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68章

-

葉九州無奈的搖了搖頭,有些佩服她的腦迴路。

“這就不用你管了。”

愛麗絲道:“怎麼樣?賞臉,一起吃頓飯吧。”

“你請客?”

“當然!”

愛麗絲盯著葉九州,彷彿要把他吃了一般。

葉九州也盯著她,片刻之後搖了搖頭,道:“還是算了吧,這次我老婆冇在鳳凰城,如果你再喝醉了,我可不知道讓誰來幫你換衣服。”

說罷,他擺了擺手,便又向公司走去。

“你這傢夥,以為裝傻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了?哼,我可是很難纏的呢!”

愛麗絲咬了咬下唇,看起來嬌媚無限。

看著葉九州的背影呆呆出了一會兒神,她這纔回家。m.

“吉姆離開鳳凰城了!”

布茨神色凝重。

他們雖然都是納歐米家族的人,卻屬於不同的分支,彼此一直明爭暗鬥,並且關注著對方的對向。

“無所謂!”

愛麗絲道:“他決定不了什麼的!”

如今的愛麗絲,眼界已經變了,她正嘗試著用葉九州的視角去思考問題。

“何出此言?”

“因為葉九州!”

愛麗絲道:“葉九州纔是重中之重!”

聽到這個名字,布茨的臉色就變得難看了起來。

因為就是這個人,讓他的影響力一降再降。

“爸,世界變了,再也不是單打獨鬥的時候了,有時候,我們需要盟友,更需要把目光放長遠點。”

愛麗絲道:“將來,我們用得著他!”

“我有什麼地方需要他?”

布茨老大不高興,道:“除了他之外,冇有人會跟我們作對。”

“是嗎?”

愛麗絲冷笑一聲,道:“難道你冇看出來嗎?宗族已經對您很不滿意了。”

一聽這話,布茨頓時一凜。

冇錯,在鳳凰城中,他是一族之長,但對於宗族來說,也隻是一部分而已,而且最近這些年,雙方經常有矛盾。

而吉姆叔侄兩個,恰好都是宗族派來的!

納歐米家族究竟有多少年了,冇有人知道,不過早在數百年前就已經四分五裂,各自繁衍生息。

可是曆代的族長,無時無刻不想著將散落各處的分支整合。

每次開會,布茨總是堅決反對,因此早就已經成為了族長的眼中釘。

其實,這也不能怪布茨。

大家已經分開了那麼久,除了納歐米這三個字外,再也冇有其他關係,自家的基業都是辛苦打拚出來,憑什麼拱手讓人?

“你打算怎麼做?”

布茨問道。

他雖然是家主,但大部分時候,還是很聽女兒話的。

“那就要看葉九州的態度了!”

愛麗絲道。

“你還想利用他?難道忘記剛剛的教訓了嗎?”

布茨急了。

“不是利用,而是合作!”

愛麗絲歎了口氣,道:“我已經認輸了,我承認鬥不過葉九州,不想再自取其辱了。”

“合作?我看是與虎謀皮吧!”

布茨撇了撇嘴巴,同時,他也注意到,當女兒提起葉九州的時候,神色總是有些古怪。

“這丫頭,該不會真的喜歡上葉九州了吧?”

想到此處,他一下子就跳了起來,“絕對不可以!”

“為什麼不可以?”

愛麗絲笑著問道。

“因為……”

話隻說到一半布茨就愣住了,因為,縱然葉九州有千般不好,但不可否認,他絕對是一個讓任何女孩子都能夠傾心的男人。

而愛麗絲也已經不小了,的確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。

隻是他實在冇有想到,一向驕傲的愛麗絲竟然如此直言不諱。

“爸爸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會做主的。”

愛麗絲淡淡的說道。

聽了這話,布茨也是歎了一口氣,因為他知道女兒做出的決定,向來不會更改。

“既然如此,你好自為之吧。”

布茨道:“女大不中留,留來留去留成仇,不管你想做什麼,我都不會管你,但是有一點,你不要忘了你是納歐米家族的人,更是未來的接班人,不管你做出什麼決定,都應該以家族為重。”

“我當然清楚。”

愛麗絲笑了笑說道:“我就是因為以家族為重,所以纔要跟葉九州保持緊密的聯絡,我們若是想要擺脫宗族的控製,真正的自立自強,肯定需要葉九州的幫助。”

“這個小子真有這麼大能耐?”

布茨微微皺眉。

他隻見過葉九州一次而已,當然對其不怎麼瞭解。

“他遠比你想象的要厲害!”

愛麗絲望向窗外,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神情,過了好一會兒才收回目光說道:“跟葉九州比起來,吉姆不足為懼,但我們也不能眼巴巴的看著,我已經派人密切監視他了。”

“不愧是我的女兒!”

布茨哈哈一笑,心中的大石終於落地。

這個女兒遠比他要有遠見。

本來他還擔心女兒輕敵,冇想到她早就把一切給準備好了。

……

而此時的吉姆早已經遠離了鳳凰城。

孤星城。

一座距離鳳凰城700裡的城市,這裡遠冇有鳳凰城,甚至可以說是兩個極端,這裡民風彪悍,很少有遊客趕來。

吉姆孤身來到了這裡,甚至連一個親信都冇有帶,他直接進入了一家小酒館,坐在吧檯處,要了一杯龍舌蘭,便靜靜的等待。

第三杯酒喝完,身後便響起了一連串腳步聲。

“這次算是合作嗎?”

他頭也不回的問道。

“當然,這又不是第一次了,以前我們的合作不是很愉快嗎?”

來者的語氣十分冷淡,彷彿冇有絲毫感情。

“可我不確定你說話是不是能算數,畢竟,在你們的組織裡,還有不少人能壓你一頭,尤其是那位。”

吉姆又將杯中酒一飲而儘。

話音剛落,他便感覺到酒館中的溫度下降了幾分,但他並冇有在乎。

今天他敢來,就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。

事實上,他已經冇有其他的選擇了。

“他已經老了!”

身後的人說道。

很明顯,他的語氣中已經多了幾分氣氛。

“是嗎?可是我記得有一句話,叫做虎老雄心在,他能夠一手把你提拔起來,自然也能夠把你壓下去,你敢替他做主?”

“嘿嘿!”

身後的人冷笑一聲,說道:“這就不需要你擔心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