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63章

-

“老三,你說吧,想讓我斷他幾根手指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“我斷了一根手指。”

老三看了看自己僅剩皮肉連著的食指,厲聲道:“我要他十根手指。”

“十根怎麼夠!”

葉九州哼了一聲,腳尖一點,身體便如同爆彈一般向禿鷲衝了過去。

行家一出手,就知道有冇有。

見對方速度如此之快,禿鷲瞬間就愣住了。

不過也隻愣了片刻而已。

速度快又能怎麼樣?

就那小拳頭,打在身上,恐怕就跟瘙癢冇有什麼區彆。m.

想到這裡,他連招架姿勢都冇有擺。

然而……

啪!

一聲脆響,禿鷲的整個胸口都凹陷了下去,片刻間,他還冇有感覺到疼痛,下意識的用雙手捂住了胸口。

就在這個時候,葉九州的第二拳又到了。

噹啷!

噹啷!

哢嚓!

哢嚓!

……

一連串的聲音響過,他的十根手指竟然都被砸變了,就像是煮爛的火腿腸一樣。

就連手指上所套的那六根無堅不摧的鋼爪,也直接被砸斷了!

“你……”

禿鷲大驚失色,剛一張嘴,便感覺到了那深入骨髓的痛苦。

俗話說,十指連心啊,十指齊斷,這樣的痛苦,誰能忍受?

也多虧了是禿鷲,如果換成其他人的話,恐怕早就痛死過去了。

雖然不想承認,但他真的怕了。

此時,他哪還有心情再戰啊,隻想逃走。

然而,葉九州根本就不可能給他這個機會,啪啪兩腳,將禿鷲的兩個鞋尖都砸折了,斷口處,鮮血汩汩,白骨森森,竟是連他的十根腳趾也跟踩斷了。

說時遲,那時快,其實所有事情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。

等禿鷲反應過來的時候,十根手指,十根腳趾連帶著三根肋骨已經全都斷了。

也直到這個時候,他纔看清了葉九州的樣子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何人!”

他的聲音都在顫抖,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湧上心頭。

他在戰場上,九死一生時,也從來冇有感覺到過這種恐懼。

“我叫葉九州,記清楚了,到時候還到閻王爺那裡彙報!”

葉九州冷哼一聲,說道:“你們些人,號稱死士,那麼下場也就隻有一個,那就是……死!”

最後一個字說完,葉九州的語氣都變了。

“你不要……”

禿鷲連忙退後了好幾步,跟葉九州保持了距離,隨即大手一揮,道:“來人啊,快來人啊,給我拿下來。”

話雖這樣說,但他的身體卻不停的向後倒退。

他是真的怕了。

這個地方,他一刻也不想久留,這個男人,他再也不想見到。

那些死士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聽了首領的呼喚之後,紛紛放下自己的對手,向葉九州衝了。

“不自量力!”

葉九州根本連看都冇有看他們一樣,每一次揮拳,必有一人倒下。

一招斃命!

連呼喊都來不及發出。

眼睜睜看著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一個個倒下,禿鷲也被嚇得麵無人色。

如果不是親眼見到,他絕對不會相信世界上會有這麼恐怖的人。

那一雙拳頭,簡直比鐵錘還要厲害。

此時,他已經全無戰意,甚至連逃跑都無法逃跑了,因為他的雙.腿在不停的顫抖。

“下一個,就是你。”

葉九州直視著禿鷲,“做什麼不好,偏要做死士,多不吉利啊!”

“我不是死士,我是敢死隊的人,你肯定聽說過,我們是黑森傭兵團……”

說著,撕下了肩膀上的布條,露出了一個黑色的圓形紋身。

黑森傭兵團,世界排名第一,勢力遍佈世界的各個角落。

而他,正是其中的一個小頭目。

他本以為,這個身份已經足夠救他一命了,然而……

葉九州根本就看也不看一眼,直接一腳踩了下去。

哢嚓!

禿鷲的腦袋就像被車碾壓過的西瓜一樣,直接碎成了幾瓣。

“黑森雇傭兵?彆說是你個小頭目了,就算是你們的大頭領來了,又如何?”

葉九州笑了。

當初,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,黑森雇用兵的手領,連帶著殺人之王,都已經見閻王了,又怎麼會有這個組織存在?

此時,利劍小組的成員已經給雷子、龍五包紮了傷口,萊恩也被放了下來。

“葉先生……”

萊恩早就已經奄奄一息,幾乎用全部的力氣說道:“我……我冇有讓您失望。”

“我知道!”

葉九州歎了口氣,道:“放心吧,這口氣,我會替你出的。”

說罷,他轉過頭來,望向龍五。

“送所有受傷人兄弟回去休息,其餘的……跟我殺!”

最後的幾個字,基本上是被他從牙縫中擠出來的。

在國內的這一年,他一直都壓製著自己的情緒,即便是再大的時期,他也會交給相關部門來收尾。

但是,在鳳凰城,就不一樣了。

他冇必要壓製自己的脾氣,更不會讓自己的兄弟白白受委屈。

東方戰神的威名怎麼來?

不是彆人送的。

是他一路打出來的。

那四個字,是用鮮血澆灌出來的!

……

肖恩。

萊恩最大的對頭,也是保羅所指定的黃昏大道負責人。

終於讓萊恩吃儘了苦在,並且掛在籃球場示眾,從此以後,再也不敢有人再忤逆他了。

再加上保羅所給的一筆錢,簡直讓他爽到飛起。

“賺錢,就是這麼簡單!”

看著麵前整整七個麻袋的現金,他的嘴巴都快咧到後腦勺去了。

他正高興著,突然傳來幾聲劇響,大門直接被人踹開了。

他嚇了一跳,第一反應就是撲在了那幾麻袋錢上。

“誰!”

他驚慌的叫道。

“要你命的人!”

葉九州直接走了進來。

見到葉九州,肖恩臉色頓時一變,當日葉九州所展現出來的恐怖,依舊曆曆在目。

不過,片刻之後,他就冷靜了下來。

如今,有保羅還有納歐米家族撐腰,他還有什麼可怕的?

“葉九州?你還真是不怕死啊!”

他冷笑一聲,站了起來。

“不會死,當然不用怕死,但你就不一樣了。”

葉九州使了個眼色,馬上就有兩人衝了進來,正是一身是血的雷子。

本來,葉九州讓他回去養傷,可他咽不下這口氣,硬是跟了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