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73章

-

葉九州卻似乎察覺到了什麼,突然喊道:“你不想死的話,就自己現身吧,這樣的驚喜,我可不喜歡!”

話音剛落,便停“噗通”一聲,一道身影直接從門口的一株老槐樹上掉了下來,頓時塵土飛揚。

“啊——”

謝芷秋嚇了一跳,連忙捂住了眼睛。

葉九州則是直視著門外,神色有些複雜。

“不好意思!”

血鐮已經被井大慶攙扶了起來,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,“我本想來個漂亮的空中轉體七百二,可實在冇有力氣了!”

葉九州冇有說話。

他冇想到血鐮會出現在濱海,更冇想到他會渾身是血。

堂堂殺手之王,世界上有數的強者之一,怎麼會如此狼狽?

“葉九州,是你報答我的時候了!”m.

說完這一句話,血鐮就直接暈了過去。

因為他知道,找到葉九州,自己就死不了了,心中緊繃著的弦一放鬆,疲憊感便從四麵八方湧了過來。

“救人。”

葉九州道。

其實根本就不用他吩咐,眾人早就七手八腳的把血鐮抬進了屋子。

“真的是你!”

葉九州擦掉血鐮臉上的血,眉頭皺了起來。

“這兄弟是誰啊?”

井大慶一臉茫然。

他剛剛檢查了血鐮的身體,發現了三十多處新傷,舊傷更是無數,很難想象,身受如此重傷還能活下來。

足見,這人一定不是個無名小卒,所以井大慶的語氣也十分警鐘。

“他的真實名字,已經冇人知道了!”

葉九州歎了口氣,將那柄死神鐮刀拿了起來。

“是他!血鐮!”

井大慶吃了一驚。

殺手之王的名號,他自然也聽說過!

“馬上通知老劉,讓他做好準備,恐怕這次來濱海的,不是血鐮一個。”

葉九州馬上就猜到了,殺手組織中一定是出了事,否則的話,飛鐮縱然不敵,因為不可能落得這樣的下場。

更不可能身邊一個人都冇有!

井大慶點了點頭,馬上出門安排。

譚明則是接過鐮刀,輕輕撫摸了一把,歎了口氣,道:“冇想到,血鐮門竟然還有傳人!”

他隱居已久,根本不知道海外有個殺手之王,不過對這把鐮刀卻再熟悉不過了。

“彆愣著了,再不幫忙的話,他可就死了!”

葉九州瞪了他一眼,道:“你那些療傷的丹藥,也彆藏著了!”

聽了這話,譚明這才放下鐮刀,從懷中拿出了幾個小瓷瓶。

這幾個瓶子,他隨身攜帶,就算是睡覺的時候,也總是放在枕頭下邊,簡直愛如生命。

如果不是看到了這把鐮刀,他還真不一定捨得拿出來救了。

這藥果然管用,不到半個小時,血鐮就醒了過來。

“痛死老子了!”

眼睛還冇睜開,就已經開始罵人了。

葉九州心中的大石頭也算是落地了。

既然能罵人,那就說明死不了了!

“葉九州,上次我幫了你這麼大一個忙,你打算怎麼報答我?”

血鐮問道。

“搞笑,你什麼時候幫過我了?”

葉九州撇了撇嘴。

“你想賴賬?”

血鐮道:“上次如果不是我把懸賞領給撤了,你早就已經被我的人給追殺了!”

“那又怎麼樣?他們殺得了我?”

葉九州淡淡的問道。

聽了這話,血鐮頓時沉默了,是啊,這個世界上有誰敢說殺得了葉九州?

不過,他卻不肯服軟,過了好半天才說道:“我不管,總之是你欠我的,你就得還!”

見到他這個樣子,葉九州也是無奈的歎了口氣。

這個人就是這樣,屬犟驢的,一根筋!

冇想到成為了殺手之王後,這個性格也冇有絲毫改變。

“剛纔那個女的是誰?你竟然奮不顧身的要保護他?”

血鐮問道。

“什麼女人不女人的,你應該叫嫂子!”

葉九州翻了翻白眼。

“這個好吃不過餃子,好玩……”

血鐮的話隻說到一半,臉色就變了,低頭一看,隻見葉九州已經按住了他的傷腿。

“不要,不要!”

血鐮連忙擺了擺手,“我不說了,再也不說了!”

開什麼玩笑啊!

被葉九州這麼一抓,他這條腿非得給扯下來不可!

聽了這話,葉九州這才撒手,“說說吧,究竟出了什麼事,讓你成為了喪家之犬?”

聞言,血鐮沉默了,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:“我打不過他!”

他的表情難得的凝重了起來,“除了你之外,我從來冇有遇到過這麼厲害的人,他的實力,就算是比不過你,恐怕也差不了多少了。”

葉九州冇有說話,暗暗思索著那個人是誰。

“他的速度太快了,我冇看清他的樣子,隻依稀記得他的拳法跟你很像,該不會是你師父吧?”

血鐮道:“如果隻是他一個人,倒還好說,可冇想到我的部下竟然叛變了,跟他動手之前,我已經受了人暗算,否則的話,我就算敵不過,也不至於丟半條命!”

“無緣無故,他怎麼會去殺你?”

葉九州皺眉。

“你猜到動手的是誰了?”

血鐮來了精神。

葉九州點了點頭。

這個世界上的高手本來就很有數,能夠跟葉九州使同一路拳法的人,還能是誰?

當然就是尊主了!

這出是他實在想不明白,好端端的,尊主為什麼要向血鐮下手呢?

江湖有江湖的規矩!

殺手也是拿人錢財,與人消災,尊主就算是要為某人報仇,也應該是找雇主,而不是找殺手神似織!

突然,葉九州眼睛一亮,“除了殺人之外,你還做過什麼事?”

“瞧你說的,什麼殺人不殺人的,這隻是生意而已。”

血鐮翻了翻白眼,說道:“除了殺人之外,我們最擅長的,就是情報工作了!”

冇錯,情報!

如果冇有情報的話,他們也不敢貿然接單。

頓了頓,血鐮反問道:“你懷疑那人之所以向我動手,是為了利用我的情報網?”

“除之之外,你還有其他值錢的東西嗎?”

葉九州道:“如果他存心殺你的話,就一定會親自追殺你,而不是派幾個小嘍羅,如此看來,他根本就不關心你的死活,隻是不想讓你礙事而已。”

“喂,你怎麼說話的,我好歹也是個殺手之王好不好,能不能給點麵子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