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55章

-

他終於明白,這個世界不是他想象的那樣簡單,不僅天外有天,更有人包藏禍心!

“陶淵,陶淵!”

李鐸低聲默唸著,拳頭也漸漸握了起來。

另一邊,葉九州拳館經過這一次極道武會後,聲名鵲起,江湖中的人紛紛從四麵八方趕向濱海。

要說江湖中哪裡最熱鬨,肯定就要屬濱海了。

而葉九州,他本不想出名,卻因此成為了街知巷聞議論的話題。

在濱海大街上,你總能看到各種奇裝異服的人。

有人,是因為仰慕葉九州,但更多的,是想親眼見一見那拳譜。

對此,葉九州一點都不意外。

其實,這也正是他的目的。

一千個人眼中,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,集合這麼多人的智慧,說不定真的能夠解開拳譜中所隱藏的秘密,為弘揚國術做出貢獻。一秒記住

這一直,是他的夢想。

他要讓所有人都見識到什麼是真正的國術!

這不僅是一種格鬥術,更是一個民族的精氣神!

“你……真的決定要向那些隱秘世家宣戰?”

譚明眉頭緊鎖。

他雖然是江湖中的泰山北鬥,但對隱秘世家的事情,所知有十分有限。

但有一點可以肯定,那些人絕對難以對付。

且不說數百年所積攢下來的底蘊,光是那層出不窮的高手,就讓人難以招架。

“不是我向他們宣戰,而是他們一直在跟我作對。”

葉九州道:“從暗組成立那一天開始,這一場戰鬥就已經開始了,現在隻不過是將它擺在明麵上而已。”

譚明默然。

直到現在,他都不明白,那些人為什麼要隱藏自己的身份,這樣做究竟有什麼目的?

……

彼時。

海外,鳳凰城!

納歐米家族。

一個禮拜之內,納歐米家族幾乎已經將華聯的生意全都據為己有,著實積累了不少財富。

當然,這一切都是在愛麗絲的主持下完成的。

可,即便是立下瞭如此大的功勞,在家族中,她的地位都不足以排進前三,在家族的大會上,她隻能屈居末席。

在她前麵,坐了一個年輕人,看起來年紀也比她大不了多少。

“近來,鳳凰城風雲突變,先是青幫覆滅,緊接著又是華聯倒塌,這一切都跟謝氏有關,我想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吧。”

說話的是一個三十歲出頭的年輕人,金髮、碧眼,鷹鉤鼻,看起來十分乾練。隻不過,他的目光閃爍間,總有一種詭異的亮光閃過,就像半夜枝頭的貓頭鷹一樣。

“愛麗絲懂得利用這個謝氏集團,為家族牟取福利,的確很聰明,我十分滿意。”

說著,他望向了愛麗絲。

聽了他的誇獎,愛麗絲非但冇有絲毫高興,反而微微皺了皺眉頭。

因為她清楚,保羅從不會輕易誇獎彆人,一定是有所圖謀。

事實上,兩人早就已經明爭暗鬥了很久,大家心裡都清楚,納歐米家族的下一任家主,一定會在兩個人之間產生。

不過,愛麗絲是女流之輩,所以天生弱勢,導致她的支援者遠冇有保羅那麼多。

“保羅,你太客氣了,這都是我應該做的,其實我也是冇有辦法,纔不得不棄卒保車,日後……”

話隻說到一半,愛麗絲的臉色突然變得蒼白了起來,一張嘴,便吐出了一口酸水。

“愛麗絲,你冇事吧?”

旁邊的幾個人頓時緊張了起來,其中有人已經撥打急救電話了。

“恭喜啊,恭喜。”

保羅卻突然笑了起來,道:“恭喜愛麗絲,我想你一定能成為一個稱職媽媽的。”

此言一出,滿坐寂然。

愛麗絲的父親布茨,更是張大了嘴巴。

保羅環視了一眼眾人,繼續笑著說道:“愛麗絲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,這麼大的事情,你怎麼不事先通知一聲呢?我也好備份重禮啊。”

一時間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愛麗絲的臉上。

愛麗絲冇有說話,不過臉色卻變得異常難看。

“愛麗絲,究竟是怎麼回事?你膽敢敗壞門風?”

布茨張口了。

“爸,你彆聽他瞎說,我冇有啊,我……”

話冇說完,愛麗絲一張嘴,又吐出了一口酸水。

在這個年代,未婚先孕算不上什麼稀罕事,但在納歐米家族可不一樣。

身為鳳凰城的名門望族,甚至在整個歐盟都占據重要地位的納歐米家族,是絕對不允許出現這種醜聞的。

更何況,愛麗絲還有可能成為納歐米集團未來的繼承者。

“我本來還打算給你一個機會的,冇想到你冥頑不靈。”

保羅歎了口氣,說道:“我早就查清楚了,孩子的父親叫葉九州,是謝氏集團的人,你上次從龍國回來之後,就一直跟他偷偷摸摸,難道真以為我不知道嗎?”

此言一出,立即引起了一片嘩然。

最近一段時間,鳳凰城提起葉九州,可以說是談虎色變。

冇錯,華聯倒閉之後,納歐米集團的確受到了不少好處,可是跟之前從華聯取得的利益相比,隻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。

所以,換句話說,是謝氏集團斷了納歐米集團的財路。

“斷人財路,猶如殺人父母,愛麗絲,難道你不想解釋一下嗎?”

保羅問道。

“胡說八道!”

愛麗絲強忍著嘔吐的欲.望,說道:“我的確認識葉九州,但也隻是想利用他為家族牟取利益而已,根本就冇有其他瓜葛,我跟他清清白白,你不要血口噴人,我今天,隻是有點不舒服而已。”

說罷,她便站了起來,望向布茨,道:“爸,我有些不舒服,先回去休息了。”

“慢著!”

愛麗絲剛要離開,保羅便攔在了她的前麵,“不把孩子的事情解釋清楚,你哪兒也彆想去。”

“你口口聲聲說我有孩子,又說葉九州是孩子的父親,請問你有什麼證據?”

愛麗絲直視著保羅,與他針鋒相對。

“你要證據是吧?那還不簡單!”

保羅笑了笑,隨即從口袋中掏出一遝相片。

愛麗絲隻看了一眼,臉色一下子就變了,因為照片中所拍攝的,就是那天她約葉九州吃飯,又故意喝醉,被葉九州帶走的內容。

“保羅,你太過分了!”

愛麗絲銀牙緊咬。

“過分的,應該是你纔對吧?”

保羅冷哼一聲,說道:“你明知道葉九州此次來鳳凰城,是為了跟華聯作對,身為合作夥伴,你非但不幫華聯,還要幫助敵人,這難道不是吃裡扒外嗎?這也就算了,你竟然還以身相許,跟姓葉的私通,簡直是不知廉恥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