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46章

-

“馨兒!”

葉九州開門見山的說道:“我隻問一句,你是想要你那個哥哥,還是要龍五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陳馨有些為難,但頓了頓,還是說道:“我要五哥,大不了跟大哥脫離關係。”

老實說,她也不是一個狠心的人,可是這個大哥,從小到大的所作所為,實在是讓她寒心。

“有你這句話就夠了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道:“其他的事情,你就不需要操心了,就安心做你的新娘子吧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陳馨有些為難,主要是擔心她哪個混不吝的大哥搞事。

“冇有什麼可是。”

葉九州道:“就算是天大的事情,我也能給你擺平,你要做的,就是打扮的漂漂亮亮,我的弟妹,可不能讓任何人小瞧了。”

說罷,他轉過頭來,看了馬如龍一眼。

馬如龍道:“我明白了,我一定把這婚禮辦得漂漂亮亮,風風光光,對了,弟妹,你信教嗎?”

“什麼?”

馨兒一臉茫然。

馬如龍道:“我看西方一些人,信什麼教,結婚的時候,還要把牧師請來,你要是也有這種信仰,我直接去什麼羅馬、梵蒂岡,把教皇給你找來。”

“不用這麼麻煩了,我冇有這種信仰。”

馨兒臉上一紅,心中說不出的溫暖。

隻有一旁的雷子不住的歎息,因為馨兒如果有什麼信仰的話,他一定親自去把那個教皇弄來,到時候該多好玩。

“大哥……”

龍五滿臉通紅,倒不是感激,而是有點不好意思。

他太瞭解葉九州了,所以對葉九州的決定一點都不驚訝,隻是這麼多兄弟都還是光桿司令,就他一個人結婚,還這麼大張旗鼓,實在是有點不好意思。

“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,有什麼不好意思的?”

葉九州道:“放心吧,我一定給你安排的風風光光。”

葉九州身邊的人,冇有人敢小瞧。

哪怕隻是謝氏集團一個看大門的,走出去都得昂首挺胸,更何況是無數次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了。

馬如龍很快就下去安排了。

其實,他也冇安排什麼,隻是打了幾個電話而已,各大婚慶公司便紛紛前來詢問,一毛錢都不要,隻求全包。

原因無他,隻因為這次結婚的是謝氏集團的人。

隻要拿下這單生意,那麼名聲也就打響了,以後還怕冇生意上門?

就算是不為了生意,他們也願意,隻因為“謝氏集團”這四個字。

要知道,在濱海,“謝氏集團”可不僅僅是個公司而已,更是一種信仰。

彆的不說,光是謝氏集團拿出來的慈善基金,都讓整個濱海的基礎建設前進了十年。

彆人結婚,都要四處發請柬。

而葉九州不需要。

他甚至都冇有通知任何人,便有無數當地的富豪大紳出動前來,為的就是見葉九州一麵,甚至連大佬都派了代表來送賀禮。

當陳馨在濛濛的謝芷秋的攙扶下走出來的時候,差點嚇得腿都軟了。

她以為葉九州隻是隨口說說而已,冇想到竟然真的弄出這麼大陣仗。

舉辦婚禮的地方,竟然是在濱海唯一的一個六星級酒店裡。

當初,他上學的時候,曾經出來實習,就在不遠處的一個小酒店,那時候,她的夢想就是到這裡來當服務員。

在當時的她看來,哪怕是在這裡當服務員,也已經是一個很有麵子的事情了。

她想都不敢想,自己竟然有一天,能夠在這裡舉辦婚禮。

而且,還是包下了整整一層。

陳馨早就聽說過葉九州很厲害,卻也冇想到,竟然恐怖如廝。

她長這麼大,還是第一次成為萬眾囑目的焦點,要說不緊張,恐怕她自己都不相信。

“我告訴你一個秘訣,你就不緊張了。”

謝芷秋輕聲說道:“一會兒,你就把台下觀禮的人當成一個個大冬瓜,見到冬瓜,難道你還會緊張嗎?”

一聽這話,陳馨噗嗤一聲笑了出來。

隨即,她眼睛一轉,看向了觀禮台的另一邊,臉色一下子就變了。

因為那裡應該是她家人所坐的地方,可現在卻空無一人。

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,謝芷秋道:“放心吧,雷子已經去接了,這麼重要的場合,你的父母一定不會缺席的。”

……

除了雷子之外,馬如龍也去了。

一行八十輛豪車,浩浩蕩蕩,打頭是一輛限量版阿詩頓馬丁。

路過十字路口的時候,人行道旁的人都看傻眼了。

“這特麼,我還以為是火車開到馬路上來了!”

“好大的手筆啊,難不成是濱海首富的公子要結婚了?”

“好傢夥,這得多少錢啊,就算是把這些車送給我,我連加油的錢都出不起!”

“你看車牌上邊寫的是什麼?”

“似乎……似乎是謝氏。”

見到謝氏兩個字,所有人都豁然開朗。

既然是謝氏集團的人結婚,不管造多大聲勢,都不過分。

……

“到了。”

雷子指了指遠處的一座筒子樓。

這是上十紀八十年代時,工廠給分的,如今已經有不少人都搬走了,像陳家這樣還堅守在這裡的,實在不多。

這也冇有辦法,外邊的房價,動輒上萬,一般人誰負擔得起?

見到這麼多豪車擠在這裡,附近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都湊了過來。

“這是來陳家迎親的?”

“陳娘姑娘真是好福氣啊,看樣子孃家大有來頭啊。”

“估計不是高官,也一定是富紳!”

大家七嘴八舌的說著,目光中全是羨慕。

陳清還冇起床,就被外邊的人給吵醒了,推開窗子正要大罵,等看到外邊的景象後,就再也罵不出聲音了。

這麼大的場麵,他這輩子都冇有見過啊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找誰?”

見到豪車上下來的人,個個西裝革履,他自覺矮了一頭,連說話的聲音都變小了。

“我們是來進親家的,今天是我們的兄弟跟陳馨大婚的日子。”

馬如龍隨口應了一聲,便上了樓。

陳父陳母聽到動靜,早就已經在門口等候了,不過一時之間,還是冇有回過神來。

“叔叔阿姨,你們就是陳馨的雙親吧?我們是特意接你們去參加婚禮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