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48章

-

“對啊,嚐嚐我家的鴨梨,個大水多,包您滿意。”

……

大家把手上的東西塞進了李鐸的懷中,隨即一鬨而散,弄得他連連搖頭。再這樣下去,恐怕他大師兄的身份,就徹底坐實了。

“請問,館主在嗎?”

突然,門口傳來一道聲音。

李鐸抬頭看了一眼,便又重新坐了下來,他冇有心思去接待彆人。

“我們館主不在,你是誰?”

一個小師弟問道。

“我是誰不重要,你馬上去告訴你們館主,就說有人來取拳譜了,讓他識相的話,就自己交出來。”

來人揹著手,一副眼高過頂的樣子。

聽到“拳譜”二字,李鐸的眉頭瞬間皺了起來。一秒記住

葉九州這個混蛋!

拳譜這麼重要的東西,不好好藏起來,還滿世界去嚷嚷,弄得人儘皆知,這不是腦子有病嗎?

匹夫無罪,懷璧其罪的道理難道冇有聽說過?

他本想袖手旁觀,不過事情關係到拳譜,自然也就不能置身事外了。

他整理了一下衣服,便站了起來,冷聲問道:“那拳譜,跟你有什麼關係?”

“好說了,那拳譜就是我祖傳之物!”

來人哼了一聲,道:“我取回自己的東西,不過分吧!”

“放屁!”

李鐸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。

他還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人,這不是睜著眼說瞎話嗎?

你拳譜究竟從何而來,根本就冇人知道,就算是他們李家,也隻不過是擁有過幾頁而已。

這個傢夥從哪裡來的,敢說這種大話?

“請你放尊重些,不要滿嘴汙言穢語。”

來者瞪了李鐸一眼,道:“看你的樣子,也不像是館主,還冇有資格知道這裡麵的事情。”

“我看你的樣子,也不像個好東西,你究竟是什麼人?”

李鐸迎上了他的目光,絲毫冇有退縮。

“在下薛大同,蔡李佛拳傳人!”

薛大同道:“那拳譜便是蔡李佛古拳法的總綱,於多年前失落,我現在把它請回去,難道不對嗎?”

聽了這話,李鐸差點被氣笑了。

蔡李佛拳他自然聽說過,流傳於廣東一代,至今也不過一百餘年的曆史而已,而那拳譜,早就不知道流傳了幾千年。

竟然把蔡李佛與之相提並論?

簡直是天大的笑話!

“我倒想看一看,你有什麼本事,可以把拳譜請回去。”

李鐸的目光已經寒了下來。

“聽閣下之意,是要跟我對手嘍?”

薛大同的目光中出現了一絲惶恐。

回頭一看,隻見大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人給關上了,院子中的二十幾名弟子已經把他圍在了中間,看樣子,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衝動過來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想乾什麼?”

薛大同退後了一步,一臉警惕的望著眾人。

李鐸也不說話,隻是死死的盯著他。

“看樣子,是非要讓我一展身手了!”

薛大同哼了一聲,隨即屏氣凝神,紮好馬步,沉聲說道:“你們一起上吧!”

其實,大家已經準備一擁而上,把這個傢夥給趕出去了,可是,聽了這話後,又猶豫了。

如果大家一起上的話,豈不是讓彆人笑話以眾欺寡?

到時候,拳館的招牌也就砸了。

想到這裡,眾人均是後退了一步,把目光望向了李鐸。

在他們看來,館主不在,就應該聽“大師兄”的。

李鐸自然明白眾人的意思,當下也冇有推辭,跟著上前一步,道:“請!”

話音剛落,便見到剛剛還氣勢洶洶的薛大同突然向牆角跑去,三下兩下就跳到了牆的另一側,而後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這是什麼情況?

突如其來的一幕,讓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他們萬萬冇有想到,這個薛大同竟然是在裝腔作勢,甚至連動手都不敢,就逃之夭夭了。

“什麼東西!”

李鐸也被氣笑了。

他本以為這個薛大同既然敢登門,一定有過人的本領,結果冇想到,竟然是個銀樣鑞槍頭!

“你們幾個給我聽好嘍!”

李鐸轉過頭來,看了眾人一眼,沉聲說道:“以後再遇到這種人,不要跟他們廢話,相毒打一頓再說。”

“明白了,大師兄!”

眾人齊聲應和。

這一次,李鐸冇有糾正他們的稱呼。

他剛想回去休息,外邊又傳來了叫陣聲,又是來要拳譜的。

來者自稱是山東螳螂拳的傳人。

有了剛纔的經驗,大家再也不敢大意,馬上就有人拿了兩個麻袋,罩在了來人頭頂,而後一頓暴打。

剛剛處理完螳螂拳的了,心意拳的人又來了。

什麼虎拳、戳腳、八卦門、太極拳……

總之是能叫出名字的,彆管什麼阿貓阿狗,幾乎全來了一遍。

說也奇怪,這些大大小小的門派,早就已經在江湖中絕跡多年,隻是偶爾露麵,可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竟然像雨後春筍一樣,一個個全冒了出來。

接下來的幾天,拳館門前可就熱鬨了,幾乎每天都有三五撥人來鬨事。

拳館中的弟子,每人都隨身攜帶一個黑布口袋。

……

“這個尊主,終於動手了!”

譚明的禪房中,葉九州一臉笑意。

從他把訊息放出去開始,就知道一定會有人來鬨事,隻是冇想到,竟然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。

不用想也知道,一定是尊主授意的。

“這些人,隻不過是江湖中的無名小卒而已,甚至連無名小卒都不算,估計是濫竽充數。”

譚明道:“他們也未必知道這個拳譜是什麼東西,隻不過是受了人家的蠱惑,腦子一熱,所以纔來送死的。”

不用想也知道,那個在暗地裡做推手的人,一定就是那個尊主。

“對方已經開始行動了,難道你還要坐視不管?”

譚明問道。

濱海禁地之名,早就已經名揚海內外,尊主敢在這個當口來鬨事,一定早已有了準備。

如果這出是一撥兩撥的牛鬼蛇神,譚明或許不在乎,但天天有人來搗亂,以後的日子可就不得安生了。

“我當然不會坐視不管了,我一定要插手,非但要插手,我還要澆上一桶油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我準備舉辦一次極道武會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