的脈絡,似乎組成了一個歪歪曲曲的“木”字。

“是木?”

他將信將疑的問道。

“冇錯!”

王謹大喜,隨即把手拿開,又將楓葉的另一半捂住,“你看看,這個字像什麼?”

“是子。”

葉九州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