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87章

-

幾乎所有人都讚同,為數不對的幾個反對派,也不敢發表自己的意見,隻好可憐巴巴的望向布茨。

布茨臉色鐵青。

他還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人。

先是保羅設計愛麗絲,接著吉姆又派人行刺,如今又正麵逼宮,這叔侄兩個,簡直是欺人太甚!

“這件事,不需要表決!”

布茨道:“不管你承認根本承認,我始終都是家主,這個家裡的所有大事,全由我說了算,什麼狗屁表決,根本就不能算數,還有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停頓了一下,繼續道:“我宣佈,保羅、吉姆被逐出門庭,踢出族譜!”

“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?”

保羅的聲音也冷了下來。

雖然雙方早就已經撕破了臉,但是踢出族譜的罪名,還是太大了!

不敢在什麼時代,不管在什麼地方,這都是一種莫大的羞辱。m.

布茨先是看了女兒一眼,這才沉聲說道:“本來,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得這麼決,是你們逼我的!”

說完,他使了個眼色,馬上就有兩人把保羅連人帶輪椅給推了出去。

見此一幕,屋中的人表情都變得精彩了起來。

有人眉頭緊鎖,有人暗自慶幸,也有人雙拳微握,顯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。

大家都默不作聲的離開了,布茨則是癱軟在了椅子上。

最近一段時間,他越來越覺得有心無力了。

“宗族果然還是冇有放過我們啊!”

他歎了一口氣,道:“保羅隻是他們的先頭部隊而已,目的就是看看我們的態度,接下來就是狂風驟雨般的打擊了。”

他在外邊的眼線傳來了訊息,最近宗族的活動越來越頻繁,而且逐漸失去了耐性,短短七天的時間裡,已經有六個不願意合併的分脈被搞垮。

恐怕接下來,就是他們了。

“這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嗎?”

愛麗絲一點都不驚訝。

甚至,從她懂事那天開始,就已經明白了。

在她們的麵前,就隻有一條路,要嘛拱手送出家產,回宗族做一個有名無實的長老,要嘛就拚命一搏。

愛麗絲選擇了後者,這麼多年來,一直都在韜光養晦。

可是,宗族的強大,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,她也也度想到了放棄,直到遇到了葉九州……

“爸,現在可不是退縮的時候。”

愛麗絲站了起來,“不管葉九州的態度如何,我們都不能坐以待斃,爭取,總會有機會的,如果連爭取都不敢的話,也就太窩囊了。”

“冇錯!”

布茨點了點頭。

他們這一脈,是經曆了數百年的努力,纔有了今天的規模,這都是老祖宗的心血,他絕對不允許毀在自己的這一代。

另一邊,保羅離開布茨家後,便從輪椅上下來了。

此時,他的樣子哪裡還像是個病人了。

“布茨,我給過你機會了,是你不珍惜!”

他冷哼一聲,深深望了一眼身後,便上了一旁的跑車。

今天發生的一切,都在他的預料之中,他也的確不希望布茨妥協。

因為布茨如果妥協的話,他就不好找機會報仇了。

現在好了,隻要把情況彙報上去,宗族就會來收拾布茨,而他,就能順理成章的成為族長!

鳳凰城外的一個小酒館中。

“宗主怎麼說?”

“當然是趕儘殺絕!”

吉姆轉過身來,“族中大會怎麼說?布茨的臉色一定十分難看吧?”

保羅笑著點了點頭。

“這傢夥,就是個腦滿腸肥的東西,我真不知道,他憑什麼可以做那麼多年的家主,他的一舉一動,都在叔叔的預料之中。”

“這個人太自大了,連背靠大樹好乘涼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!”

吉姆嘿嘿一笑,道:“如果不是他太過自大的話,我們也不會有機會啊,今天!是他最後一天當家主了!”

“今天?”

保羅眼睛一亮。

他早就知道宗主一定會吩咐動手,但絕對想不到這麼快。

“冇錯,就是今天!”

吉姆嘿嘿一笑,道:“宗主擔心遲則生變,所以對我下了死命令,還派了幾個高手幫忙,萬無一失。”

“那葉九州呢?””

想到這個名字,他依舊心有餘悸。

他長這麼大,就從來冇有見過如此霸道的人,幾乎讓他成為了殘廢。

更讓他無法接受的是,從始至終,葉九州都冇有用正眼看他。

實在是太目中無人了!

“區區一個葉九州,不足為懼!”

吉姆道:“等我們掌控了家族,第一件事就是拿葉九州揚刀,我要將他一手建立起來的謝氏集團,拆成廢墟!”

……

夜色,濃得像一團化不開的墨。

整個鳳凰城都被一股壓抑的感覺所籠罩,甚至連路上都冇有多少行人。

噗!

一聲悶響,納歐米家族門口,一名負責巡邏的保安,無聲無息的倒在了花園中,鮮血順著他的脖子淌到了地上,彙成了小河。

他剛剛倒下,便有數道身影踩著他的屍體疾行而過。

此事,已是半夜,一輪皓月已斜至天空,但布茨卻全無睡意。

因為他知道,今晚註定不會平靜。

“爸爸,你不用說了,我是不會離開的。”

愛麗絲道:“您說過的,遲早有一天,要把家族裡的事務交給我來打理,既然如此,我怎麼能放棄自己的基業自己離開?”

“現在不是賭氣的時候。”

布茨道:“我剛剛收到訊息,又有幾個分脈被吞併了,接下來我們了,那幫人有多凶狠,你是想不到的。”

“那我也不走!”

愛麗絲的倔脾氣也上來了。

布茨也冇有辦法,隻能深深的歎了一口氣,“你知道宗主為什麼這麼迫切的要吞併我們嗎?”

“當然是為了錢!”

愛麗絲道:“幾十個分脈,家中都有不少積蓄,被宗主吞併之後,這錢自然就落入他的腰包了。”

“是,也不全是!”

布茨道:“宗主是為了自保!”

聽了這話,愛麗絲也是一愣。

納歐米家族一共幾十個分脈,不管在哪個城市,都是獨霸一方的存在,宗族更加不用說了。

究竟有什麼勢力,能夠威脅到它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