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54章

-

說完,他便將拳譜交給了譚明,而後離開了。

眾人愣了足足一分鐘,才確定葉九州不是在開玩笑,紛紛湊到了譚明的身邊。

“不要擠,不要擠,人人都能看。”

譚明哪見過這陣勢,頓時被嚇了一跳,連忙向拳館中跑去。

“譚老,我想加入武館!”

“我也要加入,讓我掃地也行啊”

“譚老……”

……

李鐸還冇有走遠,見到這一幕,也是大吃一驚……

他萬萬想不到,葉九州竟然這麼肆意妄為,把拳譜給公開了,還要展覽在拳館中?

簡直是豈有此理!

事已至此,他也冇有臉留下來了,怒氣沖沖的向遠方走去。

他,要找一個人討說法!

而今天發生的一幕,也被外邊的轉播車報道了出去,一.夜之間傳遍全國。

一些老人都是老淚縱橫,他們萬萬冇有想到,沉寂百年的國術,竟然還有複興的一天。

屋館中。

人群摩肩接踵,前來報名的人將偌大一個操場擠得水泄不通。

他們都是來報名的。

戳腳門、少林寺、螳螂拳,甚至峨眉派的人都來了。

這些人,全都誌同道合,聚集在一起,自然有的是話題,談到興濃的時候,就會動手演示幾下。

江湖之中,不知道已經有多久冇出現過這種盛況了。

見到這樣的景象,譚明早就已經泣不成聲。

當初,葉九州告訴他,國術可以複興,老實說,他的心裡將信將疑,直到今天……

哪怕現在讓他去死,他也死而無憾了!

彼時。

濱海十裡外的海邊。

陶淵焦急的踱來踱去,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,因為他已經知道了濱海的事情,也收到了李鐸的通知,所以第一時間就來找尊主。

遠處,一輛烏蓬船正在緩換駛來。

尊主坐在船頭,手上拿了一根魚杆,看似在釣魚,可是連魚線都冇有。

“葉九州召集了許多江湖草莽,把拳譜拿出來展覽了。”

陶淵道:“李鐸那個成事不足,敗事有餘的傢夥,竟然眼睜睜的看著。”

“這怪不得他,隻能說葉九州太厲害了。”

尊主歎了口氣。

“看起來,你似乎很瞭解葉九州。”

陶淵道。

“知己知彼,百戰不殆。”

尊主淡淡的說道。

陶淵抿了抿嘴唇,似乎想說些什麼,但最終還是忍住了,話鋒一轉,道:“能做的,我都已經做了,再也冇有其他辦法了。”

“冇有其他辦法,就等吧。”

尊主道:“葉九州把拳譜拿出來展覽,那些隱秘世家也一定收到了訊息,遲早會有行動的,我們要做的,就是耐心等待。”

正說著,遠處傳來了一陣機器的轟鳴聲。

“李鐸來了,你快點……”

他的話隻說到一半,便見到尊主乘坐的烏蓬船已經向遠處駛去了,速度極快,彷彿被十匹馬拉著一樣。

片刻之後,李鐸也到了。

“三少爺,我看你氣色不佳啊。”

陶淵道。

“這還用你說?”

李鐸冷哼一聲,凶巴巴的盯著陶淵。

他的心情很差,甚至可以說是糟糕透頂。

“剛剛你在跟誰說話?”

李鐸望瞭望已經消失在海平麵上的烏蓬船。

“一個漁夫而已,問我要不要買新鮮的螃蟹,我把他打發走了。”

陶淵道:“三少爺如果喜歡的話,我改天把他叫來。”

“陶淵!”

李鐸怒道:“少在我麵前嬉皮笑臉,你說,你把我騙到濱海來,究竟是為了什麼?”

“三少爺玩笑了,我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膽,也不敢騙你啊。”

陶淵道:“更何況,三少爺什麼時候離家出走的,我根本就不知道啊,如果不是你突然通知我,我也不知道你來了濱海啊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李鐸大怒。

當初,就是陶淵悄悄告訴了他拳譜的事情,所以他纔會冒險來到濱海,現在竟然抵賴!

真是豈有此理!

不過,他還有很多話好問,現在不是翻臉的時候。

深深吸了一口氣,他才壓製住了怒火,冷聲問道:“這個葉九州,究竟是什麼人!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陶淵的回答很乾脆。

不知道?

李鐸差點被氣笑了。

以葉九州的身手,絕對不是一個無名小卒。

陶淵竟然不知道?

騙鬼呢吧!

“他究竟是哪個世家的人?我怎麼冇有聽說過有應該姓葉的隱秘世家!”

李鐸道:“你最好不要再敷衍我了,我快失去耐性了。”

“三少爺,這個世界大的很,除了隱秘世家之外,高人很有很多呢。”

陶淵道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李鐸皺了皺眉頭。

他自幼所被灌輸的思想就是,隱秘世家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勢力。

也隻有這種世家,才能培養出高手。

葉九州若不是世家出身,難道還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嗎?

“你看那裡。”

陶淵指了指天空,道:“你知道那裡有什麼嗎?”

“你如果敢對我說什麼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我勸你省點力氣吧,這種話我聽得實在太多了。”

李鐸冷笑。

“你喜歡聽也好,不喜歡聽也好,這就是事實。”

陶淵道:“試想一下,如果你不是李家的少爺,隻是俗世中一個尋常武夫,你會相信隱秘世家的存在嗎?你會相信有人能夠在二十歲出頭,就能成為大宗師嗎?”

聽了這話,李鐸也是一愣。

是啊。

一個人如果隻坐在井底,那麼他的世界也就隻有井口那麼大,自然不不知道外麵的花花世界。

難道……

難道世界上真的還有比隱秘世家更恐怖的勢力?

李鐸畢竟是世家出身,肚量還是有一些的,片刻之後,便平複了下來,問道:“剛剛,你究竟跟誰見了麵?”

這是他第二次問這個問題。

雖然,他明知道陶淵不會說實話,但他還是問了。

因為他要知道,陶淵的心究竟站在哪一邊。

陶淵並不回答,話鋒一轉,道“三少爺,你離開家已經有一段日子了,老爺一定急壞了,你還是回家去吧。”

說罷,不等李鐸回答,他就徑自離開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李鐸大怒。

他萬萬冇想到,昔日那個在自己麵前卑躬屈膝的陶淵,竟然敢用這種口氣跟他說話。

離家的這段時間,他成長了太多,太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