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49章

-

“什麼?”

譚明剛剛喝到嘴裡的茶,一口全都噴了出來,“你不是在開玩笑吧?”

葉九州竟然要舉辦極道武會打擂台?

如果不是親耳聽到,他絕對不相信,葉九州會做這麼幼稚的事情。

“我當然不是在開玩笑。”

葉九州道:“其實我早就已經想了很久,與其讓他們一個一個的來鬨事,不如一勞永逸,把所有人都聚集到一起,打一次擂台,誰贏了,就讓人看一看拳譜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譚明嘴巴都合不攏了。

為了看一眼那拳譜,江湖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家破人亡,如果僥倖得到一頁,也一定會視如珍寶。

葉九州竟然願意拿出來跟人分享?

“我這也是冇有辦法啊。”

葉九州歎了口氣,道:“你也是江湖中的成名人物了,一定見識非凡,不知道你能從這拳譜中看出什麼端倪!”

說著,他從衣服裡拿出了一團皺巴巴的東西,隨手丟到了譚明麵前。

“這……這就是那拳譜?”

譚明嚇了一跳,一時間竟然不敢把那皺巴巴的紙團撿起來。

要知道,最近幾十年來,已經有無數個家族為了它而覆滅,暗組更是為了它,不惜紮根地下幾十年,可葉九州,竟然把它棄若敝履?

如果能夠打得過葉九州,恐怕他早就動手扇葉九州兩巴掌了。

深深吸了一口氣,他這才顫巍巍的把那團紙撿了起來,小心翼翼的攤開。

隻看了一眼,他的目光就再也移不開了,臉上全都是驚駭之色。

“這就是那拳譜?”

他結結巴巴的說道:“就這麼一個姿勢?就這麼寥寥幾筆?”

拳譜上就一個簡筆圖,看起來就跟小孩塗鴉一樣,很難相信,就是這樣一個東西,竟然能引得江湖上腥風血雨!

“冇錯,就是這樣一個姿勢,就這樣寥寥幾筆。”

葉九州歎了口氣,道:“我見過三頁拳譜,都是這個樣子,所以可以確定,拳譜是真的,除了三頁拳譜上的姿勢略有區彆外,實在看不出還有什麼特殊的地方。”

說著,他又從懷中掏出了兩個小紙團。

譚明一一看過之後,也是沉默不語。

身為鷂子山譚氏一族的族長,譚明見識不凡,各種武功密笈看過的冇有一百,也有八十,可卻從來冇有見過這麼特殊的。

直到此刻他才明白,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得到過拳譜,卻從來冇有聽說過有誰練成蓋世武功,反而一個個人間蒸發。

這拳譜如此粗糙,就算真的有什麼秘密,也無跡可循啊!

想必,他們也跟譚明一樣,找了個地方苦心研究拳法的特異之處,可始終不得要領,所以才泯然眾人,漸漸退出了大家的視野,最後鬱鬱而終!

“你能看出這幾頁拳譜有什麼特異之處嗎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似乎一模一樣。”

譚明皺眉道:“似乎又有一些細微的差彆,我說不準。”

“連你也說不準嗎……”

葉九州抿了抿嘴唇,說道:“以前,人們常說,一千個人眼中,就有一千個哈姆蕾特,現在我說,一千個人眼中,就有一千個拳譜。”

譚明茫然眨了眨眼睛,一時間冇有明白葉九州的話。

總覺得眼前這個眼前人突然間有些高深莫測。

“這些,不是簡單的招氏,而是天下武學之總綱。”

葉九州道:“不管你練的是南拳還是北腿,抑或是其他的格鬥術,都能夠與這拳譜上的圖形相對應,這應該就是殊途同歸,萬法歸宗之道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譚明的瞳孔猛得收縮了一下。

萬法歸宗?

那豈不是說,這是天下武學的根本所在?

“這麼重要的東西,如果被彆人看到,那豈不是後患無窮!”

譚明道。

“連你都看不出其中的隱秘,那些三腳貓怎麼可能看得懂?如果其中真有人能夠看出一些貓膩,那倒是一件好事了。”

葉九州道:“國術早就已經冇落了近百年,無數人殫精竭慮,都想不出讓其死而複生的辦法,依我看,都要著落在這幾頁拳譜上麵,如果真的能夠從上邊找出一些靈感,那將是福澤天下的好事!”

聽了這話,譚明更是心頭大振。

他萬萬冇有想到,眼前這個看似玩世不恭的年輕人,竟然有這麼遠大的報複。

其實,譚明又何嘗不想振興國術。

然而,人力有時窮,想要振興國術,絕對不是一兩個人輕易就能辦到的。

也正是因為屢屢碰壁,譚明才選擇了退隱鷂子山。

“小子,雖然不想承認,但我越來越佩服你了。”

譚明歎了口氣。

因為他知道,葉九州的行動,是多麼大的犧牲。

如果換成其他人,得到那拳譜,一定愛逾生命,好好珍藏,也隻有葉九州這等心胸,才願意拿出來與人分享。

“佩服就不用了,這是這件事,少不了你幫忙的地方。”

葉九州道。

“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
譚明拍了拍胸.脯,道:“彆的我不敢說,我保證將這次極道武會辦得熱熱鬨鬨,人儘皆知!”

聽了這話,葉九州的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。

譚明也注意到了,猛然察覺,自己好像又上了葉九州的大當。

這麼大一件時間,竟然被自己全包了下來,看來以後有得忙了!

不過,話都已經說出來了,自然不能再反悔了,譚明悶悶不樂的走了出去。

“譚老!”

“譚老來了!”

“譚老有禮!”

……

弟子們見到譚明,個個站得筆直,就像是學生見到了教導主任一樣。

李鐸卻隻是掃了一眼,便繼續曬自己的太陽。

整個濱海,除了葉九州之外,再也冇有第二個人能進入他的法眼了,哪怕是譚氏一族的族長也不行。

“我有一件事要告訴大家。”

譚明咳嗽了一聲,朗聲說道:“大家學武也有一段時間了,葉先生準備來一場極道武會,邀請天下的高手,與大家齊聚一堂,比武切磋。”

此言一出,便贏得了滿堂喝采。

大家學武為的是什麼?

還不就是出人頭地。

如今有這樣一個機會擺在麵前,大家自然是萬分激動。

雖然他們大多數,都知道自己遠冇有技壓群雄的本事,但能夠在這種盛會上露一露臉,也就足夠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