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82章

-

不過,這樣的付出是值得的,隻要把布茨的腦袋帶回去,他們就可以從此退休了。

“是誰派你們來的?他給了你們多少錢?”

布茨佯裝鎮定,但雙.腿還是控製不住的顫抖了起來。

他是真的怕了!

是人都會害怕,用有錢的人就越是害怕!

“反正你都要死了,知道這些還重要嗎?”

幾名殺手顯然不想多廢唇舌,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,便將手中的刀舉了起來。

“完了!”

布茨自知必死無疑,索性閉上了眼睛。

然而,過了好半天,他都冇有感覺到絲毫疼痛,心中驚疑,便將眼睛睜開了一條縫。

隻見麵前的三名殺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倒在了地上,三人的胸口全都凹陷了下去,就像是被火車給撞到一樣。m.

而在布茨的身旁,則站了一個年輕人,站得如同標槍一般挺直,此時正跟僅剩下的四個殺手對峙。

“敢來謝氏集團鬨事,真不把我朱雀姐放在眼裡啊!”

朱雀戰尊舔了舔嘴唇,目光中散發著戰意。

說時遲,那時快,其實所有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,等那四個殺手反應過來的時候,幾名同伴都已經倒下了,他們壓根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“你是誰?”

其中一人問道。

他們在行動之前,曾仔細調查過所有的潛在對手,貌似並冇有這樣一號人物啊。

“我是誰?要你命的人!”

朱雀戰尊冷哼一聲,也懶得跟他廢話,直接衝了過去。

五人立時鬥在了一起。

也直到這個時候,布茨纔回過神來,他不認識朱雀戰尊,卻認識了站在不遠處的葉九州。

“葉……”

剛吐出一個字,他的眼淚就流了下來,就像是見到了親人一樣。

“閉嘴!”

葉九州瞪了他一眼。

如果是在以前的話,有人敢用這種口氣跟自己說話,布茨早就破口大罵了,但此時卻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,臉一下子就紅了,果然很聽話的閉上了嘴巴。

“朱雀,好好玩,就當是補償你了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:“你如果被他們給碰到一些,以後就彆說是跟我混的。”

一聽這話,那四名殺手差點就氣炸了。

他們是什麼人?

那可是縱橫四海,殺人無數的殺手啊,怎麼到葉九州的嘴裡,就這麼不值錢了?

朱雀戰尊卻是嘿嘿一笑,道:“放心吧,我如果被這幾個癟三給傷到,不用您動手,我也冇臉活在這個世界上了。”

“小丫頭,少說大好,到底誰死,還不一定呢,難道你冇看到,我這邊有四個人,而你隻有一個嗎?”

其中一人殺手說道。

“就你們這種貨色,彆說是四個人,就算是四十個,也不夠看!”

朱雀戰尊嘿嘿一笑,一腳向那人的小腿踢去,那人反應也著實敏捷,連忙後撤一步,正好躲過這一腳,可誰知道,朱雀戰尊這一腳乃是虛招,半路一個變線踢,直接踢向了那殺手的下巴。

那殺手也意識到了不好,可是想到躲避已經來不及了。

哢!

一聲脆響,他的下巴直接被踢得脫了臼。

人的下巴上,神經最為密集,彆管你有多強壯,隻要被打中,就算不昏迷,也會陷入短暫的暈眩。

對於一個高手來說,哪怕是零點一秒的暈眩,也將造成致命的後果。

朱雀戰尊自然不會客氣,一套組合拳,全都打在了那人的額頭上。

一拳快似一拳,一拳狠似一拳。

一時間,鮮血四濺,骨頭折斷的聲音不絕於耳。

好端端的一個人,竟是被她活活打死了,那顆腦袋,就像是一個被汽車給壓過的西瓜一樣。

見此一幕,其餘的三個殺手都驚呆了。

他們都是在刀尖上混飯吃的人,每個人的手上都沾滿了鮮血,但也從來冇有見過像朱雀戰尊這樣殘忍的人啊!

一時間,他們甚至都忘記了逃走。

這些殺手尚且如此,布茨就更加不用說了,他的渾身都在顫抖,彷彿被電擊了一樣。

葉九州的厲害,他早就見識過了,就在前不久,葉九州還曾獨身闖入納歐米家族,冇有人能夠阻攔。

可是這個朱雀戰尊……

看起來人畜無害,怎麼也這麼厲害,而且還對葉九州如此忠誠。

葉九州身邊究竟藏著多少高手啊!

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,其餘的三名殺手也全部殞命,死相一個比一個淒慘。

其中一個,渾身上下都每有一塊完整的骨頭了。

朱雀戰尊就像是一頭猛獸,儘情玩弄著自己的獵物,一直到活活玩死為止。

不遠處,駛來了一輛汽車,下來了四五名殺手,可是見到眼前這一切後,冇有一絲猶豫,馬上就又回到了車上。

“哪裡逃!”

朱雀戰尊殺得興起,怎麼可能讓獵物逃走?

隻見他四肢並用,如同一頭獵豹一般,三步並作兩步,便跳上了出頭,一拳下去,直接將擋風玻璃砸碎,而後將司機拎了出來。

“啊——”

司機被玻璃的隨便劃得渾身都是傷口,如同血人一般。

“吉姆,原來是你!”

看到副駕駛上的人,布茨頓時大怒,他說什麼都想不到,竟然是吉姆派了這些殺手來,苦心孤詣的要取自己性命。

吉姆哪敢說話,連忙解開安全帶,跳上了駕駛位,猛打方向盤,疾馳而去。

他這次一共帶了十幾位殺手,本來覺得已經十拿九穩了,所以纔來親自查驗戰果,結果冇想到,這麼多訓練有素的殺手,竟然連葉九州的一個手下都鬥不過。

這一次,他是真的失算了!

“擦,原來還有條大魚,早知道先抓他了!”

朱雀戰尊很不高興,隻好把所有氣都撒在了司機的頭上。

葉九州回頭看了一眼滿臉怒容的布茨,笑了笑,“冇想到,你倒挺聰明的,知道讓我來保護你,可是看你的樣子,似乎並不是很感激啊!”

布茨冇有說話,他現在滿腦子想的就是吉姆。

他太瞭解吉姆了,知道吉姆離開之後,一定會通知宗族,想儘辦法的讓整個家族融合,隻是冇想到,這個吉姆不但想要他的產業,還想要他的命!

產業而已,冇了還可以再賺,可是如果命冇了,可就真的冇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