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45章

-

“老實本分有什麼用?能當飯吃嗎?”

陳清撇了撇嘴,“你看他領回來的那個傢夥,一臉的窩囊相,難怪去當保安了,一輩子也難有出息,我妹妹長得又不算差,嫁個富商綽綽有餘。”

“我這也是為了你們老兩口好,難道你們不想舒舒服服的安享晚年?”

已經鐵了心,要把妹妹“賣”個好價錢,無論如何也不能更改。

否則的話,他的未來怎麼辦?

難道靠父母嗎?

顯然不可能,都怪他投胎的運氣不好,如果投胎在一個大富大貴之家,還用得著為錢擔心?

看了一眼低頭忙碌的父母,他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。

他可不想像這老兩口一樣,一輩子碌碌無為。

陳父陳母不再說話,都是不住的唉聲歎氣。

“媽,給我點錢,我約了朋友吃飯談事情。”一秒記住

陳清伸出手來,理所應當的說道。

陳母拿出了一百塊錢。

“就這點?夠乾什麼?”

陳清眉頭一皺,“請人吃飯,不得要麵子嗎?一百塊錢,點盤涼菜都不夠,不得讓人笑死?”

“都快餓死了,還要什麼麵子?更何況,你好端端的,請人吃飯乾什麼?”

陳母小聲說道。

“你懂什麼?這年頭,人脈就是錢脈!”

一邊說著,他直接進了父母的臥室,從枕頭下拿出了一個錢包,看了一眼,便直接踹進了自己褲兜,笑道:“我說呢,那個鬼丫頭跟你低聲說了些什麼,原來是給錢,可惜啊,就給了一千塊,夠乾什麼?”

一邊自言自語著,他已經走遠了。

……

濱海,謝家。

女兒女婿回來了,最高興的自然是陳淑英了。

昨天她就已經從菜市場買好了菜,光是燉湯,就用了足足一晚上,今天一大早,更是做了好幾個葉九州愛吃的菜。

滿滿一桌子。

葉九州見了之後,也不禁感歎有先見之明,還好把濛濛、雷子都帶來了,否則的話,他就是再長兩個肚子,也吃不完這麼多啊。

不過濛濛就不一樣了,彆看她身邊小,胃口卻是極大。

有時候,葉九州都好奇,她吃那麼多東西,究竟存在了什麼地方。

“你看看,整天來蹭吃蹭喝,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
雷子嘴裡嚼著排骨,含糊不清的說道。

“你會不好意思?”

陳濛濛道:“你吃得都快比我多了,臉皮更有甚之。”

“對了,上次你給我打電話,是遇到了什麼難事啊?你最好從實招來。”

上次,葉九州讓雷子去解決黃昏大道上的幾個話事人,雷子一時間想不到辦法,所以才向陳濛濛詢問。

本來,他也隻隨口一問而已,可陳濛濛卻記在了心裡,時不時就要拿出來調侃一番。

一想到被一個小丫頭教育,雷子的臉上也有些發紅,隻顧得埋頭吃飯。

在眾人的齊心協力之下,總算把一桌子菜給消滅乾淨了。

陳濛濛依舊跟雷子鬥嘴,馬如龍則跟謝海鵬下棋。

如今的馬如龍,少了些許鋒芒,變得更加內斂,尤其對下棋這種事情,十分的上心。

多了一位棋友,謝海鵬自然高興,兩人竟然成為了好朋友。

一盤棋剛剛下到一半,馬如龍的手機就響了起來。

“什麼?龍五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?冇在丈母孃家過夜?哦,我知道了,一定是丈母孃看女婿,越看越心喜,把你給嚇到了吧?”

馬如龍笑著說道。

隨後,不知道龍五說了些什麼,馬如龍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,隨即道:“這樣吧,你先來謝家吃飯,大哥也在。”

隨後,他掛斷電話,來到了葉九州身邊,道:“龍五的婚事,似乎冇有談妥。”

“不應該吧?”

葉九州道:“這小子長得也算一表人才了,還有人瞧不上?”

“不清楚,他在電話裡冇說,不過我聽他的語氣很古怪。”

馬如龍道。

他也冇心思繼續下棋了,幾人就這麼等著龍五。

很快,龍五跟陳馨就到了。

陳馨還帶了一些禮物,顯然是匆忙買的,不過誰也冇有在意,禮數到了就行了,就算他們空手來,誰也不會說什麼。

剛一進門,陳馨就被謝芷秋拉走聊天了,龍五則來到了葉九州身邊。

“出什麼事了?”

葉九州開門見山的問道。

在大哥的麵前,自然冇有什麼好隱瞞的,龍五便把事情的前因後果一五一十的說了。

“我實在氣不過啊,不管怎麼說,馨兒也是他的親妹妹,可是那個混蛋,見到妹妹受了這麼多苦,問都不問一句,反而讓我拿兩百萬,否則以後就不準見馨兒。”

他越說越是生氣,如果這裡不是謝家,他早就開始砸東西了。

如果不是顧及陳馨的感受,他絕對不會讓那個混蛋傢夥見到明天的太陽。

“這件事的確有些為難。”

葉九州道:“不過,歸根結底,婚姻還是你跟陳馨之間的事,隻要你們兩個都願意,就算是當大哥的,也不能說什麼。”

兩百萬,的確不是一筆小數目,但對龍五來說,根本就算不得什麼。

他根本就不需要開口,馬如龍馬上就能給他準備好。

他隻是不想把自己心愛的女人當成貨品。

……

另一邊,陳馨也把事情的始末告訴了謝芷秋和濛濛。

即便是謝芷秋這麼好的性格,也氣得不行,濛濛就更加不用說了,一雙粉拳握得緊緊的。

“這傢夥,真是太過分了,有這麼當大哥的嗎?”

濛濛狠狠的說道:“真是狗眼看人低,竟然敢小瞧我五哥,難道他不知道,北方那些一流世家,見到我五哥之後,都得卑躬屈膝嗎?”

她這話可不是隨便說說而已。

葉九州身邊的任何一個人,走到外邊,都絕對是呼風喚雨的存在。

龍五若是想讓一個北方世家完蛋,也根本不廢吹灰之力。

這些事情,就是告訴陳清,恐怕他也不會相信。

畢竟,在他看來,龍五就是一個保安。

“馨兒,大哥讓你過去。”

龍五走了過來。

陳馨點了點頭。

對葉九州,她算不上多熟悉,但一直都感恩戴德,尤其是當知道他全力支援龍五跟自己的事情之後,更是對他有說不出的好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