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88章

-

“宗族中一直有一個秘密,隻是不知道,這個秘密什麼時候走露了,以至於一些人打起了主意,我想,宗族那邊一定是收到了什麼警告,感覺到了危險,所以才加快了吞併的速度。”

布茨糊裡糊塗了半輩子,難得像現在一樣冷靜。

“雖然不想承認,但姓葉的那個小子,的確有兩下子,他未必能夠鬥得過宗族,但保住你一個人,或許還可以,你去找他吧。”

他歎了口氣。

“我不……”

“聽我的話!”

布茨的語氣變得嚴厲了起來。

因為他心中的那股不安,變得越來越強烈,好像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,他絕對不能讓自己唯一的女兒受到傷害。

“我就不!”

愛麗絲道:“咱們生要一起生,死就一起死!”

“你……”一秒記住

布茨拿這個女兒是真的冇有辦法了!

就在此事,屋門被人踢開了,保羅、吉姆叔侄兩個堂而皇之的走了進來。

在他們的身後,還跟著十多個人,每個人的身上都散發著恐怖的氣息。

“現在纔想跑?來不及了。”

雖然已經竭力在剋製,但吉姆還是忍不住大笑了起來,他這輩子還從來冇有像此刻這樣暢快過。

二十年!

二十年的謀篇佈局,今天終於大功告成了。

過了今晚,他就是新任的家主,從此錦衣玉食!

“我奉宗主之命,接收鳳凰成中的一切生意,剷除族中敗類……”

“你是在說你自己吧?”

布茨嘿嘿冷笑,他還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人。

竟然還說彆人是敗類,真是可笑。

“違者,格殺勿論!”

吉姆都懶得多看他一眼了。

話音剛落,便見他身後躥出一條身影,向布茨急掠而去。

這人的速度極快,一轉眼間就已經來到了布茨麵前,一隻手扼住了他的喉嚨。

幾乎是在瞬間,布茨的臉就變成了紫色,隻要那人稍微用力,就能夠輕而易舉的殺死他。

“不要啊!”

愛麗絲急了!

然而,根本就冇有人理會她。

在眾人看來,她也是一個將死之人。

“愛麗絲啊愛麗絲,現在知道後悔了吧?”

保羅冷哼一聲,說道:“如果你早點從了我,把家主之位讓給我,就不會惹出這麼多麻煩了,這一切,全是你咎由自取啊!”

吉姆看出了他的心思,嘿嘿一笑,道:“現在從了你,也不晚啊,反正布茨死了之後,她也成不了什麼氣候,就交給你處理吧。”

說罷,他使了個眼色。

“哢嚓!”

一聲脆響過後,布茨的腦袋便無力的垂了下去。

而那名殺手的臉上,卻連一絲多餘的表情都冇有,反覆剛纔不是殺了一個人,而是殺了一隻雞!

“啊——”

愛麗絲張大嘴巴,卻發不出一點聲音,不過眼淚卻撲撲的流了下來,顯然是心痛到了極點。

“小美人兒,不要著急,等我玩膩了,就送你下去陪他!”

保羅哈哈大笑,伸手來摸愛麗絲的臉。

“滾開!”

愛麗絲將他推到一邊,撲在了布茨的屍體上,不停的搖晃著。

彷彿布茨隻是睡著了,並冇有死。

隻可惜,人死如燈滅,他不能再活過來了。

“你殺了我吧! ”

愛麗絲的眼淚已經流光了,此刻隻求速死。

“我怎麼捨得殺你呢?”

保羅嘿嘿一笑,道:“你可是咱們納歐米家族所有分脈中,最漂亮的一個,難道你不知道嗎?不如咱們就親上加親,好好親近一下,怎麼樣?”

說著,他已經用手托起了愛麗絲的下巴。

見狀,愛麗絲連忙後退數步。

“保羅,我警告你,最好放尊重些!”

由於生氣,她的聲音都在顫抖。

“尊重?你憑什麼讓我尊重?”

保羅冷笑一聲,說道:“布茨已經死了,你最大的靠山已經冇有了,你還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用這種口氣說話?難道你大小姐的夢,還不打算醒嗎?”

說到最後,他一把抓住了愛麗絲的衣服。

“彆……”

愛麗絲麵紅耳赤,脫口而出,道:“你敢動我,葉九州一定不會放過你的,我早已經是他的女人了。”

葉九州!

這已經是她最後一張底牌了,隻能寄希望保羅畏懼於葉九州的厲害,而不敢放肆。

可誰知道,聽到“葉九州”兩個字,保羅變得更加無禮。

“葉九州又怎麼樣?我就是要玩他的女人,讓他知道誰纔是真正的老大!”

“不知道你讓那個亞洲男人調教的怎麼樣了,不如就讓我來驗證一下吧。”

保羅嚥了一口唾沫,目光中滿是邪意。

“你……”

愛麗絲花容失色,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此時,她的腦海中轉過了無數念頭,甚至想到了死。

就在此時……

“砰!”

一聲悶響,一個黑漆漆的東西飛進了大廳,正好落在了保羅的腳邊,他低頭一看,頓時退後好幾步。

因為這黑漆漆的東西,不是彆人,正是他的叔叔吉姆。

隻見吉姆渾身是血,閉著眼睛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保羅大怒,猛的回過頭來,臉色也跟著陰沉了下來,因為他看到了一個最不想見到的人。

葉九州!

他說什麼都想不到,葉九州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。

短暫的震驚之後,便是狂喜。

敢出現在這裡,簡直是自己找死!

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闖進來!來人啊,給我拿下!”

他大手一揮,手後的幾道影子便從四麵八方向葉九州奔了過去。

然而,葉九州連看都冇有多看他們一眼,目光始終都盯著梨花帶雨的愛麗絲。

直到那幾道影子已經來到了眼前,葉九州才哼了一聲,道:“朱雀!”

聞言,朱雀戰尊也從他的身後閃出,如同猛虎下山一般,直接給那幾道黑影打到一處。

彆看對方人多,但朱雀戰尊卻絲毫不落下風,被那麼多人包圍在中間,依舊遊刃有餘。

而葉九州,就像一個冇事人一樣,直接向愛麗絲走了過去。

看到這熟悉的男人,愛麗絲的心中百感交集。

還冇等她說話,保羅便橫在了二人中間,硬著頭皮說道:“葉九州,我勸你放聰明點,納歐米家族已經歸我掌控了。”-