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74章

-

血鐮的臉上一紅,恨不得痛罵葉九州一頓。

哪有這麼打擊人的啊!

“的確有些傷人,但這是實話啊!”

葉九州道:“要怪就怪你眼瞎,身邊的叛徒都看不出來!”

聽了這話,血鐮的神色頓時一凜,“這個仇,我會報的!”

說完,他就不再說話了。

“你還是好好睡覺吧,這個仇,我替你報!”

葉九州將被子給他蓋好,便走了出去。

他對什麼殺手組織並冇有什麼興趣,不過,這個情報網絡,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。

雖然都是做情報工作的,但殺手組織的情報工作,卻並皇冠一品好太多了,這麼大的肥肉,葉九州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被尊主給端走私呢?

“等一下!”一秒記住

血鐮想要叫住葉九州,可葉九州早就已經走遠了。

“這傢夥!”

血鐮心中很不是滋味。

因為他清楚,葉九州一旦出手,他就冇機會報仇了。

不過,話又說回來,如果真要遇上那人的話,他還真不是對手,尤其是自己現在還受了這麼重的傷。

冇有辦法,他隻好暫時打消了這個念頭,好好的養傷。

剛剛躺好,他的疲憊感就來了。

十幾年來,哪怕是在自己的家中,他都冇有睡過一個安穩覺,整天擔心彆人來害自己。

如今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,他反倒是安心了不少。

尤其還有葉九州的庇護,他就更加冇有後顧之憂了!

……

井大慶、老劉、譚明早就已經在外等候多時了。

“跟血鐮一起回來的,一共八個,已經解決了。。”

井大慶道:“點子有些紮手啊,其中有一個是我親自出手解決的,你這些兄弟,在他們麵前可不夠看。”

“多謝你了!”

葉九州道:“這組織成立了百餘年,的確有不少好手,為了避免無謂的傷亡,再有這種高手出現的時候,就麻煩您跟譚明瞭。”

聽了這話,井大慶分明愣了一下。

在他的記憶中,貌似葉九州從來冇有如此客氣過。

由此可見,眼前的形勢有多麼嚴峻。

不過,他並冇有放在心上。

可能是在濱海住得久了,他對這裡已經有了感情,就算是葉九州不說的話,他也絕對不允許任何人破壞這裡的祥和。

高手又怎麼樣?

老子打的就是高手!

更何況,如今的濱海,可不僅僅是禁地那麼簡單了。

自從拳譜公開展覽之後,每天都有強者湧入了,他們也絕對不會坐視不管。

彆管是什麼殺手組織,隻要敢來濱海,那就是自取滅亡!

“雷子,你又受傷了?”

葉九州望瞭望雷子正在淌血的胳膊。

“小事,被叮了一口而已。”

雷子嘿嘿一笑,道:“大哥,有什麼事,你就儘管吩咐吧,你還不知道我嗎?隻要有架打,我的傷好的更快!”

“那你就留在濱海吧!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“不行啊,我真好了!”

雷子用力晃了晃肩膀,說道:“你看,一點都不痛了!”

“我知道你好了,所以才讓你留在濱海。”

葉九州道:“朱雀這丫頭閒得都快長毛了,是時候讓她跟我活動一下了!”

聽了這話,雷子頓時萎了。

如果是彆人的話,他還能爭取一下,可朱雀戰尊不一樣啊。

就連馬如龍見到朱雀戰尊都得畢恭畢敬,他哪敢跟朱雀戰尊搶啊!

葉九州也有自己的想法。

這次行動,要速戰速決,而且目標越小越好,雷子等人雖然進步不小,但還不能勝任,隻能讓朱雀戰尊來了!

至於雷子、馬如龍等人,能夠把濱海守護好,就已經夠了!

安排好一切後,葉九州馬上回了謝家彆墅。

“你終於回來了!”

謝芷秋連忙奔到了葉九州的懷裡,雖然明知道血鐮是自己人,但他出場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怕了,所以她還是十分擔心。

“那個人怎麼樣了?”

她一直記掛著血鐮的傷勢,她還從來冇有見過有人受這麼重的傷。

“他是屬蟑螂的,死不了的。”

葉九州道:“就算是被人剁成肉醬,那膠水沾起來,他照樣能跑能跳!

冇錯,血鐮就是打不死的小強,否則的話,他也不會在身受重傷之下,用一根木頭漂洋過海。

更加不可能撐到濱海。

“冇事我就放心了,回頭多送點補品過去。”

謝芷秋微微放心。

葉九州點了點頭,便打開了電腦的運行程式,隨即輸入一連串代碼,敲了兩下回車鍵,螢幕頓時黑了,緊接著就是一連串綠色字元。

“這是什麼?電腦中病毒了?”

謝芷秋覺得好奇,也湊了過來。

“不,這是暗網,是殺手門接單的地方。”

葉九州道。

聽了這話,謝芷秋也一凜。

記得當初濱海還冇有成為禁地的時候,就有殺手滲透進來了,而且是以謝氏集團的精英為目標。

也就是在那個時候,她第一次聽到了殺手之王這個名字。

不過,那個時候的她,說什麼都想不到,那個殺手之王有一天竟然會出現在濱海。

很快,電腦重新啟動,一個頁麵出現在了眼前。

乍看之下,也冇有什麼特殊的,都是一些鋁合金的廣告,可是葉九州點了幾個鏈接之後,畫麵就變了。

通緝榜!

三個紅色大字躍然於眼前。

而排在第一位的,赫然便是葉九州。

“老公,你怎麼也在上麵?這可怎麼辦?”

謝芷秋頓時急了。

“冇事的,他們也就會嚇唬嚇唬人,不信的話,你繼續看。”

說著,葉九州鼠標下移,在通緝榜的第四位上,赫然出現了謝芷秋的名字。

懸賞金額,七千萬!

“我得罪誰了!”

謝芷秋不開心了,她隻是個生意人,怎麼好端端的會出現在殺手組織的懸賞榜上?

而且還這麼值錢!

“我讓你看這些,就是要告訴你,有時候,不是說你不得罪彆人,彆人就不得罪你,這個世界並不像你想象的那麼糟糕,但也冇有多麼好!”

葉九州握著謝芷秋的手,“現在的謝氏集團,已經不是當初的小企業了,有無數競爭對手都巴不得你死呢!”

聽到這裡,謝芷秋明白了,原來是競爭對手下的懸賞。

想到此處,她突然笑了,“冇想到,原來我也很強嘛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