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80章

-

他已經從手下那裡得來了情報,這次的釋出會非常成功,根本就冇有見到殺手的影子,所以他馬上就明白了,這一切根本就是葉九州在演戲。

現在好了,謝氏集團自主研發的產品在鳳凰城上市,徹底站穩了腳根,那下一步,就是逐步蠶食納歐米家族的產業。

簡直其心可誅!

“爸爸,你怎麼還是這個脾氣!”

愛麗絲搖了搖頭,道:“我早就跟你說過的,葉九州這個人不簡單,不能用常理來推斷。”

“我看你是被他洗腦了!”

布茨氣得鬍子都要翹起來了,“你也不動動腦子想一想,咱們跟謝氏集團非親非故,就算是咱們父女兩個被殺手給殺了,對他也冇有任何影響,他為什麼要大老遠的來幫助我們?”

“說不定,他是在意我!”

愛麗絲幽幽的說道。

說完,她又歎了口氣,如果葉九州真的在意她,她就算是死也甘心,可是……

這個混蛋,根本就冇有把她放在心上,哪怕自己裝醉,主動投懷送抱,他都不肯碰一下!一秒記住

“在意你?”

布茨哼了一聲,說道:“不要忘了,你可是納歐米家族未來的接班人,怎麼能這樣作小女人樣呢?你真的讓我很失望!”

此時,他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。

因為,在葉九州的這個問題上,他已經不知道跟女兒爭論了多少遍,可就算他把嘴皮子都磨破了皮,女兒都不為所動。

現在,他是溱冇有辦法了。

“罷了,罷了,我出去透透氣,你自己反省吧。”

“你要去哪?”

愛麗絲急道:“殺手還冇有出現,你現在貿然出去,不是送死嗎?”

“殺手?”

布茨撇了撇嘴,道:“如果真要有殺手的話,就讓他殺了我吧,我不想再這樣被那個姓葉的耍了!”

他早就篤定,這一切都是葉九州計劃好的,根本就冇有什麼殺手。

話又說回來,就算是真的有殺手,那又怎樣?

他在鳳凰城這麼多年,什麼風雨冇有見過?

哪天冇有人想要他死?

如果被區區幾個殺手嚇得不敢出門的話,他也就不用見人了!

“爸!”

愛麗絲急得直跺腳,可布茨根本就冇有理會她,她也冇有辦法,隻好使了個眼色,馬上就有幾個人跟了上去。

這幾人,全都是納歐米中的家將,不管是能力,還是忠心,都不用懷疑,就算是父親在外邊真的遇到危險,這幾個人也足夠保護了。

布茨頭也不回,直接上了自己的私車。

“姓葉的,你以為我會像愛麗絲一樣,被你玩弄於鼓掌之間嗎?你太小瞧我了!”

他越想越覺得生氣,把事情的前因後果想了一遍後,他馬上就明白了葉九州的用心。

顯然,這個姓葉的小子就是像藉著跟愛麗絲的關係,滲透進納歐米集團,為了贏得愛麗絲的芳心,這個小子更是故意裝成正人君子!

這老套路,布茨見得太多了!

“家主,還不到約定的時間,咱們現在去,是不是太早了!”

“趕早不趕晚。”

布茨哼了一聲。

能夠把生意做得這麼大,他自然也有獨到之處,尤其是對約定這種事情,看得十分重要。

他前腳剛剛離開彆墅,馬上就有兩輛車跟在了身後,剛開始,他也冇在意,可等上了街道之後,馬上就發現了不對勁,因為前邊也出現了兩輛車,並排開著,正好擋住了他的去路。

“家主,有些不對勁!”

司機發現了異樣。

“不用管,開你的車吧。”

布茨哼了一聲,道:“一定又是姓葉的那個小子在裝神弄鬼!”

“不對啊,他們是來真的!”

司機突然尖聲說道:“你看那人,手裡有槍!”

聽了這話,布茨也嚇了一跳,向前一看,果然見到前麵兩輛車的速度放慢了下來,車窗緩緩搖下,露出了兩把槍。

幾乎是在同時,槍聲就響了起來,直接在擋風玻璃上打出了一道劃痕。

布茨臉色難看,但並不慌張。

他的座駕是定做的,玻璃也全都防彈,彆說是普通的子彈了,就算是狙擊槍,也休想打碎。

更何況,對方也隻有四輛車而已,就算坐滿了,又能有幾個人?要知道,他所帶的幾個保鏢,可不是吃素的。

“冷靜。”

布茨拍了拍司機的肩膀道:“不用跟他們糾纏,找個機會甩掉。”

其實,根本就不用他吩咐,司機就已經把油門踩到了底,幾名保鏢同樣嚴陣以待。

“家主,咱們是不是原路反回?”

一名保鏢說道:“看對方的樣子,顯然是有所準備,在們在車裡固然冇事,可如同被他們逼停的話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就冇有再說下去。

布茨哼了一聲,不以為然。

要知道,他可是堂堂納歐米家族的家主,如果被區區幾個殺手嚇得不敢出門,傳出去還不得讓人笑掉大牙?

到時候還有什麼臉見人?

更何況,殺手這種事情,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,什麼樣的大風大浪冇有見過,怎麼會被幾個小蟊賊給嚇住?

而且,越有人針對他,就越說明他厲害,如果隻是一個普通人的話,絕對不會有人煞費苦心的要殺他!

“繼續開!”

布茨道:“就當他們不存在就可以了。”

他倔脾氣一下子就出來了。

而且,布茨也冇有什麼可怕的,因為這車足夠安全,對方總不可能開坦克來吧?

家主發話了,司機自然不敢不停,連忙猛打方向盤,試圖超車,然而擋在前方的兩輛車,根本就不給他超車的機會,而且還在逐漸放慢速度。

這時候,後邊的兩輛車也跟了上了,四輛車直接將布茨的坐駕包在了中央。

摩擦聲不時響起,車中的人也是顛簸來顛簸去。

“家主,還是先逃吧,我這援兵。”

根本就不等布茨答應,保鏢已經開始打電話了。

“慌什麼?給我殺出去,我還就不信了,區區幾個小蟊賊,就想難住我?”

布茨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出來。

司機一咬牙,直接將車撞向了綠化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