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44章

-

“對了!”

王謹手舞足蹈,道:“木和子,組合起來,不就是一個李字嗎?”

“李?”

葉九州的瞳孔驟然一縮。

“對,就是趙錢孫李的那個李。”

王謹十分鄭重的說道。

葉九州冇有說話,但神色卻無比專注。

每個暗組成員的脖子上,都有一個楓葉的標誌,而暗組又由尊主背後的世家所掌控。

偏就這麼巧,這個楓葉又是一個“李”字。

如此說來,尊主背後的那個隱秘世家,就應該姓李了!

李……m.

李鐸?

一瞬間,葉九州已經想到了很多。

“王教授,這件事說大不大,但說小不小,你可以確定嗎?”

葉九州鄭重的問道。

“在考研工作中,從來就冇有百分百的事情,比如,我們發現了恐龍的完整化石,可它究竟長什麼樣,卻無從得知,隻能猜測,不過,對於這件事,我可以說,十拿九穩。”

王謹推了推眼鏡,也十分的認真。

他是做學問的,絕對不會胡亂說話,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慎之又慎。

更何況,葉九州為這項研究付出了這麼多,他自然也不會信口開河。

葉九州點了點頭,道:“這件事幫了我大忙,您好好休息吧,身體纔是革命的本錢啊!”

說著,他看了一眼旁邊的兩個學生,早就已經站著靠牆睡著了。

王謹本想說不累,可當見到兩個學生的樣子後,還是忍住了。

葉九州道:“目前,研究已經做出了很大的突破,以後的事情就不用著急了,你先休息一段時間,我派人給你準備真正的研究所,還有助手。”

“不用了吧。”

王謹道:“這裡已經很不錯了。”

“一定要的。”

葉九州道: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有一個好的工作環境,也有助於你的研究工作啊。”

見到他這麼說,王謹也就不再推辭了。

離開研究所後,葉九州也就打算回去了,隻是在上車前,把劉管家叫到了身邊,“老劉,那兩個學生,就交給你了,看住了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老劉道。

進入研究所後,他就注意到,葉九州多看了那兩個學生幾眼,就已經猜到其中有問題了。

如今葉九州這麼說,顯然是有所懷疑了。

其實,這也難怪,畢竟人心叵測,而王謹所研究的事情又這麼重要,難免彆人會有想法。

曆史上,被人揹叛、出賣的科學家、學者,可是數都數不過來。

之後,葉九州便上車離開了。

另一邊,龍五放了假,心情自然高興,特意跟著陳馨回了一次家,本該歡歡喜喜纔對,可是在離開陳馨家時,兩個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。

尤其是陳馨,似乎剛剛哭過。

龍五則是不發一言,把油門踩到了底,任由汽車在公路上飛速行駛。

一路上,紅燈都不知道闖了多少個。

“五哥,你彆生氣,我哥哥不是那個意思,他……”

陳馨充滿憐惜的看了龍五一眼,道:“不管他同意不同意,我這輩子跟定你了。”

“我不是生氣,而是為你感到不值啊!”

龍五摸了摸她的手,道:“那可是你的親大哥啊,可你聽聽他說的話?他有把你當成親人嗎?就算是麵對一個陌生人,也不應該這麼刻薄吧?”

他這次陪陳馨回家,一是為了探親,第二,也是見家長,他甚至連聘禮都準備好了。

可他說什麼都想不到,見到許久不見的女兒,她的家人竟然如此不近人情。

“他……”

陳馨的眼淚掉了下來,心中也是舒不出的委屈。

她好不容易纔逃離魔窟,回到了家,本來以為全家人一定都高高興興,可誰知道,她大哥開口就問,準備出多少錢的禮金。

那口氣,根本不是要嫁妹妹,而是賣人!

在他的眼中,似乎他的妹妹就跟一件貨物冇有什麼區彆。

龍五當時就火了,如果不是陳馨攔著,早就把那個傢夥打殘了。

他那個大哥又把矛頭對準了龍五,開口就問他乾什麼的,一個月賺多少錢,當得知龍五是個保安後,更是滿臉鄙夷,難聽的話說了一大堆。

而陳馨的父母呢?

從始至終都冇有說過一句話,就像一個外人一樣冷漠。

一家人的態度,讓陳馨後悔回到了這個家。

她的大哥名叫陳清,是附近有名的無業遊民,整天遊手好閒,不務正業。

此時,他正在門口講著電話,一張嘴就破口大罵,“你辦事還能不能靠點譜了?你不是說去海外賺大錢嗎?你不是說一年回來一次嗎?怎麼這才幾天,我妹妹就回來了,而且一毛錢都冇有?”

他的心裡很不痛快。

他就本來就很窮,唯一說得過去的,就是妹妹長相不錯,所以他做夢都想從妹妹那裡想辦法撈點好處。

結果冇想到,她的妹妹倒是帶回一個男朋友,卻是一個當保安的。

保安?

一個月能賺多少錢?

就算是在大酒店,恐怕四五千也頂天了。

這點錢夠乾什麼?

一想到這裡,他就怒不可遏,揮手就把門口的花瓶給砸了。

他的父母就在旁邊,可一句話都冇說,因為老兩口都覺得,這是他們虧欠兒子的。

老兩口都是下崗職工,冇有什麼積蓄,甚至連孩子結婚的彩禮都湊不出來。

所以,對這個孩子,老兩口都是處處忍讓。

“行了,時間不早了,早點休息吧,隔壁王阿姨介紹了個工作,要不你去……”

“不去。”

母親的話還冇說完,陳清就把嘴一撇,道:“我不可能打工的,這輩子都不可能,我要給妹妹找個好女婿,等收了彩禮,再自己做生意。”

“我看那個小夥子,聽不錯的。”

母親小聲說道。

“一個保安而已,有什麼不錯的?妹妹就算跟了他,還不得一輩子受苦?他就是說破大天來,拿不出兩百萬的彩禮,我都不可能同意這門婚事。”

陳清冷哼一聲,說道。

“兩百萬?”

母親吃了一驚,“你妹妹雖然長得漂亮,但又不是天姿國色,誰願意拿兩百萬來娶啊?我尋思,給她找個老實本分的人,就可以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