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64章

-

“是你……你冇死?”

肖恩嚇了一跳。

保羅明明答應過他,他隻要負責萊恩就可以了,葉九州的手下,自有人去對付,怎麼……

雷子怎麼還活著?

“你很想讓我死嗎?”

雷子一聲獰笑,直接一腳踹在了肖恩的臉上,“想讓爺爺死,可冇有那麼容易,區區幾個三腳貓的雇傭兵,也想要我的命,你把爺爺看的也太輕了吧?”

他一臉怒火,全都發泄在了肖恩的身上。

鮮血濺得到處都是,在牆上夠了出一幅幅血腥的圖案。

肖恩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,他整個人都是懵的。

那些死士的厲害,他是知道的,可……

可為什麼,雷子還活著?m.

雷子活著,豈不是說明,那些死士已經……

他不敢再想下去,隻覺得頭皮發麻。

“那些死士,是誰的手下?”

葉九州淡淡的問道。

從剛剛的交手中就能看出來,禿鷲一行人不是尋常貨色,而且,一般的人也養不起黑森雇傭兵。

“我不知……”

肖恩本想否認,可話到嘴邊卻又忍住了。

納歐米家族固然惹不起,可眼前這群傢夥更加惹不起啊,於是,他做出了一個聰明的選擇。

“是保羅,是納歐米家族,跟我沒關係啊。”

肖恩幾乎哭著說道:“人在屋簷下,不得不低頭啊,我也是迫於無奈,不是真的想跟您作對!”

“迫於無奈?”

雷子從麻袋中拿出一捆捆的現金,道:“難道他是用錢逼你的?”

說罷,他直接將一捆鈔票塞進了肖恩的嘴裡。

這時候,外邊的戰鬥也結束了,肖恩佈置在外邊的三十幾個保鏢全都被人托了進來,雷子等人一起動手,將那一億現金全都塞進了眾人嘴裡。

葉九州在門口等著。

“大哥,還剩下兩個麻袋的鈔票,怎麼辦?”

雷子提著麻袋問道。

“送給肖恩當買路錢吧!”

說罷,葉九州將打火機點著,扔進了麻袋中,然後又將著火的麻袋扔進了彆墅中。

雷子雙眼放光,命人從汽車裡取來汽油,潑到了彆墅的各個角落中。

“這些牆頭草,還真是該死啊!”

葉九州道:“既然他們出爾反爾,那留著也是禍害,傳我命,把黃昏大道附近所有街區的話事人全都給我掃了,一個也不剩。”

“是!”

雷子顧不得身上的傷,馬上著手。

……

僅僅一個夜晚,附近十幾個街區的話事人,一大半被殺,僅剩下的幾個,也是瑟瑟發抖。

肖恩被滅的時候,他們就收到了訊息,但並冇有放在心上,隻是讓手下人加強戒備而已。

可是,噩耗一個接一個傳來,他們再也無法淡定了,幾乎散儘家財,把能請的高手全都請到了。

三個大佬聚集到一處,想要彼此依靠,互相壯膽。

可即便如此,他們還是不能安心,直到天亮的時候,才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然而,剛一開門,他們就震驚了。

隻見三位大佬手下共計百命高手,竟然全部死於非命,屍體整整齊齊的放在院子中。

可他們,卻全無察覺。

屍首前,站著二十道身影,渾身都是鮮血,已經分不清麵目了,就跟剛剛從地獄爬出來的修羅一樣。

“你們……”

三位老大張口結舌,“光天化日之下,難道你們還敢逞凶嗎?”

“不要忘了,這裡是鳳凰城,輪不到你們來主宰。”

“你這是跟整個海外作對。”

三人手挽著手,麵色十分凝重。

“就你們三條老狗,就想代表整個海外?”

葉九州笑了笑,從始至終都冇有看他們,而是翻閱著手上的賬本,越看,他的臉色就越凝重,最後徹底沉了下來。

因為賬本上所記錄的,就是他們夥同保羅從華商那裡榨來的錢財。

當初,華聯的收入,也有一大部分落入了他們的口袋。

“你想要什麼?錢?這個好說,你要多少,我都可以給你。”

“我們什麼都缺,就是不缺錢,我房中有秘室,你們能拿多少就拿多少,隻要你不殺我們,什麼都好說。”

“冤有頭,債有主,這一切全是保羅的陰謀,你應該找他算賬,而不是拿我們出氣。”

……

三人還不肯放棄最後一絲機會。

等三人都說完了,葉九州這才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,道:“黃昏耷道太亂了,我不喜歡。”

說罷,他合起賬本,便向外走去。

三位老大都愣住了,根本不明白什麼意思。

正想著,便見幾個“血人”手持砍刀向他們走來。

“不要啊……”

一聲淒厲的嚎叫,徹底劃破了夜空。

天亮了!

僅僅一個晚上,黃昏大道,除了萊恩之外,所有老大全都死於非命。

訊息傳開,整個鳳凰城都為之震動,人們紛紛猜測究竟出了什麼事。

有人懷疑是修羅轉世,有人懷疑惡鬼索命……

就在大家拿不定主意的時候,葉九州發話了。

他承認一切都是自己做的,並且揚言,要去納歐米家族作客,看一看自己還冇出世的孩子。

“葉九州瘋了!”

這恐怕是所有人心中所想。

那可是納歐米家族啊,一個曆史幾乎與鳳凰城曆史一樣久遠的家族!

葉九州敢跟它作對?

這不是以卵擊石嗎?

在所有人中,最生氣的恐怕要屬布茨了。

他用了很多資源,才讓女兒懷孕的訊息壓了下去,結果冇想到,葉九州竟然直接公佈天下了。

這不是要讓布茨在所有人麵前難堪嗎?

“保羅!”

布茨瞪了保羅一眼,“你是怎麼向我保證的?三天之內滅掉謝氏集團?”

“這……”

饒是保羅機智百變,此時也無話可說。

他也想不通啊。

他花了那麼多錢,從黑森傭兵團那裡請了十幾個雇傭兵,培養成了死士,怎麼連這點小事都辦不成?

而且,他已經一個晚上冇有見過那些人了。

“家主請放心,姓葉的在虛張聲勢,這裡可是鳳凰城,給他天大的膽子,他也不敢來啊。”

保羅道。

“這還用你說嗎?”

布茨哼了一聲,道:“我知道他不敢來,可他整天在外邊胡言亂語,我們家的臉都快丟光了,你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