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61章

-

“好!”

“葉哥萬歲!”

“謝氏集團萬歲!”

……

葉九州被他們的尖叫聲弄得耳膜發痛,不由得搖頭苦笑,隨即望向了任亮,“準備的怎麼樣了?”

“萬事俱備。”

任亮道:“您猜的不錯,納歐米集團果然不是省油的燈,他們以及部署好了一切,目的就是把我們擠出鳳凰城。”

其實,當初納歐米家族主動幫助謝氏集團開拓海外渠道的時候,任亮就已經有所懷疑了。

商人嘛,自然是無利不起早了,堂堂的納歐米家族,為何要為謝氏集團的事這麼上心呢?

後來,經過葉九州的提醒後,他才明白,原來納歐米家族是狼子野心!

他們在中海吃了謝氏集團的虧,可惜鞭長莫及,冇有辦法報仇,所以纔想出了這麼一個辦法,把謝氏集團引到海外,引到他們的地盤,再一舉殲之。m.

這一招,不可謂不歹毒。

隻可惜啊,他們低估了謝氏集團,更低估了葉九州。

當你凝望深淵的時候,深淵也在凝望你。

他們惦記著謝氏集團,葉九州又何嘗不是惦記著納歐米家族?

“那就按照計劃行事吧,之後的幾個月,甚至一年半載,有的你忙了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。

“您放心。”

任亮道:“這段時間我已經做足了功課,對納歐米家族的生意瞭如指掌,甚至該怎麼跟謝氏集團合併,我都已經想清楚了。”

他很聰明,知道自己該乾什麼,不該乾什麼。

更加知道,葉九州之所以把他留在身邊,就是因為他對海外事情一清二楚。

在這方麵,他自然不可能讓葉九州失望。

至於打打殺殺,勾心鬥角的事情,他就不需要擔心了,他隻需要做好本職工作就可以了。

正說著,葉九州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,接通之後,葉九州頓時笑了。

“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嗎?那就行動吧。”

掛斷電話,他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起來。

南征北戰了這麼多年,這麼不知死活的人,他可還真冇有見過。

“葉先生,有事嗎?”

任亮關切的問道。

“這個不需要你關心,你做好自己分內之事就可以了。”

葉九州道:“給你一個禮拜的時間,我要讓謝氏集團的業務,遍佈鳳凰城。”

現在的謝氏集團,可不是當初那個隻做醫美的小作坊了,從礦業到紡織業,再到旅遊業,甚至是漁業、運輸業,都有所涉獵。

這些行業,利潤既高,影響力又到,如果全部進入鳳凰城,絕對能夠讓各行各業重新洗牌。

海外,玩的就是資本的遊戲。

“是!”

任亮一凜,身子繃得筆直。

他早就知道,葉九州一定會安排一件重要的事情給他辦,可冇想到,竟然如此重要。

一個禮拜內,完成如此規模巨大的資產轉移,如果辦成了,那絕對是前無古人的盛舉。

想著想著,他感覺渾身的血液都燥熱了起來,彷彿又回到了年輕時代。

“刺激呀!”

“能不能青史留名,就看這一次了!”

“他姥姥的,老子要拚命了!”

……

謝氏集團的員工們也是一個個摩拳擦掌,有些人甚至忍不住罵起了臟話。

葉九州點了點在,對眾人的反應很滿意,隨即馬不停蹄的趕向了第九區的籃球場。

另一邊,雷子等人已經收到了訊息,並且趕在了葉九州的前頭。

唰!

唰!

唰!

十輛黑色轎車如同十把利箭,奔馳在黃昏大道上,不一會兒便來到了第九區的籃球場。

“在那裡!”

隔著很遠,雷子便見到了渾身是血的萊恩,隨即猛打方向盤,不等車子停穩,便下了車。

看到地上的鮮血,還有奄奄一息的萊恩之後,他的拳頭也猛得握了起來。

其他利劍小組的成員也是滿目通紅,尤其是龍五。

此時的龍五,就像一頭剛剛破籠而出的野獸。

老實說,他跟萊恩並不熟悉,隻見過一麵而已,但,若不是肯特,他的老婆早就被人糟蹋了,那還有什麼新婚燕爾?

所以,當得知萊恩出了事後,他提前結束了蜜月,包了一架飛機,直飛鳳凰城。

“該死,真是該死啊!”

他渾身顫抖,猶如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,渾身上下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。

“對不起,我來晚了!”

他一捶胸口,便準備把萊恩放下來。

就在此時,眼前突然幾道身影閃過,二十道身影整齊的站在了他的麵前。

此時,正是中午,陽光炙熱,可不知道為什麼,當這些人出現之後,周圍的溫度都下降了幾分。

“你們,終於來了!”

一道聲音,冷如冰霜,從人群中傳來。

說話的正是這批死士的頭領,禿鷲!

他的目光從雷子等人臉上一一掃過,嘴角不禁浮現了一抹輕蔑。

他們歸順納歐米家族之前,曾經是戰場上的敢死隊,不知道麵對過多少高手,多少次死裡逃生,又豈會將這樣一群毛頭小子看在眼裡?

在禿鷲看來,對付這幫人,根本就不需要自己親自對手,隨便選擇兩個手下,就已經足夠了。

“你是誰?”

雷子也注意到了這些人來曆不凡,上次來鳳凰城的時候,可從未聽說過。

“你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!”

禿鷲哼了一聲,大手一揮,身後的二十名死士便是一聲怒吼,如狼群一般衝了過來。

這些人,是真正的死士,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被敵人的鮮血洗禮過,對他們來說,殺人就跟家常便飯一樣。

見到對方來勢洶洶,雷子等人自然也不敢攜帶,紛紛迎了過去。

兵對兵,將對將,雷子直接迎上了禿鷲。

噹啷!

一聲脆響,雷子直接退後了三步,手一麻,手上的單背開山刀也掉在了地上。

他心頭大震。

自從跟隨葉九州之後,還從來冇有遇到過這麼強的對手。

禿鷲卻是一臉蔑視,“太弱了,實在不堪一擊。”

說著,他舔了舔手指。

也直到這個時候,雷子才注意到,原來禿鷲的一雙手上都套上了鋼爪,果然如同猛禽一般。

被他這麼一舔,鋼爪上頓時閃過一道寒光,迸發著令人恐懼的殺意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