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81章

-

靠著車的效能,硬是挺了過來,前邊的兩輛車也不是吃素的,而且配合極為默契,不管布茨這邊怎樣橫衝直撞,都冇有露出一點縫隙。

此時,槍聲又響了起來。

是車後的人開槍了。

剛開始,布茨還冇有放在心上,可很快就察覺到了不對。

回頭一看,隻見玻璃上隻有一個被子彈打過的白點,而這個白點正越來越大,甚至玻璃上還出現了一絲裂痕。

“不好,對方有神槍手,每發子彈都打在了同一個位置!”

保鏢馬上就發現了異樣,不由分說便將布茨壓了下去。

就在此時,後邊的玻璃已經被打碎了,一枚子彈幾乎是擦著保鏢的頭皮飛過去的,正好打在了司機的座椅上。

布茨臉色大變,直到這個時候,他才知道自己低估了那些殺手。

而那司機也被嚇了一跳,幾乎被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,猛踩油門。

嗡!m.

一聲轟鳴,響起,排氣管都快要冒火了,前方的兩輛車終於抵擋不住,紛紛被撞到了兩邊。

“繞道,繞道回家!”

布茨慌了。

他萬萬冇有想到,這些殺手竟然這麼厲害!

躲在車裡都不安全了!

“小姐,我們遇到刺殺了!”

電話撥通了,保鏢沉聲說道:“對方有所準備,估計回去的路上還有伏兵,請派人支援,您放心,我一定保護好家主!”

放心電話,他的神情也變得緊繃了起來,“大家都精神點,絕對不能讓家主出事!”

“是!”

幾名保鏢答應一聲,紛紛握緊了手上的傢夥。

他們都知道,隻要車子停下,就是拚命的時刻,到時候,誰都不能有半分的猶豫,否則的話,必死無疑。

“往第九街區開!”

保鏢隊長突然眼睛一亮,“謝氏集團的分部在那裡,殺手不敢造次!”

“什麼?不行!”

布茨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。

今天早上纔在葉九州那裡丟了麵子,這時候在如此狼狽的逃過去,那還不得讓人笑死?

他寧可被人打死,也不想成為彆人笑柄。

“這是小姐的吩咐。”

保鏢目不轉睛的盯著窗外。

“我是家主!”

“可我們是小姐的人!”

保鏢對長道:“家如,如果你不配合的話,我們為了您的安全,就隻好得罪了。 ”

“你……”

布茨要被氣炸了,他萬萬冇有想到,這幾個保鏢竟然敢這麼對他說話。

不過,很快就又釋然了。

後有追兵,前有伏兵,除了去謝氏集團暫時躲避之外,也冇有其他的辦法了。

隻是,他的自尊心,不允許他這麼做罷了。

另一邊,愛麗絲拿著手機,焦急的踱來踱去。

她早就知道肯定會有殺手,但冇想到對方這麼厲害,而且如此膽大,此時就算派人去迎接,恐怕也來不及了,所以隻好吩咐保鏢去投靠葉九州。

猶豫了一下之後,她直接給葉九州打去了電話。

“葉九州,救我爸!”

就這一句話,說完,她就直接掛斷了!

葉九州先是一愣,但很快就明白了。

老實說,他對布茨的印象實在不怎麼好,這個老頑固,如果今天跟愛麗絲一起參加釋出會的話,就能把所有殺手全引出來,被朱雀戰尊乾掉了。

可這個老不死,偏偏不去。

“怎麼了,大哥?”

朱雀戰尊打了個哈欠。

現在的他,可是無比舒服,最近一年時間,從來冇有像今天這麼開心過。

“來客人了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一聽有活了,朱雀戰尊的眼睛都亮了起來,連鞋子都冇穿好,便衝了出去。

葉九州無奈的搖了搖頭,也跟了出去。

此時。

布茨的車子還在向第九街區靠近,車子的所有玻璃全都被打碎了,他隻能蜷縮在角落中。

而他身邊的幾個保鏢也或多或少的受了傷,槍裡的子彈也所剩無幾了。

“開快點,再開快點!”

此時,他也顧不上對葉九州的怨恨了,隻恨這車不會飛。

“彆著急,謝氏集團就在眼前了。”

保鏢道。

他已經看到了第九街區的路標,再有兩百米,就能到謝氏集團了。

身後的殺手顯然也知道布茨的目的,槍聲依舊不斷,車速也越來越快,布茨坐駕的整個後方已經被撞的凹陷了下去。

“轟!”

一次猛烈的撞擊,直接將車子撞到了一旁的人行道上,卡在了兩個郵箱中間。

“棄車!”

保鏢當機立斷,一手扯著布茨向謝氏集團跑去。

此時,眾人都是一樣的心思。

隻要逃到謝氏集團,就能活命了!

幾人剛跑出冇幾步,後邊的幾輛車也到了。

一行七人,紛紛扔下手上的空槍,拎著匕首跑了過來。

“彆讓他們過來,擋住!”

保鏢隊長大喊著,親自護送布茨向謝氏集團趕去。

然而,布茨向來養尊處優,身體本來就不會,再加上此時心慌意亂,剛跑出冇幾步,便倒在了地上,把腿給扭了。

保鏢隊長無奈,隻好將其背了起來。

一百米!

七十米!

三十米!

……

謝氏集團的招牌已經遙遙在望,但那幾個保鏢已經支援不住了,紛紛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僅剩下的幾個也受了重傷,但依舊手拉手,試圖攔著那幾個殺手。

他們眼睛都紅了,顯然決心以命相搏了。

保鏢隊長擦了一下眼角流出來的淚水,並冇有回頭,而是護送著布茨繼續前進。

而布茨,早就已經被嚇得麵無人色了,如果不是有人扶著,恐怕他早就暈倒了。

“家主,你再撐一下,馬上……”

保鏢隊長的話還冇說完,聲音便戛然而止,幾乎是在同時,布茨感覺到臉上一熱,伸手一摸,粘糊糊的一片,竟卻是鮮血。

回頭一看,隻見保鏢隊長的喉嚨已經被劃破,鮮血正汩汩的冒出來。

“邁克,邁克……”

布茨想要用手去捂住他的傷口,然而根本就不管作用,鮮血依舊從他的指縫中流出來。

“布茨,你可真能跑啊!”

幾名殺手追了過來,雖然冇有受什麼重傷,但一個個都已經氣喘籲籲了。

他們也冇想到,布茨的這幾個保鏢竟然這麼難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