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69章

-

聽了這話,吉姆的臉上也多了幾分笑意。

如果這人膽小怕事的話,但他還真就不好辦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們可以談談了。”

吉姆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,道:“我提供情報,你幫我動手,事成之後,我們就正式結盟,日後,不論你做什麼,我都會支援你,要人給人,要錢給錢。”

“成交。”

來者放下一句話,便從一旁的杯墊下拿起一張人名單,隨即徑直走了出去。

從始至終,吉姆都冇有回頭,來者也冇有進屋,畢竟,他們兩個之間太熟悉了,以往的每次合作都很順利,所以不需要客套。

不過,前幾次的合作加在一起,都冇有這次合作重要。

這件事如果辦成了,那不僅鳳凰城會易主,甚至整個納歐米家族都會大地震。

……

葉九州此次來鳳凰城,幾乎免去了謝氏集團的所有後患。m.

如今,所有街區統一管理,再也冇有人敢來找麻煩,縱觀鳳凰城的曆史,恐怕數百年來都冇有過這麼好的治安。

而謝氏集團也可以放心在這裡紮根,成為謝氏集團進軍海外的第一根據地。

從葉九州的角度來說,他更是大賺了一筆。

錢是小事,關鍵是他掌握了納歐米家族一半的股份,這根本就是一座金山。

除了他之外,鳳凰城的全體華商也全部受益,再也冇有人敢招惹他們。

因為所有人都知道,在這些華商的背後,有一個男人,叫做葉九州!

任亮同樣十分興奮。

他做夢都想不到,納歐米家族竟然被葉九州一句話就給嚇得屁滾尿流。

跟這種人辦事,那就是一個字:爽!

他彷彿又回到了年輕時代,那種熱血沸騰的感覺。

“葉先生已經給我們創下了根基,剩下的就要交給我們了。”

任亮把海外分公司的所有負責人都集合了起來。

“第一,我們要一鼓作氣,趁勢拿下鳳凰城百分之五十的市場份額,讓謝氏集團的旗幟插在每一寸土地上。”

“第二,狠抓質量檢查,做好宣傳,讓那些洋鬼子知道,我們龍國人同樣能搞出優秀的產品,而且還要比他們強!”

“第三,成立特彆小組,在其他城市建立新的分部……”

這些計劃,他已經準備了很久。

早在葉九州離開的時候,他就已經開始準備了。

這一個月來,謝氏集團的員工們都受了不少窩囊氣,這時候自然是心潮澎湃,一個個摩拳擦掌。

男人,誰不想建功立業?

更何況,他們的老闆可不是一個摳門兒的人,每次發獎金的時候,都會讓銀行的人直接開運鈔車來。

這樣好的老闆,去哪裡才能找到?

而葉九州,卻遠冇有這些員工那樣興奮。

此時,他正在辦公室中喝著茶,麵前放著一檯筆記們電腦,視頻開著。

對方正是謝芷秋。

此時,井大慶正在教謝芷秋練拳。

葉九州看來,也不禁暗暗搖頭。

這個媳婦兒,哪裡都好,就是太固執了。

當初謝芷秋說要學拳的時候,葉九州還以為她是在開玩笑,每想到自己纔剛剛離開濱海,她就已經開始練了,而且還是請的井大慶。

井大慶也是極道武館的拳師,那一兩個月也未必會去一次,所以很少有人會在意他。

在彆人看來,井大慶或許隻是一個喜歡釣魚的邋遢中年人,但葉九州知道,他遠比他表麵上看起來要厲害。

至少,不比尋常的大宗師弱。

隻有真正能夠做到華不外露的人,才能夠稱之為高手。

“老婆你可要加油啊,以後就由你來保護我吧!”

葉九州道:“你不知道啊,最近我走在大街上,總有一些大閨女小媳婦兒盯著我看,安全感是一點都冇有啊!”

“老公你放心,等我學會了功夫,任何雌性生物都休想靠近你!”

謝芷秋擦了擦額頭的汗珠,小臉紅撲撲的。

“專心點兒,誰讓你們打情罵俏了!”

井大慶開口了,隨即又望了攝像頭一眼,“葉九州,你少在那裡說風涼話,你彆以為自己很厲害,我告訴你,芷秋的天賦並不比你低,而且還很刻苦,哪像你小子一樣,還不到三十歲,就已經過上了退休的生活,我告訴你,如果你再不勤學苦練的話,說不定下次回來,就不是芷秋的對手了。”

聽了這話,葉九州也是猛翻白眼。

這他媽的不是廢話麼?

葉九州當然不可能是謝芷秋的對手了,就算是老婆拿著刀子要殺他,葉九州都不會躲,更彆提還手了。

“很有,譚明讓我轉告你,說那個叫陳什麼鐸的失蹤了,已經很久冇有來報道了。”

說完,井大慶就掛了電話。

井大慶失蹤了?

葉九州先了一愣,但很快就明白了,顯然是回隱密世家了。

不用想也知道,這件事一定跟宗主有關。

說起來,葉九州已經很久冇有得到這位尊主的訊息了,也不知道他在忙什麼。

但有一點可以肯定,尊主從來就冇有遠離過,一直都隱藏在暗主。

這個傢夥,一句話就能讓一個家族消失,動動手就能讓四大豪門洗牌,更是一手創立了暗組。

本來,葉九州一直都將他當成一個難纏的對手,可不知道為什麼,最近突然覺得這個人有些可愛。

可愛……

這普天之下,恐怕也隻有葉九州一個人會用這個詞來形容一個惡貫滿盈的殺手了。

說起來也挺奇怪的,再一次又一次的明爭暗鬥之後,葉九州竟然跟這位尊主之間產生了某種彆樣的聯絡。

這種感覺,恐怕連葉九州都不知道該怎樣表態,似乎是某種惺惺相惜。

“老任,你這邊還有什麼麻煩事嗎?一次性彙報給我,我解決之後,就該回去了。”

葉九州看了一眼剛從外邊進來的任亮。

“怎麼?濱海出事了?”

任亮愣了一下。

“當然出事了,而且是天大的事。”

葉九州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我怕我老婆孤單!”

一聽這話,任亮也是打了個冷戰。

真特麼肉麻!

其實,葉九州也隻是隨口一說而已,現在他還冇有打算離開。

因為他要讓鳳凰城徹底乾淨,把所有問題都消滅在根源,以免死灰複燃。

他可不想以後每個月都得往這裡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