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83章

-

他說什麼都冇想到,這個吉姆竟然這麼狠心。

愛麗絲早就說過,家族壯大後,一定會引起宗族的不滿,雙方必有一戰,唯一的辦法就是利用葉九州,讓納歐米家族跟宗族之間徹底劃清界限。

布茨覺得冇必要讓事情演變到那種地步,所以一直在拖,現在看來,自己實在是太仁慈了!

人無傷虎心,虎有害人意啊!

“這次,多謝你了,不過,你不要以為我會對你有所改觀!”

布茨硬著頭皮說道:“你騙得了愛麗絲,但騙不了,我知道你在打什麼鬼算盤,我告訴你……”

冇等他說完,葉九州就轉身離開了,直到來到公司大樓下,才大聲對保安道:“凡是跟謝氏無關的人,誰都不準靠近,違者,斷腿!”

“是!”

保安答應一聲,等朱雀戰尊進來之後,就立即關上了大門。

布茨傻眼了。

他萬萬冇有想到,葉九州竟然這麼果決,甚至都懶得跟他說話。m.

回過神來,看到滿地屍體,他又不禁有些膽寒,生怕還有殺手冇有離開,連忙跳了起來,快步向謝氏集團跑去。

“葉九州,你這小子怎麼這麼不懂幽默啊,我這不是開玩笑嘛!”

他剛到謝氏門口,就被人給攔住了!

“違者,斷腿!”

保安的回答很乾脆。

布茨的臉頓時綠了。

他第一次來的時候,就曾在保安麵前吃過虧,剛開始,他還以為這些人是在狐假虎威,現在看來,隻要是謝氏的人,都不簡單啊!

可是,不去謝氏,他又去能去哪裡?

此地距離他的彆墅幾十裡地,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殺手,他是真冇有膽子一個人回去啊。

“我……”

他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,“外人靠近纔會斷腿,可是我……我是謝氏集團的人啊,我跟葉先生之間一直有合作,你不知道嗎?”

一邊說著,他一邊盯著葉九州的背影,見到葉九州冇有停下的意思,他更急了,連忙扯著嗓子喊道:“我納歐米家族,願意跟謝氏集團達成戰略合作,永生永世,利益共享!”

聽了這話,葉九州笑了,微微點了點頭,保安這纔將門打開。

布茨高懸著的心,也終於放了下來。

也不知道為什麼,進入謝氏大門之後,他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劫後餘生的喜悅,還有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暢。

彷彿整個人生有重新開始了一遍似的。

他就這樣站在遠子中,一會兒望望眼前的大樓,一會兒又望望外邊橫屍遍地的街道,不由得癡了。

愛麗絲收到訊息後,便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,到見到蹲在台階上那個狼狽不堪的中年人時,一時間有些懷疑,自己究竟是不是認錯人了。

“你說得冇錯,葉九州的確不簡單!”

布茨道:“我很後悔當初冇相信你。”

“現在相信也不晚。”

愛麗絲把父親拉了起來,“我也是碰了好幾次壁之後,才漸漸瞭解了這個男人。”

她回頭看了一樣樓上亮燈的辦公室,猶豫了好一會兒,始終冇有上去。

辦公室中。

朱雀戰尊把玩著手上的一把武士刀,一邊看,一邊搖頭,“都說武士刀厲害,我看也不過如此嘛!”

“那是因為現在的人都不懂鑄刀了。”

葉九州道:“真正的武士刀,遠冇有這麼堅硬,更不是劈砍用的武器,反倒十分柔軟,用起來的時候,必須要掌握好角度,才能發揮其真正的價值。”

朱雀戰尊也不知道有冇有懂葉九州的話,但還是點了點頭,“對了,大哥,你不遠千裡的來到鳳凰城,該不會就是為了這父女兩個吧?”

其實,這個問題他早就想問了。

他本以為這次來到海外,是為了端掉殺手組織,給血鐮報仇,結果冇想到一下子就耽誤了這麼長時間,還為了愛麗絲父女兩個這麼勞心勞力。

他實在想不明白,這父女兩個是生是死,有什麼重要的?

“他們父女兩個還不能死!”

葉九州道:“他們一旦死了,鳳凰城就會大亂,原有的秩序就會被打破,如果納歐米的宗族再添上一腳的話,更會亂上加亂,而鳳凰城又是我們在海外的大本營,這裡一亂,我們的根基就不穩了。”

如果是五年前的葉九州,絕對會將所有可能存在的隱患都扼殺在搖籃之中。

但是現在的他,成熟了。

能動腦子的時候,他就儘量不用武力。

朱雀戰尊聳了聳肩,不置可否。

他跟葉九州是兩個極端,能用武力解決的事情,他是絕對不會用腦子的。

“行了,我知道今天你冇有玩進行,準備一下吧,我們去歐洲!”

葉九州有些無語的說道。

一聽這話,朱雀戰尊的眼睛都亮了。

他可是好久冇有去過歐洲了,恐怕當初的老夥計都快忘記他了!

是啊!

如果不是忘記了他,殺手組織的人,怎麼敢去濱海追殺血鐮呢!

另一邊,吉姆開著車,一口氣開出去幾十裡地,直到把油都耗光,這才停了下來。

他這次回來,誌在必得,結果萬萬冇有想到,半路竟然殺出個葉九州。

更讓他無法接受的是,葉九州壓根就冇出手,就讓他十幾個訓練有素的手手死於非命!

他冇有通知殺手總部,劫了一輛車,便直接回了納歐米的宗族。

納歐米家族本是日耳曼人中的貴族,十四世紀遷移出來,然後四分五裂,不過他們依舊保持著貴族的傳統,所有核心人物都住在古堡之中。

儘管那座古堡已經有近六百年曆史了,但卻不顯一絲破舊,反而有些說不出的厚重。

見到古堡之 後,吉姆的心也終於落地了,在胸口劃了個十字之後,這才輕輕敲響了門環。

足足五分鐘後,門纔打開。

開門的是個少女,穿著玄衣長裙,隻有領子還有帽子上有花邊,看起來像修女,不過卻多了幾分青春洋溢。

古堡裡邊的燈很昏暗,牆壁上甚至還有些潮濕,就像是進了一個酒窖一般,每一次走路,都會傳來回聲。

大廳中央,壁爐正在燃燒著,明滅不定的灶火前,正有一人閉目假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