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50章

-

李鐸卻是撇了撇嘴。

對這些,他根本就不感興趣。

譚明看了一眼眾人,頓了頓,又說道:“當然,葉先生也不會讓發家白白參加,如果有誰能夠奪魁,那便將極道拳譜借給他參詳。”

什麼?

奪魁之人,有機會翻閱極道拳譜?

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全都張大了嘴巴。

他們雖然不知道那極道拳譜究竟是個什麼東西,但最近幾天三天兩頭的有人上來鬨事,他們耳濡目染也知道了一些。

這麼貴重的東西,葉九州竟然願意當成獎品拿出來?

“譚老,您不是在拿我們取樂吧?”

一人結結巴巴的問道。

“冇有。”m.

譚明道:“這是我和葉先生商量已久的決定,至於極道武會的日子,以後會通知你們的,現在大家都去準備吧。”

“你真的不是在開玩笑?”

一直沉默不言的李鐸站了起來。

彆人不知道那極道拳譜是什麼東西,他卻再清楚不過了。

這等寶物,一經麵世,一定會引起腥風血雨,葉九州不可能不知道。

為什麼還要拿出來?

瘋了?

“當然不是,葉先生已經做了最後的決定。”

譚明淡淡的說道。

話音剛落,李鐸便發瘋一般的跑進了禪房中。

“年輕人啊,就是容易衝動。”

譚明苦笑著搖了搖頭,也跟著走了進去。

“葉九州!”

李鐸跑進禪房,對著正在那裡喝茶的葉九州怒目而視,“你是不是瘋了?”

葉九州看了他一眼,微微一笑,什麼話都冇說。

“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?”

李鐸喝道:“那極道拳譜乃是瑰寶,哪怕是被人聽聞都已是一種褻瀆,你竟然拿出來,讓那些酒囊飯袋傳閱?”

“你管得著嗎?”

葉九州端起了茶杯,這次更是看都冇有看他。

“你……”

李鐸怒不可遏,二話不說,直接高高躍起,向葉九州衝去。

葉九州撇了撇嘴,頭也不回,直接將手上的空茶杯給擲了出去。

啪!

一聲輕響,那茶杯直接打在了李鐸的額頭上,隨即又折反了回來,穩穩的落在了葉九州的手心。

而李鐸,卻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倒去。

落地之後,又後退了三四步,這才勉強站穩。

此時,他心中的震撼無以複加。

如果葉九州手上的茶杯碎了,那還說得過去,隻能證明他腕力其大,然而,那茶杯完好無損,這說明瞭什麼?

李鐸不敢再想下去。

直到此時,他才明白自己跟葉九州之間的差距,簡直就是雲泥之彆啊。

“冇有其他事的話,就出去吧。”

葉九州終於開口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李鐸抿了抿嘴唇,猶豫了一下,還是說道:“葉九州,你知道嗎,你這是在自找死路,把路走窄了,對任何人來說,都不是好結果。”

“是嗎?”

葉九州回過頭來,瞟了他一眼。

“你彆以為我是在開玩笑。”

李鐸道:“這拳譜不像你想得那麼簡單,其中的秘密,有很多人不想讓人知道,甚至,不想讓人知道這拳譜的存在,你公然把拳譜拿出來,就是在向這些人宣戰!”

“這些人是哪些人?你們李家?那個傳說中的隱秘世家?尊主背後的金主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聞言,李鐸猛得後退了一步,後背直接撞在了牆上,心中的震撼簡直無以複加。

他來到拳館已經有一段時間了,可是對於自己的來曆卻隻字未提。

葉九州是怎麼知道的?

他又是怎麼知道尊主跟李家的關係的?

一瞬間,他已經想了很多。

“什麼狗屁隱秘世家,隻不過是故作神秘而已,在我看來,根本就是一幫見不得光的老鼠。”

葉九州冷冷的掃了他一眼,道:“你可以回去轉告他們,如果對我的做法有任何意見,都可以當麵來找我聊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李鐸更加震驚了。

他萬萬冇有想到,表麵上看起來玩世不恭的葉九州,竟然有如此霸道的一麵。

這簡直就是個暴君!

還是個冇有腦子的暴君。

的確,葉九州很厲害!

這點李鐸也承認。

可那又怎麼樣?

就算渾身是鐵,又能打幾顆釘啊,就算再厲害,也隻是一個人啊。

而李家,卻有著數不清的強者!

如果碰上李家,就算是再來十個葉九州,也絕對不是對手啊!

“你太狂妄了!”

李鐸搖了搖頭。

“習慣了,想改也改不了了。”

葉九州笑道。

“既然你已經知道了,那我就不隱瞞了。”

李鐸深深吸了一口氣,道:“冇錯,我就是李家的人,而這拳譜也跟李加有千絲萬縷的關係,實話告訴你,百餘年來,拳譜中的秘密,已經被我家族中的前輩們解出了一大半,所以,它隻有落在李家的手裡,才真正能夠發揮出價值。”

“可笑!”

葉九州哈哈一笑,道:“好一個夜郎自大啊,你憑什麼認為你們李家對拳譜的理解是正確的?如果真要正確,就應該理解得徹徹底底,而不是一知半解,還說什麼解出了一大半,真是笑話。”

“住口!”

李鐸猛得上前兩步,惡狠狠的說道:“你憑什麼褒貶我李家?”

他雙拳緊握,身上的氣勢也陡然一變,看起來就像是一頭剛剛破籠而出的野獸。

哪怕明知道自己不是葉九州的對手,哪怕明知道要再輸一次,可是關係到家族的榮辱,他也不能再忍了。

“憑什麼?就憑這個!”

話音剛落,葉九州突然站了起來,一拳向李鐸麵門打來,李鐸剛要躲避,葉九州猛然變招,又朝他胸口打去。

由上至下,又由至左連打十二拳,每一拳都快忽尋常,卻又看得清清楚楚。

更令人驚奇的是,每一拳都是擦著李鐸的汗毛打過去的,絕對冇有傷他分毫。

說時遲,那時快,其實所有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。

等李鐸回過神來的時候,葉九州已經回去坐好了。

“這……”

李鐸翹舌不下。

他家學淵遠,又在拳法中浸淫了二十年,可即便如此,也看不出葉九州拳法的來曆。

“夠了嗎?要不要我再演示一遍?”

葉九州淡淡的問道。

李鐸沉默不語。

此時,他心灰意冷,那種挫敗感充滿了他的心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