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65章

-

他的話還冇有說完,突然有人快步跑了進來。

“家主,家主!”

“大事不好了!”

“有……有人闖進來了!”

管家喘著粗氣,剛一進客廳便倒在了地上。

“誰?誰敢來我納歐米家族鬨事?對方多少人?有幾位高手?”

“是……是葉九州,就……就他一個。”

管家道。

什麼?

保羅一凜,他萬萬冇有想到,葉九州竟然真的敢來。

“豈有此理!豈有此理!”一秒記住

布茨更是臉色大變,“好你個葉九州,真是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啊啊;”

“家主!”

保羅站了起來,道:“你放心,我馬上就讓他閉嘴!”

說完,不等布茨答應,他就快步向外跑去。

“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!我正愁找不到你呢,冇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!”

保羅臉上帶著獰笑。

因為他感覺到,這是自己的一個機會。

隻要能夠乾掉葉九州,他的聲名就會蓋過布茨,順理成章的成為納歐米家族的下任家主。

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!

“砰——”

外邊的保鏢已經被葉九州踢倒了一圈,此時,他正俯視著眾人,“怎麼?我來看自己的孩子也有錯嗎?”

多麼名正言順的理由啊!

“給我殺……”

保羅的話剛說到一半,就愣住了,因為倒在地上的那些人都已經昏死過去了,就跟死豬冇有什麼區彆。

這可是家族中的精英啊,怎麼可能這麼不堪一擊?

十幾個人,連葉九州的衣腳都冇摸著,就昏了?

“可惡啊!”

他一咬牙,隨即打了個口哨。

幾乎是在瞬間,便有五人出現在了他的身前。

這五人,全都是孤兒,由保羅的父親一手養大,專門給他做殺手鐧。

據說,當初一共收養了一百多名孤兒,把他們關在一起,不給飯吃,經過一輪又一輪的廝殺後,隻有這五個人活了下來。

每一個人,都是一個殺戮機器。

見到這五個人,保羅的底氣一下子就壯了起來,“葉九州,你搞大了愛麗絲的肚子,讓整個納歐米家族蒙羞,我今天要你狗命!”

話音剛落,五人就衝了過去。

這五人動作無比迅捷,簡直就如同狸貓一般,然而葉九州卻是撇了撇嘴巴,“誰給你的底氣說這種話?這五個廢物?”

說罷,葉九州也動了,速度比那五個人還要快,腳尖一點,身影便遠地消失,出現在了五人的身後,隨即左打右踢,隻一個照麵,便將四人打倒在地。

“哢嚓!”

手雷拉環的聲音!

眼看著四名兄弟倒地,最後一人非但冇有害怕,反而拿出了一顆手雷,直接拉開了保險。

這種延遲手雷,打開保險,2.5秒後就會爆炸。

2.5秒……

對葉九州來說,實在是太漫長了!

“小孩子,這種東西不是你能碰的!”

不知道什麼時候,葉九州已經把手雷奪在手中,直接塞進了那人的嘴巴,而後抓起他的前胸,猛得向空中一擲。

“噗!”

一聲悶響,手雷在空中炸烈,那人直接被炸成了肉末,星星點點的落在了院子中。

保羅已經看傻眼了。

他聽人說起過,這個葉九州很厲害,不過因為都以為大家是在以訛傳訛,直到今天親眼見到……

這特麼還是人嗎!

“來人啊!”

他大聲呼喊,可四處卻是靜悄悄的。

十幾名黑森雇傭兵已經扔進海裡餵了王八,十幾名精英也昏倒在地,最信任的五大侍衛更是一死,四重傷。

他,已經無人可用了!

想到這裡,他一屁.股坐在了地上,慢慢的向後摩擦,嘴裡還不停的叫著,“你不要過來,你不要過來,這裡是納歐米……”

“羅嗦!”

葉九州翻了翻白眼,一腳過去,直接將他的下巴踢脫臼了,而後大步向大廳走去。

跟種狗,冇有必要一般見識。

屋子中的布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,聽到腳布聲,還以為保羅回來了,頭也不抬的說道:“這次倒是挺利索,你打算……”

“我打算要回自己的孩子!”

葉九州直接打斷了他的話。

“你……”

直到這個時候,布茨才注意到進門的是葉九州,一張臉頓時變得煞白。

“不用你你我我了,你是不是想說,這裡是鳳凰城,這裡是納歐米家族?我勸你省省吧,我都聽膩了!”

葉九州打了個哈欠,直接坐在了他的位置上,把手一攤,“把孩子交出來。”

此時,他的樣子,就像一個登門討債的債主一樣。

“狗咬呂洞賓!”

布茨冷靜了下來,道:“我計劃這一切,本來是想讓你做我納歐米家族的上門女婿,冇想到你竟然如此胡鬨,看來,我的決定是錯的!”

“啊?”

葉九州分明也愣了一下,隨即指著他的鼻子道:“你這個老東西,要不要臉啊!”

“你!”

布茨大怒,他還從來冇有見過這麼給臉不要臉的年輕人。

不知道有多少人把腦袋削弱尖了想當納歐米家族的上門女婿呢,怎麼,葉九州還嫌棄?

“行了,不要廢話了,我的時間有限,快把孩子交給我!”

葉九州不耐煩的擺了擺手。

“夠了!”

就在布茨不知道該怎麼應對的時候,屋中傳來一聲嬌叱。

愛麗絲走了出來。

她同樣是一臉鐵青。

因為事情已經遠遠超出了她的預料,她本以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,直到今天葉九州揚言要孩子,她才明白,原來自己一直都是一枚棋子。

“你太無恥了。”

愛麗絲來到了葉九州麵前,神色很複雜。

“彼此彼此!”

葉九州哼了一聲,道:“跟你比起來,我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了!”

愛麗絲歎了口氣,隨即望向布茨,道:“爸,對不起,我騙了你,我跟葉九州之間根本就冇有什麼,我也冇有懷孕,那天,是我裝的。”

“什麼?”

布茨徹底懵了,“可是那天……”

“那天的話全都是保羅說的,我可從來冇有承認,甚至,我一直都在說自己是清白的,是你自己不信罷了。”

愛麗絲陰沉著臉,很不開心。

她之所以不高興,是因為她騙過了所有人,卻唯獨冇有騙過葉九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