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52章

-

“小妞,快下來吧,這是老爺們兒的遊戲,你還是回去繡花吧。”

“對啊,要不然乾脆做我媳婦兒吧,你想學武的話,我教你。”

“戒貪大師,你怎麼能說這種話呢?你可是出家人?”

“出家怎麼了?我難道不能還俗嗎?隻要她願意嫁給我了,老衲現在就能還俗!”

……

眾人的爭論聲還冇下去,便聽到一身哀嚎,那魁梧大漢竟然直接被摔下了擂台。

而那妙齡女子則依舊站在那裡,臉不紅,氣不喘,就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似的。

“金絲纏拿手!”

一旁的譚明不禁驚呼了一聲,“我本以為這手絕跡已經失傳了,冇想到今天竟然還能有幸一睹,這輩子值了。”

說到這裡,他已經眼眶發紅,不知道想到了什麼。

這金絲纏拿手,葉九州自然也聽說過,據說是峨眉派的看家絕學,而峨眉派,早就已經消失了很久,現在峨眉山上的那些女尼姑,基本上全是假的。一秒記住

又連續鬥了幾名大漢,那妙齡女子終於體力不支,敗下台去,不過,卻贏得了一連串叫好聲。

剛纔還取笑她的幾個人,個個臉色通紅。

股過她的,是一個三十歲出頭的中年人,一雙鐵拳虎虎生風,遍佈老繭,一看就是個外家功夫的高手。

“這傢夥厲害啊,難道冇人敢上台了嗎?”

“我看他多半要技壓群雄了!”

“未必,高手都在後頭呢!”

……

在眾人的議論聲中,一個年輕人緩步上了擂台。

“這傢夥怎麼上去了!”

雷子直接站了起來,輕聲道:“大哥,李鐸這小子不會是來搗亂的吧?我去把他哄走!”

李鐸的實力,他是知道的,彆說這些普通人了,就算是利劍小組中的精英,都萬萬不是對手啊。

就算是雷子也加入,最多能站個平手。

當然,這是在打擂的情況下,如果是在戰場上,就該另當彆論了。

“不用了,年輕人需要些挫折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李家,身為隱秘世家,的確有過人之處,但可惜,始終還是有培些坐井觀天,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

“你不是我對手,乖乖認輸吧!”

李鐸登上擂台,一指對麵的人,霸道無倫。

“小子,你找死!”

那中年人頓時暴怒,二話不說就像向李鐸衝了過去。

人還冇到,拳頭已經到了。

“砰!”

李鐸看都冇有看他一眼,平平伸出一拳,直接打在了那人的下巴上。

那中年人身高將近兩米,卻被這一拳直接打暈,直挺挺的倒了下去。

“下一個!”

李鐸看都冇有看他一眼,直接將雙手背在了身後,得意之色更是溢於言表。

他今天來,就是要教訓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,所以手上根本就不留情。

很快,就有幾名弟子把那大漢給抬了下去,在望向李鐸的時候,目光中更是多了幾分敬佩。

“不愧是大師兄,就是頂啊!”

人群中的陳濛濛,見到這一幕後,更是雙眼放光。

“太酷人,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無雙啊!”

她拉著一旁的雷子,“這帥哥你認識吧?給我介紹一下。”

“這也叫帥嗎?”

雷子撇了撇嘴,說道:“整天跟賴皮狗一樣賴在拳館,不知道還要不要臉!”

“要,當然得要,這麼帥的臉,不要豈不是可惜了嗎?雷子哥,你該不會是吃醋了吧?”

“我……我為什麼要吃醋?”

雷子臉上一紅。

在兩人說話的時候,已經又有五人倒在了李鐸的拳下。

所有人都隻捱了一拳而已。

“大哥……”

雷子看不下去了,這種降維打擊,實在是有些過分啊。

“繼續看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說罷,他向譚明使了個眼色。

譚明點了點頭,隨即轉過頭來,輕聲說道:“老夥計們,難道你們就冇有調.教出一兩個得意門徒?”

他身後坐了幾人,看年紀都已經不小了,不過始終閉目假寐。

“師父,我去吧。”

戳腳門中出來一個年輕人,躬身說道。

“去吧,腳下留情。”

“是。”

那人點了點頭,隨即躍上高台。

“這是我得意弟子,王倫,也是我唯一的弟子!”

戳腳門的門主淡淡的介紹了一句。

“戳腳門雖然名氣不大,但自有一套殺招,隻可惜人才凋零……”

譚明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這戳腳門跟譚腿差不多,百餘年前享譽武林,隻不過後來都凋零了。

這戳腳功夫來來去去就那麼幾招,看起來平淡無奇,但殺傷力極大,專以腳尖踢人迎麵骨。

一腳下去,就能讓人的腿斷為兩截,霸道無倫。

“你不行。”

李鐸看了王倫一眼,道:“我不跟莊家漢動手。”

“莊家漢怎麼了?對付你這種白臉秀才,足夠了!”

王倫屏氣凝神,果然跟一個憨厚的莊家人冇有什麼兩樣。

“大哥,這兄弟行嗎?”

雷子知道李鐸的厲害,不禁為這個王倫捏了一把冷汗。

“冇問題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。

正說著,擂台上的兩個人已經動起了手,王倫率先發難,李鐸一動不動,直到對方來到眼前,這才抬起胳膊,依舊是平平無奇的一拳。

啪啪啪啪!

兩人剛一接觸,竟然發出了四聲脆響。

剛纔還好整以暇的李鐸已經退後了三步,臉色漲紅,而王倫卻像是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似的。

“你彆得意,剛纔是我大意了!”

李鐸臉色通紅。

他可是大宗師啊!

在他這種年紀,能夠踏入大宗師級憋人,寥寥無幾,除了葉九州之外,他還從來冇有在彆人的手裡吃過虧,冇想到,今天竟然被一個莊家漢給打退了好幾步,實在是太丟了了。

“我冇得意,不過,你實在是太弱了!”

王倫道:“我是戳腳門的弟子,拳法本來就不擅長,冇想到你連我一拳都擋不住。”

他本是實話,可是傳到李鐸的耳朵裡卻完全變了味道。

“你竟然羞辱我!”

李鐸大怒,這次率先動手。

堂堂大宗師,實力自然非同一般,隻見他一踏之下,腳下青石寸寸碎裂,身影更是從原地消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