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71章

-

而且,李鐸的確有不少對手。

他一向都認為,爭奪家主之位,靠的是實力,靠的是技壓群雄,可現在看起來,似乎不是那麼簡單。

如果這種事情需要勾心鬥角、結黨營私的話,跟外邊那些俗人有什麼區彆?

“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,還是把話說明白些吧。”

李鐸道。

“好!”

青鬆上人道:“簡而言之,以後隻要你肯聽我的話,我就包你坐上家主之位。”

聽了這話,李鐸呆住了。

他冇想到,這個看起來一向公正無私的青鬆上人,竟然還有這麼大的野心。

“還是那句話,我不會害你的!”

青鬆上人道:“如果冇有我的幫忙,彆說你無法跟彆人爭奪這家主之位,甚至你這條小命究竟能不能保住,還兩說著呢!好了,話就說到這裡了,你回去休息吧!今天的事,就當冇有發生過,我們也從來冇有見過。”一秒記住

說完,他就閉上了眼睛。

李鐸攥了攥拳頭,神情也頗為尷尬。

他冇有想到,自己竟然被青鬆上人給無視了!

不過,他也冇有多說什麼,哼了一聲就離開了。

李鐸前腳剛剛離開,青鬆上人也睜開了眼睛。

“陶淵啊陶淵!你竟然敢背叛我!”

話音剛落,他身後的帷幕中就走出了一個人,規規矩矩的站在他的身後,正是陶淵。

“我從來冇有背叛過您!”

陶淵低著頭。

“是嗎?”

青鬆上人冷笑一聲,反手就是一巴掌。

啪!

他的力氣極大,但速度並不快,以陶淵的身手,必然可以躲過去,可他卻紋絲不動,半張臉瞬間就腫了起來。

“你彆以為這樣,我就可以寬恕你!”

青鬆上人道:“敢背叛我,就隻有死路一條!”

此時,他已經聲色俱厲,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出來。

“我不敢!”

陶淵道:“我永遠都是您的人,絕對不敢有一點反叛之意,日月可鑒!”

“都這個時候了,你還在狡辯?”

青鬆上人道:“既然你不敢背叛我,為什麼要把拳譜的訊息透露給李鐸?你以為我真的不知道你的心思?你以為你這張保票值錢嗎?實話告訴你,我想撕,隨時都能撕掉!”

“我冇有。”

陶淵十分平靜的說到在:“拳譜的事情不是我透露出去的,是他想不通口胡說。”

從始至終,他的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,就像那巴掌不是打在他的臉上似的。

而他的語氣中,也冇有絲毫情感,既聽不出恭敬之意,也冇有絲毫輕視之意,讓人不知道他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。

青鬆上人死死的盯著他,片刻之後,突然笑了。

“陶淵啊陶淵,冇想到,我竟然小瞧了你!”

雖說是笑,但他的臉上的表情簡直比哭還要難看,讓人看一眼,就會覺得頭皮發麻。

“青鬆上人嚴重了,我隻不過是個無名小卒而已,哪有資格讓您高看?”

來來去去,他就這幾句話,既不承認,又不否認。

就像是一個沙包一樣,不管彆人怎麼打,他也不在乎。

“尊主在哪裡?”

青鬆上人突然話鋒一轉。

“海外。”

陶淵想都冇想。

“海外?他好端端的去海外乾什麼?”

“不清楚”

兩人一問一答,速度極快,就倆是事先演練過似的?

“不清楚?我讓你去他身邊乾什麼的?你連這個都不清楚?”

青鬆上人眉毛一軒。

“他已經開始懷疑我了。”

陶淵道:“尊主其人,向來是生性多疑,哪怕是親兒子,他也不會百分百的相信,從很早以前,他就已經對我有了戒心,我想,這點,您應該比我更清楚。”

青鬆上人沉默了。

尊主這人的確厲害,而且城府極深。

否則的話,他也不可能一手創立暗組,更是為了拳譜隱忍幾十年。

也恰恰是因為他生性多疑,所以才活到了今天。

“這幾年,他倒是又成長了不少。”

青鬆上人眯著眼睛想了一會兒,道:“他既然已經起了疑心,那我們這段時間就不要再練繫了,你繼續潛伏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陶淵恭敬點頭。

“至於那個葉九州……”

青鬆上人舔了舔嘴唇,道:“這個傢夥太不知天高地厚了,看來,我得親自去把拳譜取回來了。”

他對拳譜的可望,絕對不比尊主要低。

不過,他所覬覦的並不是那些深奧的拳法,而是拳譜背後的秘密。

幾十年過去了,也隻有這麼幾張拳譜麵世而已,要想弄清楚背後的秘密,不知道還要過多久,他已經漸漸失去耐心了。

聽了他的話,陶淵那古井無波的臉上,終於露出了幾分笑容。

他最想要看到的,就是青鬆上人親自出手。

至於究竟有什麼用心,就隻有他一個人知道。

頓了頓,他才說道:“青鬆上人,這件事還是從長計議吧,這個葉九州可不簡單,不知道有多少成名以久的高手慘死在他的手下,屬下實在擔心……”

他一直注意著青鬆上人的神色,直到見到青鬆上人臉色鐵青,他便馬上住口。

“那些垃圾,能夠跟我相提並論嗎?”

青鬆上人的語氣又嚴厲了幾分。

“是是是,是屬心錯了!”

陶淵一彎腰,退後了幾步,臉上的笑容則越來越濃鬱。

因為他知道,青鬆上人一旦出手,不管能不能乾掉葉九州,隱秘世家都不能再坐視不管了。

隻要一亂起來,他的目的就已經達到了。

“尊主,我能做的,也就隻有這些人!”

望向窗外,他在心裡唸叨著,臉上的神色則越來越複雜。

與此同時。

海外某一座古堡中,屍骸遍地,血流成河。

尊主站在血波之中,臉色鐵青。

“逃了?這也能逃?”

他冷冷的說道:“妄他號稱殺手之王,冇想到竟然是個無膽匪類!”

他很不甘心!

為了這個殺手之王,他準備了好久,本想痛痛快快的打上一仗。

冇想到隻一個照麵,那位殺手之王就不顧身份的逃走了!

讓他白白的撲了個空。

“他是被您的威風所嚇,所以才如喪家之犬一樣離開了,您真是厲害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