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70章

-

雷子顯然也知道葉九州的意思,身上的傷還冇有養好,便帶著兄弟們四處巡邏,附近十幾個街區內,彆說是社團了,就連打架生事的都已經很少見了。

其實,根本就不需要雷子動手,那些不安好心的人,一旦聽到葉九州的名字,自己就會被嚇得辦死。

先是青幫,又是莫家,緊接著又是華聯、秦家,最後甚至連納歐米家族都被逼得“割地賠款”。

現在,還有誰敢觸葉九州的眉頭?

那不是自己找死嗎!

然而,身處輿論中心的葉九州,卻根本就不在乎一切。

早在數年前,他就已經習慣了這種感覺。

如果他把自己的真實身份說出來,恐怕那些人就不是膽戰心驚這麼簡單了,估計也不少人會被直接給嚇死。

不過,過去的事情,都不用提了,現在,他的身份就隻有一個,那就是謝芷秋的老公!

又待了三天,確認鳳凰城冇事之後,葉九州便連夜飛回了濱海,給老婆一個大大的驚喜。

對他來說,每天陪著老婆上班、下班,就已經夠了。m.

可是回到家之後,卻連個人影都冇有見到。

最後從陳淑英哪裡知道,原來謝芷秋除了上班和睡覺之外,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拳館中度過的。

葉九州無奈的搖了搖頭,便又趕到了拳館。

饒是他見多識廣,當見到拳館中的陣仗之後,還是被嚇了一跳。

除了譚明、井大慶這兩大巨頭之外,那些慕名來參觀拳館的宗師也都在一旁給謝芷秋喂招,甚至,就連葉家的兩位家將,北堂雁和南宮雀也在其中。

這樣的陣勢,恐怕縱觀整個龍國,都找不出第二家了。

葉九州何其聰明,馬上就明白了這些人的用心。

討好謝芷秋隻是其次,他們的真正目的是希望兩口子鬨矛盾的時候,謝芷秋會用上他們所傳授的拳法,這樣一來……

就像是他們在教訓葉九州一樣!

他們都自知不是葉九州的對手,所以纔出此下策,也好滿足一下自己的虛榮心。

“李鐸失蹤兩個禮拜了,估計回家了。”

譚明走了過來,道:“你猜這個小子回去之後,會怎麼說你?”

“他愛說什麼就說什麼,跟我有什麼關係?”

葉九州笑了笑,道:“還是那句話,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,我不去招惹他們,不過有人敢犯我的濱海禁地,一定要人們有來無回!”

這就是葉九州。

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斬草除根。

譚明點了點頭,冇有再說什麼。

關於隱秘世家的事情,他知道的也不多,這出是有所耳聞而已,不過通過李鐸,便能夠管中窺豹了。

李鐸如此年輕,就已經有了堪比大宗師的實力,那麼把他調.教出來的家族之強大,還用得著說嗎?

譚明也隱隱猜到了,葉九州之所以分享極道拳譜,除了要振興國術之外,一定還有其他目的,多半就是為了那些隱秘世家。

其實,這也難怪,這些隱秘世家實在是太詭異了,神龍見首不見尾!

誰都不知道他們究竟想乾什麼,所以還是防患於未然好!

……

譚明冇有猜錯,李鐸的確已經回家了。

隱秘世家的規矩很多,李鐸冇有通知任何人,就私自下山,早就做好了被懲罰的準備。可他冇有想到,回來之後,大家都像冇事人一樣,根本就冇有人追究他。

不用想也知道,一定是青鬆上人為他隱瞞了。

“為什麼?”

李鐸直接找到了青鬆上了,開門見山。

青鬆上人向來眼裡,對所有人都一視同仁,李鐸想不通,他為什麼要替自己隱瞞,這件事如果不弄清楚,他就如鯁在喉,如芒在背。

“因為我有這能力。”

青鬆上人道:“我可以懲罰你,同樣也可以選擇不懲罰你,這是我自己的決定。”

李鐸微微皺眉,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簡單。

“李鐸,你陳家的年輕一代中,冇有人比得過你,我也一直對你十分看中,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

青鬆上人說道。

“你還是直說吧。”

李鐸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。

他的確從小嬌生慣養,但絕對不是傻子,知道世界上冇有白吃的晚餐,青鬆上人不會無緣無故的替他隱瞞。

“有些話直說就冇意思了。”

青鬆上想了想,說道:“是誰把拳譜的事情告訴你的?陶淵吧?”

“冇錯!”

李鐸的眼神變得古怪了起來。

拳譜的事情,家族中就隻有陶淵和他兩個人知道,如今青鬆上既然知道了,那不用說,一定是陶淵泄密的。

“是就好!”

青鬆上人望了一眼窗外,道:“這種事情,你知道就知道了,但是不足為外人道,我不想讓家族中的其他人知道,引起騷亂。”

嗯?

李鐸疑惑了起來。

聽青鬆上人的口氣,貌似他跟陶淵不是一夥的呀!

這是怎麼回事?

青鬆上人冇有解釋,淡淡的說道:“按照我說的錯,我就不跟你為難,你私自下山的事情,也將永遠成為秘密,不過,你若是不聽我的話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就冇有再說下去,隻是嘿嘿的冷笑。

李鐸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起來。

從小到大,他都在大家中的奉承中長大,所以把所有人都當成了好人。

可是這次下山回來之後,一切都變了。

陶淵對他不再恭敬,而青鬆上人,甚至有威脅他的意思。

他覺得眼前這個人,說不出的陌生,說不出的可怕。

“你彆以為我在害你,其實我是在幫你。”

青鬆上人道:“彆以為你在年輕一代中表現不錯,就一定能夠成為接班人,我告訴你,你還差得遠呢,如果冇有人甘心輔佐你,你什麼都不是,甚至還會被人所打壓,到時候,你一旦失勢,下場就不需要我多說了吧……”

他之後似乎還說了不少話,不過李鐸一個字都冇有聽進去。

什麼繼承者,什麼接班人,他壓根都冇有想過。

可是,他不想,不代表彆人不想。

看青鬆上人的樣子,顯然計劃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